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出彩源于出奇制胜(孟庆龙)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3月26日09:16   潍坊日报 孟庆龙
    “小说的出彩源于出奇制胜。”——我这样说一点也不过分的。但凡一篇好的小说,让读者品味的不仅仅就是一篇小说,而是看你是否写的故事与人物出彩。出彩何来?一是立意,体现作者深度的思考,亦即要表现的主题是否出彩;其次是故事与人物状态的的描写,是否塑造的独特与真实,蔚为出彩;再是小说的出彩,还表现在一以贯之的语言风格与故事、人物的综合表述的连贯性——亦即好的开头,必须有好的结尾。这叫首尾呼应的艺术个性。失去了首位呼应的个性,小说也便失去了小说的韵味与艺术特色。所以,一篇好的小说,无论字数长短,出奇制胜的结尾(也或结局),尤其重要。
  本期“北海”副刊在大量的投稿中所选发的王春玲的《天珠手链》与蔡保生的《违章》这两篇小说,即是尤为出彩的好作品。因为,小说的结局都妙趣横生。前者1000余字,后者不足1000字,虽然写法各有所长,但可读性绝对不容置疑。
    《天珠手链》揭示的是现实中的男女人生夫妻间琐碎的故事——堪称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故事,却批判性地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深度的思考。那就是在今天的社会现实面前,夫妻间的诚信到底还有多少值得信任?林楚的生活是平静而幸福的,每天上下班也很充实,晚饭后的黄昏她都要带着叫“点点”的狗去街心公园遛遛。这也是我们的生活中司空见惯而又不能再平常的事了。可是,因为“点点”充满人性化的反常之举,小说也就有了戏剧性的变化,使得一波三折的故事便也有了跌宕起伏的韵味。在十字路口,“点点”突然挣脱了林楚直奔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而去,并狠劲地撕咬下女子腕上的手链——“天珠手链”。女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不仅弄得逃之夭夭,却也无暇顾及了自己所丢的手链。林楚看着漂亮的手链,想到繁忙的老公去年曾经答应她到西藏为她买个漂亮的天珠手链,结果却因为价格昂贵带回的不过是笨笨的藏银镯子。眼前的手链,尽管让林楚爱不释手,但她还是千方百计找到了丢失手链的女主人,把天珠手链物归了原主。林楚的真诚与善良,感动了那位丢失手链的女人“梁玉”,几天后林楚又收到了梁玉的信与天珠手链,此时此刻,老公与女人梁玉的婚外情也便戏剧性地明了在了林楚的面前……小说自然朴实的文风叙述,特别是看似预料之外而实则合情合理的结尾,不仅搅动着读者的阅读情绪,但也更加展现了作者写作的精当绝妙。
    与王春玲的《天珠手链》相比,蔡保生《违章》的叙述尽管显得多少平淡了些,缺少了一波三折的戏剧性描述,但作者却抓住了“春雨浇心”的意象,展开了主人公二愣违章驾驶被扣了车本的无奈与焦躁。应该说,这篇小说的心态描写以及二愣在传达室与看门师傅焦躁的对话,还是写得很真实,很不错的。尤其是二愣有一搭无一搭与老人的对话,二愣所表现出的烦躁、不安和反感老人的谆谆教诲,都显示了作者捕捉生活的能力。二愣牵挂自己车本的要回,却一而再再而三总也见不到预约的中队长。最后经历了“春雨浇心”的几个小时与看门老人无聊的聊扯,伴着烦躁再度准备离开时,老人却叫住了他:“小伙子,我给你写个条子,你给中队长吧。”二愣拿过纸条一看,上面写有这样几句话:“儿子,你没有按照我们交警大队制定的便民服务条例去做,你也违章了。”——小说好就好在令人难以预料的出奇制胜的结尾,不仅升华了整篇小说原有的平淡叙述(看门老人竟然是中队长的父亲),却也饶有寓意地写出了现实生活中的无奈所带给读者的思考。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