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鸟(共和国作家文库)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8月31日19:59   作者:冯骥才
 珍珠鸟

内容简介
  《珍珠鸟》是当代著名作家、画家、民俗学家冯骥才的散文随笔作品集,共收录散文随笔一百篇,分为情怀、人物、绘画、域外、文化、思想、序言七大部分。这些作品都是冯先生对生活感情的真情流露,是他的“一点感觉、一点情境、一点滋味”。

  作者简介

  冯骥才,浙江宁波人,祖籍浙江慈溪,1942年生于天津。著名当代作家,文学家,艺术家,民间艺术抢救工作者。著名民间文艺家。现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小说学会会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院长,《文学自由谈》杂志和《艺术家》杂志主编,并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等职。从小喜爱美术、文学、音乐和球类活动。1960年高中毕业后到天津市书画社从事绘画工作,对民间艺术、地方风俗等产生浓厚兴趣。曾任天津市文联主席、国际笔会中国中心会员。1995年亲自出任电视剧《宰相刘罗锅》之艺术顾问。著有长篇小说《义和拳》(与李定兴合写,是一篇历史小说)、《神灯前传》,中篇小说集《铺花的歧路》《啊!》《神鞭》短篇小说集《雕花烟斗》,《意大利小提琴》,小说集《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系列报告文学《一百个人的十年》,电影文学剧本《神灯》,文学杂谈集《我心中的文学》《俗世奇人》,以及《冯骥才中短篇小说集》,《冯骥才小说集》,《冯骥才选集》等。短篇小说《雕花烟斗》,中篇小说《啊!》,《神鞭》,《花的勇气》分别获得全国优秀短篇、优秀中篇小说奖。部分作品已被译成英、法、德、日、俄等文字在国外出版。冯骥才以写知识分子生活和天津近代历史故事见长。注意选取新颖的视角,用多变的艺术手法,细致深入的描写,开掘生活的底蕴,咀嚼人生的回味!

  编辑推荐

  《珍珠鸟》是冯骥才编著的,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目录

  情怀

  灵感忽至

  逼来的春天

  苦夏

  秋天的音乐

  冬日絮语

  夕照透人书房

  时光

  往事如“烟”

  马年的滋味

  白发

  书桌

  花巷

  猫婆空信箱

  空屋

  花脸

  捅马蜂窝

  珍珠鸟

  歪儿

  长衫老者

  鼻子的轶事

  年意

  大地震给我留下什么?

  书房花木深

  挑山工

  黄山绝壁松

  绵山奇观记

  人物

  记韦君宜

  致大海

  大话美林

  怀念老陆

  哀谢晋

  在雅典的戴先生

  和巴金的精神站在一起

  绘画

  水墨文字

  绘画是文学的梦

  理性的境界

  文人的书法

  我的书法生活

  行间笔墨

  我与《清明上河图》的故事

  城外

  维也纳春天的三个画面

  散漫的天性

  一先令的古堡

  萨尔茨堡的性格

  阿尔卑斯山的精灵

  普希金为什么决斗?

  列宁在哪里?

  文化

  思想

  序言

  ……

  文摘

  凌晨时分被一种莫名的不安扰醒,这不安可不是什么焦虑与担心,而是有种兴致在暗暗鼓动,缘何有此兴奋我并不知道。随后想到今天是元月元日。这一日像时间的领头羊,带着一大群时光充裕的日子找我来了。

  妻子还在睡觉,房间光线不明。我披衣走到书房。平曰随手堆满了书房的纸页和图书在迷离的晨色里充满了温暖和诗意。这里是我安顿灵魂的地方。我的巢不是用树枝搭起来而是用写满了字的纸和书码起来的。我从中抽出一页素纸,要为今天写些什么。待拿起笔,坐了良久,心中却一片茫然。一时人像浮在无际无涯的半空中,飘飘忽忽,空空荡荡。我便放下笔,知道此时我虽有情绪,却无灵感。

  写作是靠灵感启动的。那么灵感是什么?它在哪里?它怎么到来?不知道。似乎它想来就来,不请自来,但有时求也不来,甚至很久也不露一面,好似远在天外,冷漠又悭吝。没有灵感的艺术家心如荒漠,几近呆滞。我起身打开音乐。我从不在没有心灵欲望时还赖在桌前。如果毫无灵感地坐在这里,会渐渐感觉自己江郎才尽,那就太可怕了。

  音响里散放出的歌是前几年从俄罗斯带回来的,一位当下正红的女歌手的作品集。俄罗斯最时尚的歌曲的骨子里也还是他们固有的气质,浑厚而忧伤。忧伤的音乐最容易进入心底,撩动起过往的岁月积存在那里的抹不去的情感。很快,我就陷入这种情绪里。这时,忽见画案那边有一块金黄色的光。它很小,静谧,神秘。它是初升的太阳照在对面大楼的玻璃幕墙反射下来的,落在画案那边什么地方。此刻书房内的夜色还未褪尽,在灰蒙蒙、晦暗的氤氲里,这块光像一扇远远亮着灯的小窗。也许受到那忧伤歌声的感染,这块光使我想起四十年间蛰居市廛中的那间小屋,还有炒锅里的菜叶、破烂的家什、混合在寒冷的空气中烧煤的气味、妻子无奈的眼神……然而在那冰天雪地的时代,唯有家里的灯光才是最温暖的。于是此刻这块小小的光亮变得温情了。我不禁走到画案前铺上宣纸,拿起颤动的笔蘸着黄色和一点点朱红,将这扇明亮的小窗子抹在纸上。随即是那扰着风雪的低矮的小屋。一大片被冷风摇曳着的老槐树在屋顶上空横斜万状,说不清那些苍劲的枝桠是在抗争还是兀自地挣扎。在通幅重重叠叠黑影的对比下,我这亮灯的小屋反倒显得更加温馨与安全。我说过,家是世界上最不必设防的地方。

  记得有一年,特大的雪下了一夜,我的矮屋门槛太低,早晨推不开门,门外挡着的积雪足足有两尺厚。我从这小窗户跳出去,用木板推开门外的雪才把门打开。当时我们从家里走出,站在清冽的冻

  ……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