《紫青稞》(尼玛潘多)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05月19日14:26   尼玛潘多

  和许多散落在喜马拉雅山脉附近的藏族村落一样,仅有三十几户人家的普村,严严实实地躲藏在大山的怀抱里,与外面的世界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从山顶看普村,这里的房舍布局很有特点:东西两头各有一幢很特别很气派的房子。村子的东头是普村惟一有房名、也是普村最富有、身世最显赫的阿巴嘎布(居家密宗师)强苏家。这家户主继承父辈的传统,算卦占卜念经,还略知藏医藏药,村民有什么头疼脑热的,或需要占卜算卦的都要找他,村里人尊称他为强苏啦(敬语)或强苏仁布钦。

  村子西头是铁匠扎西家。铁匠扎西早年卖艺来到普村,和普村的一个姑娘相好上了。前两年,普村很少有人到外面闯荡。铁匠扎西带着儿子第一个走出大山,到藏北为牧民揉皮子、盖房子、打铜铃,每次都赶着一群羊子大摇大摆地回来。没过两年,他也在西头圈了一块地,盖了间很气派的房子,风格和强苏家完全不相同,但村民给他的礼遇和强苏啦恰恰相反,歧视他铁匠出身。

  从山顶看本书的主角——阿妈曲宗和她儿女们的家,有些费力,在高高低低的房舍中,阿妈曲宗的房子像烧化了的蜡烛,瘫成一片,看不出有什么布局。阿妈曲宗的房子在村子中央的一块土坡上,门外有条水沟。这条沟是前几年洪水袭来时冲刷成的,那时阿妈曲宗邻居家的房子都遭水淹了,凶猛的洪水为了让人们记住它的威力,特意留下了这条很深的沟。

  阿妈曲宗怀着最小的女儿时,老伴就丢下她,去了另外的世界。她一手拉扯四个儿女,她把三个女儿分别取名为桑吉、达吉、边吉(吉在藏语中意为幸福),巴望着好日子从天而降。罗布旦增是阿妈曲宗惟一的儿子,他沉稳懂理,是村里数得上的种地能手,除了干活不会多嘴,也不会耍心眼,阿妈曲宗一心琢磨着要给他讨个贤惠的媳妇,让他撑起这个家。

  可老天好像有意在跟阿妈曲宗作对,就在她四处给儿子罗布旦增物色媳妇时,发现罗布旦增与铁匠扎西的女儿措姆相爱,这在极其讲究身世清白的普村,是一件破规矩的事。阿妈曲宗誓死要捍卫自己清白的出身,绝不接受一个来自下贱的铁匠家庭的儿媳妇。而罗布旦增却像头顽固不化的野牦牛,在众乡亲的唾弃声中入赘铁匠扎西家,让阿妈曲宗的天空塌下了。

  阿妈曲宗大女儿桑吉的恋人多吉,是普村身世最显赫的阿巴嘎布(居家密宗师)强苏家的儿子,这样的关系使阿妈曲宗的内心稍感慰藉,似乎自己的身世也跟着高贵起来。没料到,罗布旦增入赘铁匠家后,强苏家以兄弟共妻不分家为由,委婉地拒绝这桩婚事,多吉不能接受家里的意见,又不敢冒犯受人尊敬的父亲,选择逃避现实到拉萨打工。

  多吉走后,桑吉发现自己怀上了多吉的孩子。非常要强的阿妈曲宗得知此事,担心的不是女儿的命运,而是这个家庭从此在村里的地位。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为了不被村人耻笑,她狠心让从没离开过普村的桑吉,到城里追寻多吉,让她带着孩子的父亲体面回乡生子。

  桑吉在遭遇了车祸等一系列挫折后来到拉萨,从没有走出过山村的她,在繁华的拉萨开始了艰难的寻找,寻找的结果令人失望,原来,多吉早已离开拉萨,到藏北打工去了。无奈的桑吉十分渴望回到阿妈身边,回到熟悉的村庄,又不忍阿妈渴望尊严的愿望被自己无情地打碎,只能留在城市四处游荡。

  就在她沦落到露宿街头时,一位好心的城里阿妈收留了她,让桑吉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位老阿妈和自己的亲妈一样都叫曲宗,这样的巧合让桑吉在陌生的城市感到一丝温暖。也许是命中注定,当桑吉绝意要回到普村时,收留她的城里阿妈却病倒了,这位阿妈无儿无女,身边连个照顾的亲人都没有,得到老阿妈恩惠的桑吉,无法漠视不管,最终选择留下来照顾。而她的孩子也就在这时出世了。桑吉的身体恢复之后,她的希望又慢慢升腾,她决定一边接纺羊毛织氆氇的活儿,一边继续找多吉。

  多吉怀揣着到城市立足后,把桑吉接到城里生活的梦想来到拉萨。凭着他的聪明,他在城里一时干得不错,特别是遇到同样在城里创业的同村人旺久后,他的聪明得到了最大的发挥,也挣了一些钱。眼看着旺久的事业一天天做大,多吉不甘于当别人的助手,也不满旺久时时处处的管束,于是决定另起炉灶。急于求成的多吉,做事考虑不周,创业失败,不仅挣来的钱全部亏掉了,而且还欠了不少帐。深感失败的他,日益消沉,混迹于一帮地痞流氓之间,与这些人的交往,使他日益远离了最初来城里的目标,不仅贪杯而且恋赌,赌输后四处借债,债主们天天前来讨债,他只能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到处躲藏,连日常生活都难以维持。一位痴情于他的农村女子,时常借济他,俩人住在一起并有了一个孩子。而多吉恶性难改,变本加历,让他的妻子无法忍受,一气之下带着孩子离开了他

  城市,看上去四通八达,没有一扇门,四面八方的人都可以进来歇一歇脚,实质上城市不仅有门,而且这道门有着独特的功能,它能在不知不觉中使很多来到城市的人自觉离开城市,表面上感觉自己呆不下去了,其实这是城市的门为他关闭了。曾经豪情满怀的多吉,如今也尝到了城市的这个礼遇。

  走投无路的多吉知道桑吉到城里找他的消息后,非但没有内疚感,反而主动找到桑吉,想利用她满足自己的贪欲。

  此时的桑吉和她的儿子、城里的老阿妈一家三口过得虽不富足也算美美满满。善良的桑吉以为多吉是想和她重归于好,看在孩子的份上,答应了与他一起生活的请求,但多吉无法改变好吃懒做的性格,为了从她身上获得钱,不惜一次次地伤害桑吉。这时,一直对桑吉怀有好感的另外一个男人站出来保护她。在两个男人之间,桑吉左右为难,真至多吉作出一件令所有佛教信徒不能接受的事情:伙同他人从寺庙偷盗佛像,被关进了监狱。她才果断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桑吉的希望一次次被现实击碎,她想离开城市回到家乡,独自抚养孩子,但就在这时,一场大火毁掉了城里阿妈的家,阿妈的精神彻底垮掉了。善良的桑吉不忍离开孤单的老人,留下来承担起养家的重任,而那个保护她的男人一直不离不弃守护在身边。

  普村阿妈曲宗的二女儿达吉心高气傲,曾经在城里打过工见过世面的她,不甘于贫穷的生活,不甘心一辈子生活在偏僻的普村,盼着有一天能走出家乡闯一闯。当住在县城附近的阿叔提出要过继个女儿时,她自告奋勇争取到了这个机会。天生不安分、性格十分孤傲、做事又十分有主见的达吉,过继到生活较为富裕的森格村后,十分兴奋。为了能在此地立足,她不惜改变自己,处处顺从阿叔的意愿,把自己埋得很深。原本不怎么喜欢达吉的阿叔,慢慢地接受了达吉。

  森格村地处嘎东县城附近,人口流动较多,精明的达吉瞒着阿叔做起畜产品生意,她的顾客都是县城的机关干部,由此引起了县妇联领导的注意。县妇联的领导看到达吉精明能干,就鼓励她带领村里的贫困妇女扩大畜产品生意规模,并表示可以适当提供一些资金帮助。这样的鼓励与达吉的“野心”不谋而合,她和几位贫困妇女组成一个互助小组,加工奶制品,在森格村村民中树立了女能人形象。

  合作之初开局良好,但随着收入的增加,人的贪欲露出狰狞,有人在奶制品加工中以次充好,与消费者产生各种纠纷,加上农区畜牧业开发在全区大力提倡,做畜产品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妇女互助组因信誉不良,合伙不到一年就宣告结束。

  这期间,一个男人走进达吉的生命中,他原本是别人的男人,却不知怎么爱上了达吉,并通过各种方法,博得了达吉阿叔的欢喜,出于让阿叔完全接纳自己,达吉接受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叫普拉,是个司机,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他和达吉有着共同的创业梦想。他愿意为了达吉,离开富庶的家乡,入赘到森格村。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达吉感觉两人十分合得来,也就有了依恋他的想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达吉发现普拉有梦想,却不愿从小事开始。他怂恿达吉拿出阿叔家的祖传首饰,抵押贷款做生意。这个首饰是阿叔逝去妻子的嫁妆,是阿叔全部的财产,达吉不敢那样做。他就欺骗达吉说,首饰抵押给信用社,等还了贷款,又可以毫发无损地拿回家。达吉信以为真,偷偷地拿出祖传首饰交给普拉,而他却将首饰抵给了一个生意人,生意人拿走首饰后从此杳无音信。

  因首饰无法赎回,叔侄俩形成隔阂,达吉多年的努力变成泡沫,达吉开始怨恨普拉,两人之间产生裂痕。

  这年夏天,早几年传言普村要异地搬迁的事准备实施,普村一片哗然。老人们呼天呛地不愿离开先祖抚摸过的土地;年轻人欢天喜地巴不得马上能离开。离搬迁还有几个月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冲毁了普村,年迈的阿妈曲宗,看到房屋被冲,孩子离散,一时心痛难耐,疾病缠身,撒手而去。

  为了不让最小的妹妹边吉受苦,达吉把她带到了身边。妹妹的到来,加上首饰被骗,阿叔开始不再信任达吉,而身受多方打击的达吉不甘平庸,决意再次创业补偿阿叔。她在县城开起了酒馆,让妹妹边吉接手管理。就在这个小酒馆,达吉遇到了年少时暗恋的同村人旺久。这时的旺久已经在城市打拼出了一片天地。两个曾经相互暗恋的年轻人在异乡相遇,难免心动,达吉这时才明白自己其实一直没有忘记他。而已为人夫的旺久,在城里闯荡多年,已变得十分沉稳,对待感情十分克制,虽然内心激荡,却深藏不露。他凭着多年在城里闯荡的经验,为达吉和普拉指明了从事边贸生意这条更有利润的经商之路。为了生意上的事,达吉时常与旺久联系,有时还结伴出门。普拉醋意大发,又不敢直面有恩于他的旺久,就将怒火发泄到帮达吉经营酒馆的妹妹身上,甚至动手打她。

  对外面世界的认识几乎为零的边吉,在姐姐身边没能感受到温暖,就在形形色色的酒客身上寻找慰藉,渐渐喜欢并沉迷在夜夜纵酒欢歌的世界中。为了不让边吉陷得更深,达吉忍受阿叔的冷眼,把她带到家里,暂时扮演这个家庭中保姆的角色。深感自己被抛弃的边吉,无心留在这个让她感受不到温暖的家里,而她与姐夫的不知,更使她无法拒绝花花世界的诱惑,她在狠狠地报复姐夫后,离家出走了。

  边吉离家出走后,普拉内疚难当,越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他极尽安抚达吉,提出俩人从此安心做农活,一心过日子,不再出门闯荡,但时间证明,农民的儿子普拉离开土地太久了,连做一个纯粹的农民,对他也是个奢望。于是,在一个农忙季节,他把农具扔在农田上,悄悄地离开了森格村。

  在遭遇了一系列的失败和打击之后,曾决心闯荡出一片天地的达吉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但是,一直挂念着她的旺久不忍看着孤傲的她就此平淡生活,提议合伙开一家外贸商店,不知是为遮人耳目,还是有意安排,旺久把一位对达吉深有好感的男子拉入合伙者中。

  很快,达吉和旺久合作的商店开张了,这是整个嘎东县城最大的一家批发商店。坐在柜台后的达吉精心装扮了一番,俨然一副女商人的模样,也许因为内心激荡着创业的热情,整个人变得神采飞扬。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