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之地 燃烧之情——读《中国式燃烧》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8月14日10:44   钟晓毅

  文学反映时代,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创作界里多种形式的“操练”,各种文本的“崛起”,让人眼花缭乱之余也开始司空见惯;但我们印象中是作为一个文艺评论家的谢望新,在近几年内由理论而到创作、由评论而到散文,最近又写作了“第一部手机短信日记体长篇爱情小说”《中国式燃烧》,还是让人耳目一新。

  《中国式燃烧》全部是以手机信息式的形式来完成的,从头到尾均如是。只是前后换了几次称谓,这种别致乃至到了“另类”的长篇小说的写法,若功力不够,很容易会造成它的优点和缺陷同样的明显,尤其是当读者对《中国式燃烧》依然采取的是传统的阅读姿态,企图寻找熟悉的路径进入作品时,它确乎超出大家的阅读惯性与期待视野。它是一部当下的作品,当下生活的截屏,它在许多方面违背了传统长篇的美学定律;但如果再细想想,中国发展到了今天,让世人惊讶的“手机大军”不断扩大,“拇指族”蔚然成风的现状,《中国式燃烧》的创新形式,对作者来说,可能是一个标志,当然,这个标志不是后现代理论上的颠覆,也不是流行文化的解构和嬉皮士式的油滑与嘲讽,而是建立在理性思考和时尚敏锐触角的基础上的,是从传统到现代到都市的文化哲学的转变的体现。《中国式燃烧》在其间作了“先行先试”的实验,可证谢望新的心态的青春与创作的激情甚至是情性的坚韧。

  作品一开始就弥漫着的那一股唯美婉约的情调。作者写爱情,是把爱情作为这个喧嚣的时代的一股清泉来守护的,爱情所以是一种理想,首先是因为它已从生理行为脱颖而出,开始勾画着精神图景了。事实上,人类的一切精神向往,无不始于一个“爱”字,而两性间的爱情则是其先锋。《中国式燃烧》一开始,“甲”的追求完全是源于这一基础的,他对“乙”,也即后来的“湘姑娘”、“小妻子”、“女孩”这个女性一见钟情,并以采用每日发手机短信的方式,展开追恋。他甚至不知道她任何一点背景的东西,关于人生、身世、家庭、感情、文化、教育、经济等等,他初始以为爱是纯粹的,不沾其他,是“水晶般的爱情”,“甲与乙”、“大智慧与湘姑娘”等这些前面的章节,大约都可以算作是形而上的精神爱恋,作品的抒情色彩很浓,营造了一个浪漫、诗意而神秘的世界。可是,生活哪有那么单纯与简单呢,爱情又怎能脱离了现实与政治?

  男女之间的团圆之路总是危险丛生,之前爱情会屡屡以理想的身份出面,呼唤着回归;而往往走到半途,便会被各种东西围困,凭什么突围?最后也只得分离,若不分离,安得有限?若无有限,怎涉无穷?若非有限与无限的对峙,又如何能凸显理想的可贵?《中国式燃烧》以单纯浪漫始,却又以哲学的玄思终,那无穷的可能性中你只能实现一种,无限的路途之中你只能展开一条:在燃烧爱情中寻找。(人民日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