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字编织理想之梦——广西彭育彩论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03月25日15:02  

  彭育彩,女,出生于20世纪六十年代末,中学高级教师,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广西小小说学会理事。中师时,有“诗人”之雅号。大学时,是五位校刊编辑之中唯一的一位女编辑。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早期以散文随笔为主,现在主要从事小小说与故事创作。作品散见于《贺州日报》《南国早报》《古今故事报》《羊城晚报》《辽河》《三月三》《广西文学》《黄河文学》《小说月刊》《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数十家报刊。数十篇作品入选《新中国六十年文学大系小小说精选》《感动你一生的微型小说全集》《最受小学生喜爱的100篇微型小说》《2009中国年度小小说》《2009年中国小小说精选》《2009年中国微型小说精选》等各种选本或获各类文学奖项。

  彭育彩微型小说艺术特点有二:

  一、运用反转和误会等多种艺术手法,刻画了一个个外貌虽丑但心灵美好的人物,为微型小说人物画廊增添了新的面孔。《追踪》中的雯雯不小心在海摊上捡到了一个有毒的海藻,忽然,一位陌生男子发现了雯雯,他惊叫一声,盯着雯雯,眼神怪怪的。男子满脸络腮胡子,黝黑的肤色,乍看像个土匪头子,他朝着雯雯大步走了过来,叽里呱啦地说着一些雯雯听不懂的话,让雯雯紧张得不断往后退,身子直打哆嗦。容不得细想,一家三口,匆匆忙忙上了轿车,飞驶而去。雯雯被折腾得哎哟哎哟地哭闹,一家人一夜未合眼。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去看医生,医生说,这是无名中毒。服了医生给的药,雯雯的红疙瘩还是不见消隐。经人介绍,雯雯一家准备登门拜访当地的一位名医。刚出门,就遇见了上回的那个男子。雯雯爸爸不问青红皂白,对准男子的鼻孔,挥手就是狠狠的一拳。保安赶来告诉雯雯一家:“你们误会了,他是来给孩子送药的。”“他鼻孔里的淤血,滴在地上,散成一朵心形的红花。”小说结尾中的这句话堪称神来之笔,一方面达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另一方面也用诗的语言将人物美好内心世界展示在人们面前。《橘子的味道》中的中年男人买了一个女人的橘子后,把那袋橘子提到摩托车的旁边后,拿起一个橘子,剥开皮送进嘴里,橘子不甜不酸,却是淡水的。“倒霉,受骗上当了!”中年男人显然是不高兴,“这卖橘子的,缺德,奸商,找她算帐去!”可是,当中年男人发现这个女人是自己班上的得意门生的妈妈时,他临时改变了主意。看着不远处的女人和小男孩,中年男子口中淡而无味的橘子,不知怎么的,渐渐有了些甜味。这小男孩,正是中年男子班里迟迟交不上伙食费的那个学生。小男孩穿着很朴素,成绩却名列前茅。该如何帮助这个贫困的优秀生呢?中年男子一边心里寻思着,一边扎紧那袋橘子,然后坐上摩托车,走了。橘子还是以前的橘子,可是,在中年男人眼里,却变得无比甜蜜起来。这既是心理作用,更是心灵感应。小说的可爱,就在于此。《不要嘲笑他》中的猪头宝,学习成绩一直垫底,受到同学们嘲笑,并给他起了个“猪头宝”的外号。他不甘心失敗,奋起直追,从倒数到中等,最后冲进了学校前10名。高中毕业时,猪头宝顺利地考上了一所全国重点化工大学。如今,没有谁再叫李贵宝为猪头宝了。信华化工科研所的全体职员,都亲切地尊称他为李所长。不管是什么人,他对任何事物的任何看法,都是自有他的道理的,我们要学会尊重他人的意见。这就是小说给我们带来的有益启示。《花事》中的柳菲絮是一个灰姑娘。黑芝麻似的几粒雀斑,使柳菲絮的脸像是一块没有成功染色的灰布片。粗粗的腰身,活脱脱是一个上底与下底尺寸一样大的圆桶。柳菲絮每天节食,幻想有朝一日能拥有飞燕一样轻盈的身姿,可这体重,还是像雨后的春笋,一个劲地疯长。而她的对面——阿雅的桌面,总是不缺少玫瑰花。紫红的,鲜红的,淡红的,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灼伤了柳菲絮的眼睛。打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哪一个男孩子送柳菲絮玫瑰花。每每看到玫瑰花,柳菲絮便鼻子泛酸。

  小说最后,柳菲絮终于收到了一份弥足珍贵的礼物——柳菲絮打开纸袋,里面是一沓剪报,剪报上登载的,全都是柳菲絮发表的文章。一股暖流,在柳菲絮的血管里欢快地流淌着。柳菲絮捧起这沓剪报,将剪报紧紧地贴在胸口。柳菲絮听见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的。这种礼物,比玫瑰花更鲜艳更美丽更值得珍藏。《顺伯》中的顺伯是学校的厨房工友,长得矮小精瘦,头发总是理得很短,眼睛细小,见了谁都是笑眯眯的,只要他开口一笑,人们就只能看见他的脸而看不到他的眼睛了。顺伯默默捐助孤儿读书整整10年,学校里竟无一人察觉,此事被记者采访报道后,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顺伯一日之间成了活“雷锋”。更让人感动的是,顺伯把存款的大部分捐献给了敬老院。

  二、语言优美、隽永、华丽、纤秀,余音绕梁,三日不绝。“雯雯10岁了,她觉得自己长大了,不愿再与爸爸、妈妈粘在一起。她坐在柔软的沙滩上,揉着细滑的沙子。偶尔有贝壳从沙子里滤出来,雯雯便开心得好像灰姑娘意外得到了王子的水晶鞋。夕阳的余辉,斜照在海面上,摇曳着细碎的金光。一艘渔船像凯旋的勇士,奏着欢歌,靠了岸。”(《追踪》)“柳菲絮奔向玫瑰花,她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可玫瑰花的倩影,却渐渐地淡了,模糊了。一个妙曼女孩,款款地碎步前来。女孩楚楚动人,笑声如铃,笑靥如花,如一轮高悬在夜空中的皎洁的满月。柳菲絮想,是不是这样的女孩,才配拥有玫瑰花?柳菲絮的心里,鲠着一颗酸葡萄。不知什么时候,女孩在柳菲絮的叹息声中消逝了,玫瑰花也一瓣一瓣地散落在柳菲絮不眠的床头灯里。”(《花事》)“他鼻孔里的淤血,滴在地上,散成一朵心形的红花。”(追踪》)“早上,刚下过一场阵雨。晨曦带着朝露的凉气,濡湿了云儿的眼睛。云儿静静地呆在沙发上,望着窗外远山的雾霭出神。她的思绪,随着那丝丝缕缕的薄雾,一会儿升腾,一会儿飘落。”(《迷雾》)“街上人来人往,哪里热闹,她便往哪里钻。她灵巧地穿梭于大街小巷,早已经熟门熟路了。她像一个战争年代的游击队员,为了生活,不辞辛苦地在各个战场上辗转作战。终于,她走得有些累了,连鞋底也对她发出了无声的抗议,裂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于是,她在一家超市的门口停了下来。”(《橘子的味道》)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