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文学创作面临新的突围(柳建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4月25日11:09   解放军报 柳建伟
上世纪80年代,军事文学堪称中国文学的重镇,不但佳作频出,而且每有佳作必代表当时中国文学的最高水准。《西线轶事》、《高山下的花环》、《红高粱》、《唐山大地震》为那时的代表作品。这些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后,开启了文学与影视联姻走出国门的辉煌时代。上世纪末的几年,军事文学仍为中国文学的重要景区,无论是写战争历史还是写现实的军营,都有轰动一时的作品出现。《我是太阳》、《亮剑》、《历史的天空》和《突出重围》是代表作品。这些作品被改编成电视剧后,均引起社会极大轰动,有的作品名字甚至成了一个时代中国精神的代名词。 
    进入21世纪的近10年,军事文学创作确实风光不再,遭遇了发展上的玻璃天花板,虽然看得见天花板上面的风景,却长期被困在天花板之下,一年一年在困境中挣扎,终没有期望中的实质性突破。这10年,除《长征》等战争纪实作品还保持着军事文学的光荣外,军事文学再无任何吸引众人眼球的杰出创造。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军事文学创作在近10年遇到了三大困境。 
    首要的困境是队伍的困境。随着本世纪初各大军区独立的文艺创作室奉命并入各大军区的文工团创作室,随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登上文坛呼风唤雨的军旅作家群的年岁增长、创造力的下降,军事文学的现有创作队伍,已队不像队,伍不成伍,青黄不接,后继乏人,战斗力大不如前。一些业余作者也只能自生自灭。血库告急,军旅文学创作队伍的贫血症显而易见。兵种不复存在,还能打什么像样的战役?剩下的只有单打独斗的狙击了。 
    第二个困境是生活的困境。这里所说的生活,非军旅作家群的衣食住行。而是指文学作品描画的生活。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中国军队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日趋正常,不可避免地朝边缘走去,现实军旅生活在体现时代主体精神方面,已无优势可言。写现实的军旅生活,已不可能造成洛阳纸贵的奇观。共和国成立近60年,也曾经历过抗美援朝战争和几次边境局部战争,这些局部战争,在它发生的历史时期,对中国的影响巨大而深远。从文学的发生学方面看,这些特殊的、重大的历史事件,本可孕育一些与众不同的大作品出来,可惜因某种因素,作家无法进入此领地进行创作。众所周知,生活是文艺创作的唯一源泉。军事文学主要描绘的生活,一个主体的生活层面边缘了,一个独特的能产生核心竞争力的生活层面成了禁区,这样便在生活的整体层面上造成了军事文学创作上的无解困局。 
    第三个困境是模式的困境。常识告诉我们,文学创作是需要些模式的,只要别走向模式化,就可产生独特的新创造。文学说到底,无非是写人的生老病死,写人的悲欢离合,经典的模式不会是无穷的。可惜的是,在过去近10年里,军事文学作品,不管长短,都陷入了以下三种模式中不能自拔。第一种模式是假战争模式,也就是演习模式,这种模式写群像、写重大事件是有些优势的,否则就不会有《突出重围》的成功。但这个模式有重大缺陷,缺陷就是假定性引起的生活整体的虚假。之后,这个模式就被用滥了,到了演习戏在荧屏上泛滥成灾,这个模式也就死了。第二种模式是当年新写实之风影响下的把军人写成凡人的模式,这种模式对写军人的丰富性,是有些突破的,否则就不会有《醉太平》的成功。后来,这个模式也被模式化了。凡写现实军营中的个体的人,必写鸡零狗碎的日常困境,提职提级受阻,两地分居引发夫妻情感裂痕,办公室的明争暗斗成了这类作品的主体情节,精神的弱化,人格的倭化,终于也让这个模式进入了死路。第三种模式是传奇英雄模式,这个模式因写有个性、有缺陷的英雄让人耳目一新,《我是太阳》、《历史的天空》和《亮剑》是这种模式的代表作。《亮剑》改编成电视剧后引得全社会争说“亮剑精神”,《历史的天空》还得了茅盾文学奖,足见这种模式的力量。可惜的是这模式一经创作出便模式化了,主人公性格相靠,经历基本相同,命运几乎一致,很快便让读者和观众审美疲劳了。这三种模式几乎主导着近10年的军事文学创作,不管是新近的模仿者,还是这些模式的创造者,近10年都在不停地重复着这些模式,无一人从中突出重围。面对军事文学作家群原创力的这般钝化,恐怕谁都无言以对。 
    以上三大困境,严重困扰和制约着军事文学的发展。在国家把提升文化软实力提高到国家发展战略高度的今天,在中国的经济实力进入世界经济体三甲的今天,在中国军队发生日新月异深刻变革的今天,军事文学创作长期陷入困境,被压制在玻璃天花板下面苦苦挣扎,是一种反常现象。文学作为一切艺术之母,她的健康与否,事关重大。军事文学创作的徘徊不前,已经在影视等其他艺术门类产生了不良影响。我们今天提出军事文学创作面临的三大困境,只是想吁请相关方面关注这个问题,为这个问题找出解决之道。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