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都(共和国作家文库)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8月31日19:52   作者:叶辛
 华都

内容简介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一个初夏,著名社会学学者姚征冬为撰写婚恋专著不经意间踏进见证历史沧桑的华都大楼。大楼里发生的生离死别、悲欢离合的故事,浓缩了20世纪中国普通人的生活。妻子携女儿离他而去的姚征冬孤身独处,长时间的性饥渴,使他与婚后感情生活贫乏的有夫之妇一见钟情,双双堕入爱河,最后又理智地分手。

    先后居住在406室的三位女才子红颜薄命:30年代,交际花为意中人,被“包饺子”投江;60年代,花容月貌的女演员不堪忍受造反派凌辱上吊身亡;90年代,浑身罩着耀眼光环的电台女主持人为负心汉而自杀……买下306室、拼搏商场的独身女强人,虽然身价千万,然而当年与11位女知青插队在穷乡僻壤的“光棍村”的经历,姐妹们一个个落入“婚网”的凄凉和无奈,如噩梦般常使她百感交集。三条线索交叉平行,似乎没有必然的因果关联,但是文明与野蛮的冲撞,人权与人言的抗争,情爱与性欲的诱惑与困惑却是贯穿小说始终的。

    作者的笔触身向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下岗待业、出国潮、留守老人的黄昏恋、不堪重负中学生逃学以至轻生、失去土地的农民进城打工等等。让读者在沧海桑田的变幻中感受过去和现在,感受昨天和今天的中国,感受历史这一巨大无形的铁轮的碾进。近现代上海和中国发生的一切,都能在小说中独到和感受到。

  编辑推荐

  《华都》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文摘

  打这个电话以前,姚征冬考虑了很久很久,不是林月电台女主持人特殊的身份,也不仅仅是她的突然死亡,这些已被人渲染了又渲染,对他没多大的吸引力了。

  深深吸引着他的,是林月死亡的地点,华都大楼。很多老上海都晓得,挨近外滩地区的这一幢华都大楼,已经将近有一百年的历史了,报纸上已经有史学家在写文章,呼吁应该以何种形式,庆典一下这幢大楼不同凡响的历史。

  恰恰在这种时候,居住在华都大楼的林月却死了。

  报纸上没有登,对林月的死宣传得有些过分的电台,也没有报道,可在社会上,已经零零星星地传出了一些消息,说她的死有些不同寻常,种种迹象表明,林月死前在华都大楼有一些预兆,甚至还有些神秘。姚征冬都听说了,林月死前的头一个晚上,大楼里出现了一系列怪诞事儿,有人失眠,有人在家中突然发出惊人的嚎叫,有人在过道和电梯间胡言乱语,还有人梦游……总之,整座大楼都有异常反应。

  打这个电话,姚征冬却又是一瞬间的决定,似乎一分钟以前他还在犹豫。鬼使神差地,就在一刹那间,他没费多大劲翻出了名片,平时他的名片都放得很乱,可这一张名片却很快找到了。他依照名片上的电话,拨通了厉言菁的电话。

  她在家,听清了他的要求,她出乎意料地表了态。

  “你要来坐坐我欢迎,像上次那样,”她爽朗地说,“要来华都大楼采访,我不赞成。”

  “为什么?”

  “你没听说过吗?”她好像马上就要说出什么来,但旋即又改变了主意,“你来吧,来了之后我告诉你,都告诉你。”

  于是他就和厉言菁约定了,第二天午后一点左右,到她的家来。

  他到过一次她家,知道路怎么走。说一点左右,是怕万一路上塞车。在上海塞车是常有的事。可实际上,第二天路上特别顺,午后一点还没到,他就来到了华都大楼对面的十字街头。他让出租车司机把车开到加油站前面的金陵大楼附近,就下了车。

  是梅雨季节里的阴天,空气中仿佛有无数的烟尘在拂扬,气压有些低,让人感到郁闷。

  姚征冬刚要过马路,一辆疾驰的助动车从他的面前掠过,惊得他往后退了一步。一退就不行了,自行车流潮水一般漫过来。他抬起头来,马路中央,轿车、面包车、小客车、出租车排成了长龙,铺满了街面,缓缓从他的身前驶过。车身巨大的公共汽车开过时,空气中隆隆作响,他感到脚下的地面微震微颤的。

  警察的吆喝和哨子声,从十字街头那边传过来。门面漆成红色的麦当劳专卖店中,人影绰绰,过了午饭时候,柜台前仍站满了食客。鞋店门前的廉价柜旁,两个妇女……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