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施园长的童话王国里撞上幸福(黄亚洲)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5月14日09:13   黄亚洲
音乐响起来了,小朋友们每人都双手拉着前面一个的衣服,鱼贯走上表演台。阳光隐隐约约,不温不淡,所以孩子们的脸色都很好,花一样自然。
  这时候我的脑袋忽然撞上一个问题: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什么?一个几乎说烂了的问题。问题只一个,答案估计是一百万个。各式各样的讲台上、报刊里、书本中、父母与老师的唇齿间,都有各式各样的淳淳之言。孔老二的答案是在春天呼朋引友在沂河里洗澡然后喝歌回家,旧时代有“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之类的经典场景,我小时候则有“上北京天安门见毛主席”的崇高答案,社会改革开放以后那回答就万紫千红了,其中一个财字大有占领制高点之势。
  我想,我要尊重所有的答案,但对我而言,在2009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纪念日的上午,坐在四川都江堰“爱心亲子园”的中心场地的小矮凳上,拍着双手,看着双颊红红的小朋友在舞台上跳起《喜刷刷》舞蹈,看他们向若有若无的太阳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我问自己,难道还有比这一刻更使我感到幸福的吗?
  一年以前,这些欢舞小朋友还在从天而降的残瓦断砖中惊慌哭喊,他们被临危不惧的施园长以及由她带领的二十几个幼教老师拉着、拥着、抱着、抓着、捧着逃离嘎嘎作响的园舍,而现在,他们已经在“喜刷刷,喜刷刷”了,天真的瞳仁里再也找不见一丝惊恐。
  孩子们在台下老师的示范之下不停地蹦跳,而这些当年勇救孩子的年轻女教师们,也是一个个阳光满脸,我看见她们的孩子般的笑容里,也全然没有了365天之前的那种山摇地动的阴影。
  施园长在一幢幢漂亮的绿墙红瓦的房子之间走来走去,在她的童话王国里走来走去,在孩子的笑脸和家长们的道贺之声中走来走去,我想,她此刻的心情和“爱心亲子园”今日的缤纷色彩是一致的,以前她经常流泪,流委屈的泪和伤心的泪,但她今日没有流泪,我猜想她今日也是感觉到了真正的幸福的。
  在这么一个大家都感到幸福的童话王国里,我这个坐在小矮凳上不停地按着数码相机的人,能不被幸福的浪潮淹没么?
  我之所以突然想起“幸福是什么”的问题,是因为我这一刻感觉到了幸福。我属牛,我经常感觉不到幸福,只能感觉双肩的被勒紧和待耕的田亩,但是这一刻,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幸福。
  是昨夜接到施园长的电话,我才今天临时取消了原本跟着“中国作家采访团”去什邡的行程,一早就跟随专程赶来成都迎接的鲜鲜老师,匆匆往都江堰赶。
  我希望在大地震一周年的时候,什么都不再看,什么都不再听,只看孩子们鲜花一般的笑脸,只听孩子们天使一般的歌声,一年了,我的心里的激流只希望在越过险滩乱石之后,得到某种平缓,我想看看两岸妩媚的野花和花间的蝴蝶,我想亲吻一个祥和的“5.12”。
  主持人和蔼地弯下腰,又邀请我讲话了。施园长和她的老师们,总是不忘记我这个作家在第一时间里向全社会发出的复建“爱心亲子园”的求援诗文,她们总是说希望听听我的难听的“杭州普通话”,于是我也不揣冒昧,五百个小朋友的“黄爷爷”、“黄叔叔”、“黄伯伯”的欢呼声中走上台去,我想我也应该讲几句话,我要再次向施园长致敬,向老师们致敬,向都江堰的英勇的家长们致敬,我要向孩子们祝福,向他们的歌声、舞蹈和手里的玩具祝福,我应该把我感觉到的幸福与大家分享。
  今年的五月没有悸动全国的汽笛,今年的五月只有蝴蝶和燕子在童话里飞来飞去。
  我说到燕子,是因为我真的看见了施园长办公室门前的漂亮屋檐下,筑起了一只小小的燕窝,燕子妈妈在窝里晃动脑袋。表演会没有开始之前,施园长就指着燕窝高兴地对我说,燕子这种鸟儿是只肯去善良的人家做窝的,老一辈人都这么说。
  施园长说这话的时候很自信,双眸明亮,这与我几个月之前看到她时有很大的不同。一年了,她已经在自己的心田里面,把她的童话王国的地基根根地夯实了。
  我知道她一路走来不容易,几十年的岁月在她而言都有披荆斩棘的味道。她甚至几次想打退堂鼓,但是最终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施园长是一贯善于咬牙坚持的,她八岁就离开城市当了小农民,因为她母亲当年响应国家“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号召,第一个率领子女报名下乡当农民,这一事迹据说还载入了都江堰的县志,所以施园长在八岁之时就会下田插秧,还负责每天打七口猪的猪草,后来她不做农民了,进了都江堰“青年丝厂”,谁知这家丝厂竟又摘取了都江堰“第一家破产国企”的桂冠,施园长又成了下岗女工。
  她是善于咬牙的,她的命里注定有事业。她咬紧牙关办起了都江堰第一家民营幼儿园,这是在2000年,她把所有的积蓄和债务都投了进去,谁知历史的车轮接着就滚到了2008年,滚到了5月,滚到了12日,滚到了当天的14日28分。
  历史轰然散架了。
  施园长晃了晃,但还是没有倒下去。
  她就是在这种山崩地裂之后再次咬紧牙关站起来的,所以在2008年5月20日我第一次偶遇她时,她会抱着最后一个没有被家长领走的三岁小女孩“趴趴”,含泪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有谁能来帮我实现战地幼儿园的愿望呢?谁能帮我我就朝她跪下来”,一年之后就看得很清楚了,她的“跪”并不是要向命运屈膝,而恰恰是相反。
  中午我告辞施园长之前,忽然知道她也属牛,她比我实足小一肖。
  属牛,这就一切都清楚了,牛的脾性和牛的命运是我们共同拥有的。但是我想补充一句,今年正是牛年,不敢说牛市大涨,但牛运还是存在的,我们的新中国不也是属牛吗?也是牛一样一蹄一蹄一鞭一鞭走过来的,苦没少吃,但是丰收的账本也没少记。
  其实,做牛本身也应该是一种幸福。我曾经有一个座右铭叫“轭行是福”,我今天也把这座右铭赠给施园长,有轭就是幸福,蹄行就是幸福,不管前路还有多少泥泞,只管勇敢地走下去,走下去就是胜利,“5.12”一周年的“爱心亲子园”已经储满巨大的幸福了,难道还用担心这美丽的童话王国不爆发出万紫千红的永恒之春吗?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