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透半边天的网络文学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6月28日13:57   光明日报 吴丛丛

    从1999年蔡智恒的网络长篇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红遍全国,中国网络文学开始全面进入大众的视野,到今天已经度过了十个年头。

  互联网改变传统读写方式

  有人说,网络文学走过的十年,轰轰烈烈,伴随着无数鲜花的同时,也伴随着龌龊垃圾。但是,今天无论怎么评价网络文学的得与失,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网络文学已经深刻地扎根于网民当中,并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传统阅读方式。

  如今在网络上,以往的“爬格子”变成了敲键盘,翻书页变成了点鼠标,网站的留言板上常有读者大声疾呼:“赶快更新!”甚至网络小说中已经死去的角色,也可能因为读者们的强烈抗议又活了过来。网络已经使作者与读者之间的距离大大缩小。

  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认为:“从结绳时代、甲骨文时代到钟鼎文时代,任何一个时代,媒介都是主宰描述方式的主要因素。互联网作为一种全新的媒介,必然会带来传播方式的巨变。”

  今年4月,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发布的“第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中国成年人使用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等各类数字媒介阅读率为24.5%。“以往书籍出版之前,要花上数月时间才能出版,然而网络文学只要点击一下按键,就能同时供大众阅读。”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这样感慨。

  即时性只是网络文学的传媒特征之一,新一代网络写手们开始带有更明显的网络特征:游戏性、反讽性、互动性、娱乐性……这些传统媒体难以认可、难以承载的风格,在互联网上茁壮成长;类型文学开始冲击出版市场;新的文本读物,也催生了网上付费阅读这种新的赢利模式。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认为:“网络文学的兴起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我曾经做过几届网络原创文学大赛的评委,读到一些网络作家的作品,非常感动。因为开放、放松的心态,使他们原创的语言带来传统文学没有的新鲜词语和充满活力的语言方式。”

  出版业的“掘金机”

  盛大网络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从2003年起开始阅读收费,每千字0.02元。但就是这毫不起眼的每千字0.02元,造成了集腋成裘,让一些网络写手赚得钵满盆盈。请看一组数字:

  平均每天有超过1100人为“起点中文网”的长篇网络原创小说写稿,每天网站文字内容更新超过3400万字。

  加上“晋江原创网”和“红袖添香网”,盛大网络文学每天吸引点击量接近4亿人次。其中有3500万用户成为这3个网站的忠实拥趸,其中付费用户达到400万人。

  随着付费阅读网站的兴起,越来越多更年轻的人加入到网络写作的大军中。一本好的网络作品,如果有超高的点击率,便会有书商前来淘金。从“网上”走到“网下”的畅销书不计其数。在洛阳纸贵的形势下,各大书店也纷纷开辟出“网络文学”专架。早在2006年,就有人把网络文学比作图书出版业的“掘金机”。

  不仅仅是图书出版业。近来,红极一时的网络小说《鬼吹灯》即将搬上话剧舞台。与《鬼吹灯》话剧改编权同时售出的还有《庆余年》、《元徵宫词》的电视剧改编权和《等待阿夏》的电影改编权。网络文学的版权经营朝多媒体的方向发展,正在成为新的趋势。

  网络文学实在太火了!不少传统作家都被网络文学的热度所触动。著名作家刘震云日前出席“传统作家与网络作家峰会”时感叹道:“现在网络文学的发展模式越来越成熟,我们这些老人估计将来要靠网络拉一把了。不管是网络还是出版社,以后只要哪边给我的版税高,我的作品就在哪首发。”著名作家王蒙被聘为盛大网络文学顾问时,也曾这样题词寄语网络文学:“文以清心,网更动人。”

  此外,包括海岩、严歌苓、都梁、周梅森、兰晓龙在内的10多位作家也跟“起点中文网”签约,今后的新作将率先在网站上,以分章连载的方式与网民见面。此外,作家王朔和余华也打算在今年尝试网络写作。

  “网络文学离真正的文学还差23公里”

  低成本,高回报,网络文学商机无限,“掘金机”的称号听起来很美。不过,对于网络作家而言,金钱和名声的代价却是每天需要写作1万字以上。据了解,这是“起点中文网”对驻站作家的基本要求。

  高产一直是网络文学的一个重要特征。《中华文学选刊》主编王干看了网络作家“跳舞”所写《恶魔法则》后感慨道:“《恶魔法则》共414万字,相当于传统作家一辈子的产量。我知道有几个特别能写的作家,像苏童,到现在写的还不到400万字。贾平凹可能多一点,估计也就八九百万字。”

  “人之于文学也,犹玉之于琢磨也”,这是传统文学的古训。然而,新一代的网络文学作家们忙着埋头写作、赚钱,每天万字的速度,让他们抬头看一眼所谓的文学评论都显得滑稽。文学向点击率妥协,写作变得前所未有的功利化。传统文学创作中,静心伏案、深入生活、四处采风的良好传统被弃如敝履。

  作家刘震云批评道:“网络文学离真正的文学还差23公里。我也经常看发表在网络上的作品,有的不仅文学性不强,错别字也很多,一个首页要没有10多个错字就不是首页,还有的连句法也不通。”

  针对这些现象,有关专家呼吁,不应让高度商业化的运作模式改变网络作者因爱好文学而从事创作的初衷,有责任心的文学网站要通过审核把关、评论推介等多种手段,引导作者的写作方向。

  不能满足于“不问苍生问鬼神”的题材

  早有专家指出,当前的网络文学有着大量的言情、玄幻、架空、武侠、灵异、惊悚、历史、军事、游戏等大众题材,但是对于文学本身,即人对自身和社会的思考,却几乎没有涉及。

  在6月15日召开的“起点网络作家作品研讨会”上,多位文学评论家针对当前日渐壮大的玄幻文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玄幻文学已成为网络文学重要领地之一,它以奇幻的想象、跌宕的情节,吸引众多青少年阅读。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玄幻文学就是“男盗墓女穿越”,小说里没有善恶,没有历史依据,没有对现实的关照。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将这一特点概括为“反重力”和“不及物”。

  “过去我们的作品都是被地心引力吸在那儿,现在却飘在天空上”,张颐武提出,网络文学的“不及物”体现在方方面面,哪怕是想象力也是建立在虚拟世界之上的想象力,玄幻小说摆脱了时代的束缚,不再忧国忧民。

  《中华文学选刊》主编、文学评论家王干借用汉文帝对贾谊“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典故,称玄幻文学为“问鬼神”的文学,而传统文学则是“问苍生”的文学。他认为,之所以现在的网络作家反复“问鬼神”,而对“问苍生”兴趣不大,和现在新生网络作家所处的时代有关。“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80后’更是无生存负担的一代,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这不是文学观念的进步,而是社会的进步。”

  这当然是一种乐观的态度。但是,随着网络文学的点击率增多,读者呈低龄趋势,大量“问鬼神”的网络作品是否会产生负面影响?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烨指出,写网络小说也要增加责任感:“网络小说看起来容易入迷,但这些小说中通常没有善恶、没有历史依据,如果在其中加入一些道德谱系的东西,就能使爱读这些小说的青年,在享受阅读快感时,也能感受善恶之分。”此外,白烨希望网络作家能着眼未来,增加经典意识,千万不要模式化,“在点击率高、收入好的情况下多出经典之作。”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