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倦的“耕牛”——王泉根与儿童文学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7月13日16:35   樊发稼

    王泉根的名字在儿童文学界庶几无人不晓。二十多年来,他已出版十多部儿童文学论著,总字数已逾300万言。节假日对他来说形同虚设,平时不断地阅读、研究、写作,成年累月夙兴夜寐地工作着,属牛的王泉根,是儿童文学领域不倦的“耕牛”。  

  新近,接力出版社推出的《王泉根论儿童文学》一书收入王泉根各类代表性论文36篇,是他近年来研究成果的汇集。作者得益于广览、研读中外儿童文学理论及经典名著,紧紧跟踪现实创作动向,由此积有深厚扎实的学养博识,使其研究成果每具开阔的学术视野和鲜明的前瞻性和思辨性,精严的求实探索精神注定与依傍陈说、人云亦云无缘,其独具的批评锋芒呈示出一个严肃学者的可贵个性,对于某些文学现象以及有碍儿童文学发展的弊端和症结,常有自己独异的解读、旗帜鲜明的臧否与针砭,即使偶有失之严谨或剑出偏锋,亦无妨于总体上体认其良苦用心和一番善意。你可以不完全认同抑或完全不认同他的某个观点看法,但不得不钦服于他对于事业严肃负责的坚执理念和敬业精神。只要不怀偏见,襟怀宽大,从其即便自己不太认同的阐释和见解中,从某一个角度、或通过换位思考,还是能够得到某种有益的启示和教益。 

  对于一批具有代表性的、活跃的当代儿童文学作家的个体思想艺术特色、艺术成就及他们在儿童文学上的特殊价值的认定,作为批评家的王泉根,在他的研究文章中不乏实事求是的、公允的表述和评说。如称孙幼军是“幻想艺术天空闪耀着璀璨光芒的中国童话之星”,“是继叶圣陶、张天翼、严文井之后的又一座童话艺术之峰”,其“赤子的情怀,民族的立场,精致的语言,本真的颜色,打磨出具有正宗中国民族风格乃至北京语境特色的童话奇葩”;指出秦文君“从凡俗的日常生活细节入手,善于通过‘冰糖葫芦’式的艺术框架,淋漓尽致地对当代都市儿童的生存方式与精神状态作出准确的刻绘与深刻的思考”,有力地拓展了中国儿童文学的情感体验与审美空间”。王泉根对当代重要作家的这些热情评价和论断,都是十分客观的。 

  杨红樱是当下一位罕见的畅销儿童文学作家,她拥有极为广泛的小读者,其作品发行量累计已超过三千万册,形成新时期儿童文学一个奇异的“杨红樱现象”。众所周知,对于杨红樱及其作品的评价,业界是有争议的。王泉根从不隐晦自己的观点,他是旗帜鲜明的“挺杨派”。这种毫无保留的高调肯定和褒扬,或许不为一些批评家所完全赞同,但我却十分赞赏他对一位异常勤奋、为儿童文学倾心奉献、倾力服务少年儿童的年轻作家的热情鼓励和强力支持。我对杨红樱缺乏认真研究,但我也读过她一些作品,她的童话和小说中,确实有相当优秀的作品。我不同意有的论者笼统地贬称杨红樱作品是迎合市场的商业读物。我倒是觉得作为杨红樱的研究者,王泉根在全面肯定和赞扬杨红樱其人其作的同时,也应对她的某些不足和缺失实事求是地予以指出,比如她有的作品写得太容易,艺术上比较粗糙,文字语言缺乏精心打磨,文学质地有待进一步提升。对于自己作品的“正”“反”两方的不同反馈和声音,杨红樱都应当虚心听取和分析,认真汲取其合理的部分;要冷静、从容对待出版社的急切索稿,艺术上必须精益求精,这样才能创作出更多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俱佳的力作。 

  对于《王泉根论儿童文学》这部内容丰富的重要著作,不可能在这篇短文中详细论述其意义和价值。以上仅仅是我的一点阅读随感,亦想借此机会表达我对包括王泉根在内的热心于儿童文学理论批评研究“寂寞”事业的同道们的由衷敬意。 

  末了,我想说一下本书的出版方接力出版社。该社近年先后推出蒋风、束沛德、樊发稼、高洪波等人的理论批评著作,此举令人感动。出版儿童文学理论图书,注定是“赔钱买卖”,但接力出版社出于对发展儿童文学事业大局的关注,慨然舍“经济利润”而取“社会效益”,显示了该社出版人的大度气魄和可贵的战略眼光。该社白冰总编辑向我透露,他们还将有计划地陆续推出一批儿童文学理论批评著作,以形成一个系列和品牌。果能实施这个计划,自是儿童文学之幸!理论评论和创作犹如车之两轮、鸟之双翼,缺一不可。我们衷心希望有更多的出版社,为出版儿童文学理论著作开辟一条绿色通道。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