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市长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3月19日01:27   沙叶新
  第一场 1949年5月10日。在第三野战军司令部所在地的一间简陋的会场里,陈毅司令员正在向部属讲话。他声色俱厉地批评一些干部战士目无纪律的行为,声称“要是到了上海,二次再犯纪律,可别怪我陈毅不客气!”他侃侃而谈,对前途充满信心,指出:“从进上海的第一天起,我们就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恢复和发展生产上,这个任务比拿枪打仗还要困难。”最后,他套用骆宾王的文章结束讲话:“试看明日之上海,竟是谁的天下!”
  第二场 1949年5月28日下午。陈毅在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大楼主持了国民党伪上海市政府代市长夏灏的投降仪式后,友好地向他伸过手去:“夏灏先生,交个朋友!”称赞他弃暗投明,还表示要认真研究夏灏的“上海城市建设规划”,希望他继续提任工务局长。在如实地向记者通报了上海的状况后,陈毅表示要尽快地恢复和经展经济。当有记者询问陈毅就任上海市长的感想时,陈毅说:“有啥仔感想?”“感想就是上海的市长不好当哟!”
  第三场 陈毅硬是拉上工业局长顾充到国华纱厂总经理傅一乐别墅赴宴。傅一乐喜出望外,也深受感动。傅夫人何淑芳因不懂孙毅的四川方言,误将陈毅当作公司大老板;陈毅也将错就错,说自己是“上海市的大老板”,正在筹划开办一家最大的国营百货公司,并要何淑芳劝说丈夫相信共产党的政策,尽快恢复生产。直到傅一乐上场,何淑芳才明白面前这位“沈先生”原来是陈市长,连声说“冒昧”。傅一乐向陈市长表示:一定遵守政府法令,正当合法地进行经营。

  第四场 上海第一家国营百货商店第一天开张营业。陈毅前来视察,向药柜营业员裴云芳了解开业情况。为了“支持国营商店”,陈毅向秘书朱静借款买药。当他了解到盘尼西林无货可供,私营药店乘机抬价,病儿家属心急如焚时,陷入了沉思之中。

  第五场 化学家齐仰之家。陈毅登门造访,但齐规定“闲谈不得超过三分钟”。陈毅说:“齐先生对有一门化学,好象一窍不通!”齐觉得奇怪,追问:“我的无知究竟何在?”并请陈市长“尽情尽意言之”。于是,陈毅道出一番“共产党人的化学”的妙论,说明“社会若不起革命变化,实验室里也无法进行化学变化”的道理。齐仰之豁然开朗,欣然同意主持筹找盘尼西林药厂。
  第六场 敌机轰炸发电厂。陈毅急忙从家中赶赴现场。张大爷误以为女婿“六亲不认”,拎着行李包袱前来辞行。陈小妹也上家里要哥哥介绍到卫生学校读书。陈毅回家,一番情真意切的话,使老丈人和小妹了解共产党人廉洁无私的作风,一场难断的家务事终于被陈毅化解。

  第七场 陈毅正为电厂被炸训斥军长童大威:“八门高射炮,你倒有本事让它六门不响!”说这回要“依法论处”。但当接到华东局要将童大威交军法处依法判刑的电话时,又为自己的“虎将”童大威讨保。新闻处副处长魏里因电厂被炸报道失误,严重泄密,被陈毅狠训一顿。他一宿未睡,大清早就前来交检讨书和辞职信。经秘书长周放曙说明,陈毅才知道魏里是党外人士。他立即召见魏里,为自己态度粗暴表示歉意。
  第八场 上海解放后的第一个春节。上午,陈毅带傅一乐到国华纱厂工会领导人徐根荣家拜年。傅一乐害怕国民党的轰炸,将资金抽逃香港,使工人三个月未领到工资。在徐家,他目睹了工人以豆渣充饥的生活,颇有感触。陈毅批评他抽逃资金,同时教育徐要协商解决劳资纠纷,协调了两方关系。
  第九场 师长彭一虎来到陈毅家“提意见”。他没有被提拔当军长,认为陈毅“安排不公道”:“我哪一点比不上老胡?就是身上的伤疤也要比他多几块!”陈毅猛喝一声“住口”,让彭一虎脱掉上衣数身上的伤疤,之后,又请他的管理员老韩也数伤疤。陈毅故作惊讶地对老韩说:“什么,什么?24年参加红军,25年入党的老革命,身上又有那么多的伤疤,如今就担任一个小小的管理员?”他语重心长地对彭一虎说:“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第十场 市属机关礼堂大厅。剧场内正在表演节目。夏灏、傅一乐、徐根荣、齐仰之等人先后入场。陈毅不喜欢对他个人歌功颂德的节目,退出剧场,在大厅遇到准备演出的交响乐团指挥柳风。柳风告诉陈毅,他的团部至今仍居无定所,陈毅答应尽快解决。他跟周放曙商量:“要是安排不出房子,那就把你的或者我的房子先让出来!”周答应第二天就解决。陈毅奉调南京军区主持工作,他倾听着从剧场传来的《英雄交响曲》,自言自语地说:“这个音乐是歌颂英雄的,可是被歌颂的不一定都是英雄。我在上海工作才一年多,就已经有人对我唱颂歌,真叫我诚惶诚恐。个人太渺小,党群才万能!切记啊切记!”

  (原作载《新剧作》1980年第3期)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