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债(共和国作家文库)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8月31日19:47   作者:叶辛
 孽债

内容简介
  沈美霞、卢晓峰、吴永辉、梁思凡、盛天华这五个从云南到上海寻亲的知青子女走进一个个陌生的又有着血缘关系的家庭里时,情与理、情与法、情与爱、情与恨、情与嫉等一系列令人怦然心动的场面,不合时宜地在父与女、母与子、过去的夫妇和今日的夫妻面前出现了。作者从真挚的感情出发,描绘了人性的深度,挖掘深厚的社会和历史的内涵,曾经吸引了无数读者。恰逢“上山下乡”四十周年,作者对十几年前的原著做了诸多修改,将会吸引更多读者的青睐与同龄人的回味。

  编辑推荐

  《孽债》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文摘

  高空中一大片卷积云,白得像闪光明亮的釉瓷,鱼鳞片似的排 列齐整地伸展到远远的天边,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云层在施展魔力 般往下压。

  上海俗谚道:“鱼鳞天,不雨也风颠。”

  看样子,即便不马上落雨,也要刮大风。这在秋高气爽的上 海,是很少有的现象。

  好在小菜已经买回来了,梅云清手里拎着满满一菜篮,足够三 口之家吃两三天了,不碍事。儿子沈炀手里捧着台电子游戏机,欢 天喜地朝楼上蹦。有了这玩意儿,整个星期天他都不会吵着闹着到 外面去玩。沈若尘心里说,看这样儿,安心写篇短文没问题。报上 在讨论“第三者插足”的社会现象,报社一位朋友约他写篇带总结 性的文章,准备结束这一讨论的栏目了。

  “若尘,报纸来了,你从我兜里拿钥匙,开开信箱。”梅云清朝 楼梯旁自家的信箱里瞅了一眼,抬起臂膀,示意丈夫掏钥匙。沈若 尘从她兜里刚摸出钥匙,她就急促地道:“我先上去了。炀炀,炀 炀,等等我。”

  她一路喊着,追上楼去。

  沈若尘眯眯含笑地瞅着妻子敏捷地跑上楼去的背影。云清家三姐妹都很美,被誉为三朵金花,而云清是三姐妹中最美的,她个儿高高,颀长而丰满。儿子炀炀都快十岁了,她仍显得风韵别致,和她一路上菜场,沈若尘留神到不少男性的目光时时扫向妻子。是啊,在喧嚣嘈杂、纷扰刺激的大上海,沈若尘总算筑起了一个安宁乐惠的小窝。他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

  打开信箱,抽出当天的报纸,一封信掉落在地上。沈若尘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上海译报》上的标题,俯身拾起了信。

  牛皮纸信封,落款是西南边陲的云南省西双版纳勐禾大寨月亮坝。沈若尘的双手颤抖起来,十个指头仿佛全在这一瞬间麻木了。两份报纸掉落在地上,他丝毫不曾察觉。他撕开了信封,由于过分激动,信封竟从一角斜斜地撕向对面的一角,连信纸也被撕烂了。他小心翼翼地展开信笺,看抬头的称呼,看字迹,看信下角的署名。他稍稍吁了口气,这才镇定地读起信来。若尘吾友:你好!

  没想到我在月亮坝给你写信吧?连我自己都不曾想到要在这里给你去信。你搬进新村房子,住上了两室一厅的新公房,曾来过一封信,是写给允景洪的。我还没给你回信呢!幸好你新搬的住处好记,过目不忘,二十弄三十号四单元四楼,我记住个二三四,再也忘不了啦!要不,这回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原谅我给你带去的是个不幸的消息,韦秋月死了。死于她的老毛病头痛,医生诊断是脑部肿瘤。她和你生下的女儿沈美霞,成了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孩子十四岁了,懂点

  ……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