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虚幻”与“真实(孟庆龙)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4月02日14:05   潍坊日报 孟庆龙

  小说艺术的“虚幻”与“真实”,都是体现小说家艺术特色的标准与尺度。虚幻,是化境的,是开启小说家天马行空的思维不可或缺的意象生命之源,它助添小说艺术的魅力,但也可以打开小说家幻想的思维空间,并促使小说家在真实生活的基础上创作出独特艺术品质的作品——这样的作品虚实相间,会给读者带来空灵唯美的力度,展现出艺术的本真;而现实中的“真实”则不同,它仅仅是揭示现实生活的一个侧面或者多个侧面生存社会的人与某些事件所带给读者思考的本色价值取向。但彼真实与虚幻的艺术真实却不可同类而语。
  傅彩霞的小说《方向》与许崇善的小说《敬礼》都是有着不同艺术特点与个性色彩的小说,前者借此一个特殊场景的事件打开了自己的思维空间,虚化了一个在官场生存如何做人而做人难的故事,它带给人思考更多的是充满着悲悯的拷问;后者尽管也是侧重官场之下生存的小人物命运的,但却回答了生存在这个社会上的人,还是要本真地活着,本真地为人处事……然而,本真是否就可以一帆风顺?就不会像官场的小人物官晓那样充满着苦涩与悲哀呢?它所给人的思考空间却是不尽然的。
  在《方向》这篇小说中,傅彩霞向我们展示的是由一家叫风雅颂的美术馆,迎来了省里的一位赵副省长有关文化产业观摩调研所引发的故事。大人物的文化调研本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是问题就出在赵副省长所驻足的那张徐悲鸿的《奔马图》而又随意性的对话,却引发了作者虚幻的思维空间,并由此为读者奉献出了一篇耐读而有深度的好小说。
  “赵副省长仔细凝视着这匹骏马,随意侧身说:‘马一般都是向前奔跑的,而这匹马奔跑的方向恰恰相反。’在场人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接话做答。沉默中,官晓脱口而出:‘调转方向就是第一。’掷地有声。在鸦雀无声的美术馆,显得非常嘹亮,仿佛空旷的回音,瞬间成为焦点。”于是,这个“惊世之举”的所谓“焦点”自此也就埋下了官晓与官场思维的悲哀伏笔。
  此后的晚上,官晓在家收看完毕《新闻联播》,却翻来覆去犹如烙饼似的失眠了,耳边又响起办公室老主任语重心长的话:“初涉机关,为人处事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在官场学会做豆腐最保险,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做薄了是豆腐皮,做没了是豆浆,万一卖不了搁臭了还可以做臭豆腐……”——办公室主任在官场的处世哲学耐人寻味,对当下社会的揭示可谓入木三分,令人拍案叫绝。之后,官晓在心里千万次地追问:“我为什么就不是块‘万能豆腐’呢?为什么非要在壮观场面‘鹤立鸡群’?智者才子,比比皆是,别人都能小心翼翼,不莽不撞,为什么自己偏偏逞能显摆博学呢?沉默是金,雄辩是银。这样浅显的道理早就如雷贯耳呀。自己何时才能改掉率性而为,快言快语的思维模式,来个华丽转身呢?”官晓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懊恼不已,一遍遍地扪心自问、自责,深入骨髓。一夜无眠。新婚燕尔的娇妻也冷落了一宿,一脸迷茫,一头雾水……你看,我们这个在机关当干事三年的南开大学中文系的高才生官晓,似乎真是不思不知道,一思吓一跳!又何止是吓一跳?简直就是心惊肉跳啊!
  面对仕途、官场和未来,官晓越思考越自责,也就越是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从此以后,沉默寡言,颓废得无精打采。因为官晓没有前后眼,不会想到一年之后的中央电视台美丽的女主持人还会对赵副省长“主管的贵省一跃发展成为了文化强省”的专访;也不会想到专访的话题竟然再度引发了赵副省长对官晓当年有关“调转方向就是第一”的启示,才改变了一个全省文化产业发展的方向的赞赏。所以,当电视台要采访官晓时,他却已是一位:远远望去,像一个弯腰驼背的小老头,一边围着一棵老槐树踱来踱去,一边突然扭转身子,自言自语道:“调转方向就是第一,调转方向就是第一……”这么一个疯了的官晓了。读过《方向》这篇小说,它让我们思考的便是:悲哀源于官晓轻信别人的“官场高见”,而没能本真地生活、工作和面对自身的自信,他的“颓废”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作家思考与塑造的必然存在。因为这个官晓是属于艺术的,所以,他才耐人寻味,才具备了艺术的真实存在。
  许崇善的小说《敬礼》则不同,他写的农民出身的小张到县政府工作干的尽管只是一个最底层的,甚至于不被人记起的保安工作,每天从早到晚也就是枯燥无味的为来来回回的县政府“首长”的车敬礼,尽管“敬礼”也经历了同事的“谆谆教诲”,甚或遭到同事的讥讽与挖苦小张的不会“看人下菜碟”,但小张却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尽职尽责一视同仁地为来往的车辆敬礼。即使是因为官场腐败而导致的不再为领导开车的赵司机开着面包车,小张依然如故为赵司机敬礼。小张的本真、质朴、善良,最终自然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并调换了工作,使得人生有了生活的质量,而没有像官晓那样地悲哀。尽管作者在扫描这个社会侧面时,与傅彩霞的小说《方向》比较而言,还是缺少了一些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与描写,语言叙述与艺术塑造也略显平淡,但作为淳朴的小张与故事本身还是拥有着一定的可塑性的,还是能够为阅读者留下了一些值得思索的印记的。

  附小说原作之一:
  方 向
  ◎傅彩霞


   风雅颂美术馆是省里赵副省长文化产业观摩调研的最后一站。步入环境优雅,功能齐全,布局合理的美术馆展厅,迎入眼帘的是已故大师启功题写的遒劲有力的馆名。名人字画悬壁高挂,艺术气息浓郁,赏心悦目。各级领导及媒体记者跟随不少,干事官晓便是其中一位——南开大学中文系高才生,工作已三年有余。
  高馆长绘声绘色地如数家珍:这是齐白石的虾,李可染的牛,林凤眠的仕女,康有为的书法……最后,引领众人驻足止步在一匹奔马图前,详细讲解其来龙去脉——这幅奔马图是徐悲鸿先生早年送给装裱师刘金涛的作品,无落款。后来,悲鸿夫人廖静文和黄胄先生分别题款:“此乃悲鸿遗作,刘金涛君珍藏四十年,嘱为题记,览画伤情,不禁泣然下泪。”“奔马图悲鸿先生遗作,金涛兄珍藏。”以此证明此非赝品。
  赵副省长仔细凝视着这匹骏马,随意侧身说:“马一般都是向前奔跑的,而这匹马奔跑的方向恰恰相反。”在场人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接话做答。沉默中,官晓脱口而出:“调转方向就是第一。”掷地有声。在鸦雀无声的美术馆,显得非常嘹亮,仿佛空旷的回音,瞬间成为焦点。
  晚上,官晓在家收看完毕《新闻联播》,却翻来覆去犹如烙饼似的失眠了,耳边又响起办公室老主任语重心长的话:初涉机关,为人处事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在官场学会做豆腐最保险,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做薄了是豆腐皮,做没了是豆浆,万一卖不了搁臭了还可以做臭豆腐……官晓在心里千万次地追问:我为什么就不是块“万能豆腐”呢?为什么非要在壮观场面“鹤立鸡群”?智者才子,比比皆是,别人都能小心翼翼,不莽不撞,为什么自己偏偏逞能显摆博学呢?沉默是金,雄辩是银。这样浅显的道理早就如雷贯耳呀。自己何时才能改掉率性而为,快言快语的思维模式,来个华丽转身呢?官晓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懊恼不已,一遍遍地扪心自问、自责,深入骨髓。一夜无眠。新婚燕尔的娇妻也冷落了一宿,一脸迷茫,一头雾水。
  一失足成千古恨。官晓越反省越发觉自己不是当官坐轿的料,根本不具备政界领导人沉稳老辣的素质。况且早就听说,许多前途光明的人因了一件小事,一句举足轻重的话,而怀才不遇,阴沟翻船的故事。看来,自己也在重倒覆辙,甭想在仕途上大有作为了。官晓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从此以后,沉默寡言,颓废得无精打采。
  一年之后,踌躇满志的赵副省长正在接受中央电视台《人物》栏目的专访。知性美丽的女主持人问:“赵副省长,是什么超前理念,让您把主管的贵省一跃发展成为了文化强省的?”赵副省长津津有味地回忆起那次深入基层的文化产业调研活动,说起一个年轻人“调转方向就是第一”的启示,一句话改变了一个全省文化产业发展的方向。
  当电视台要采访这位有功之臣时,不幸得知,官晓因精神抑郁症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安定医院。远远望去,官晓像一个弯腰驼背的小老头,一边围着一棵老槐树踱来踱去,一边突然扭转身子,自言自语道:“调转方向就是第一,调转方向就是第一……”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