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火:从认识作家到认识中国作协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7月14日13:33   彦火

    我是从内地的作家认识中国作家协会的。 

  1978年内地刚开放,国务院侨办负责人廖承志邀请了一批香港文化界人士访问内地,我也是其中的成员。   访问的首站是北京。“文革”后复出的廖公(港人对廖承志的昵称),特地安排了一批“出土”画家、作家和我们见面。在北京期间,我见到一些心仪的诗人、作家。那一次我感到格外振奋的是,我见到了心驰神往的著名诗人艾青先生。 

  我当时在香港文学杂志《海洋文艺》当编辑,工作之余埋首当代中国作家的研究工作。《海洋文艺》邀约了不少刚刚复出的知名作家写稿,老一辈的作者如艾青、萧乾、卞之琳、蔡其矫等,中年一辈的作者如张洁、张抗抗、郑文光等。  

  之后,我与不少内地作家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改革开放初期,内地与西方国家还没有直航飞机。内地作家出国要在香港转机,我在香港接待的第一批出国作家是萧乾与毕朔望。那是1979年的初秋,他们是由中国作协安排应邀赴美国爱荷华参加“国际写作计划”。 

  来自海峡两岸的作家在第三地带──美国中西部爱荷华首次接触,被海内外传媒形容为“第三类接触”。主持人保罗·安格尔、聂华苓伉俪还为此举行了“中国周末”,让两岸作家相聚一堂,哄动一时。 

  萧乾、毕朔望由北京经香港赴美国和由美国途次香港返北京,都是由我陪同和接待的。 

  翌年1980年,艾青伉俪、王蒙赴美国爱荷华参加“国际写作计划”,来回途次香港也是我接待的。 

  1982年,也是初秋,新加坡举行第一届“国际华文文艺营”,内地邀请了萧乾、萧军、艾青,香港邀请了金庸与我。金庸无暇去,我则应约赴会。在回程途次香港,我陪同两萧(萧乾、萧军)一艾(艾青)在香港度过一段难忘的日子。每每亲炙这些历经时代风霜的老作家,便令我激动不已。他们没有在凶险的生活怒涛中淹没,恍如从狂飙中钻出来的风帆,呈现出韧战后的安详和宁静。他们苍苍的白发在南国的阳光下更皑皑闪亮,他们的朗朗笑声,竟如秋阳那般澄亮……这一动人的人文风景,仍历历在目。 

  也是1982年秋──萧乾、艾青在香港的那一年,有一天,艾青与萧乾问我,要不要加入中国作协,我表示,我的条件还不够。这是实话。相对他们这些名闻遐迩的大作家,我只是一个小字辈、一个学生。他们亲切地表示,只要出版过两本作品,有两个作家协会个人会员介绍,便可申请入会。我就是这样成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一员,介绍人是艾青与萧乾两位先生。 

  后来我进入了香港三联书店工作。北京的中国作协邀请的客人经过香港,作协的外联部便经常给我打电话、来信,要我在香港协助接待过境的内地作家。与我接触得最多的是中国作协负责海外联系的范宝慈女士。她的认真、细致、体贴入微的工作态度,对我有很大感染。 

  其实,我在入作协之前,也接待过不少中国作协的客人,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1978年保罗·安格尔、聂华苓伉俪。我相信他们是内地开放后第一批受到访华邀请的海外作家。 

  上世纪80年代,我接待的最大的中国作家代表团是由冯牧先生率领的访美作家团,全团有十五六人,其中包括了张洁、蒋子龙等一大批中年作家。 

  80年代,我在三联书店工作的时候,还与香港其它文化社团合作,邀请了多批内地作家来港交流。如1981年与中文大学合办的“现代中国文学研讨会”,邀请了一大批当代中国作家,其中有唐弢、王辛笛等等,还包括现在担任中国作协主席的铁凝女士;我还促成1986年香港三联书店与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联合邀请红学家、知名作家俞平伯先生来港举行“红学讲座”,这是俞平伯先生四十多年后首次访港。他以86岁高龄乘轮椅而来,蔚成文坛佳话。 

  香港作家联会成立后,我一直负责香港作联的联络部,与中国作家协会的联系就更迩密了。其间香港作家联会成立15周年及20周年时,中国作家协会都派出代表团给予热烈祝贺,从而加深了内地作家与香港作家的互动和了解。 

  三十多年与中国作协的接触和交往中,我深深体会到,中国作协扮演着“作家褓姆”的角色,她是中国作家的家,也是香港作家及海外作家的家。与此同时,她也是联系和促进中国作家与海外作家交流的纽带和桥梁。 

  以上是我对60周岁的中国作家协会的一点感受和体会。祝贺中国作家协会更茁壮发展! 

  (作者系香港作家联会会长、世界华文文学联会执行会长)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