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诗论史:朱向前解读毛泽东诗词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3月09日15:45   海南日报 魏如松
  与朱向前初识于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艺术论坛,这位肩佩大校军衔的军人向海南日报记者讲述着他对毛泽东诗词的理解。朱向前是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担任过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评委。朱向前研究毛泽东诗词,阅读并研究了海内外关于毛泽东政治、历史、军事等方面资料100多种,形成了对毛泽东诗词的“一种解读”。

  作家访谈

  《海南周刊》:《诗史合一———毛泽东诗词的另一种解读》出版以来,社会各界反响强烈。该书由讲稿逐步完成,最终成书,为什么会受到如此欢迎?
  朱向前:从2005年至今,我先后在国防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名校,中国现代文学馆、北京鲁迅博物馆等场馆,以及一些城市的论坛做了近百场讲座,受到了上至将军下到学生的广泛欢迎。该书的缘起,来自于我的演讲稿。刚开始整理出来,也就三四万字,最先在《芳草》上刊发,反响还不错。在此基础上,随着研究的深入,我又不断对讲稿进行充实。
  说到该书与讲座受欢迎,确实出乎我的预料,常常在讲座休息时,我被听众团团围住提问、签名、合影,以至于来不及上厕所。诗词解读会在听众中引起如此热烈反响,这在我以往20余年文学演讲中是从所未有过的。讲座受欢迎,主要归功于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本身的魅力。在广大中国人民心目中,毛泽东和他的诗词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 
  《海南周刊》:研究毛泽东诗词,你发现了什么?你又是怎么看待“毛学”热的?
  朱向前:毛泽东离开我们30余年,他的思想和学说已经传遍世界。作为一种回馈,来自国内外的研究成果包括传记、资料、回忆文章以及文艺作品等已有很多,形成了一股“毛学”热。并且,这种超越国界的广度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  
  《海南周刊》:能谈谈你对毛泽东诗词艺术风格特点的理解吗?
  朱向前:首先,豪放大气。比如他16岁写《咏蛙》,这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写春天的青蛙,“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这个就很典型的反映了毛泽东这种与生俱来的大气和霸气。
  毛泽东诗词里面喜欢用“大”的字眼,“山、海、天”一般是这种名词,量词就是“亿、万、千”,十以下的个位数基本不用,动辄就是“千”,要不然就是“万、亿”。《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这首词里面用了三个万,两个千,还不包括冲霄汉、红烂漫、红旗乱、风烟滚滚,全是大字眼,整合在一起变成一种气势,长江大河一泻千里。这种气势是一般人没有的。
  其次,想象浪漫。你只要读读《蝶恋花·答李淑一》就知道了,“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沉重的历史已成往事,革命的英烈却羽化登仙,成为寻访月宫的客人。
  第三,文采华美。举例来说,两首《沁园春》是毛泽东诗词中气韵兼佳的代表作,这两首词都是色彩明丽,形象生动,文辞华美。  
  《海南周刊》:有时候我们觉得毛泽东的浪漫主义是超越一己之悲欢的,我们感觉他最应该压抑的时候反而能写出非常大气浪漫的诗篇,对于毛泽东诗词中透出的气魄和心境,你是怎么看的?
  朱向前:这反映了毛泽东的性格,他的性格具有挑战性,压迫越深,反抗愈烈。在我看来,从1923年的《沁园春·长沙》,到1936年的《沁园春·雪》,这中间的13年间是他的创作高峰,但这个时期又恰恰是他个人,也包括中国共产党,包括中国革命,中国工农红军处在最困难的时候。可以说,凶险莫测,九死一生。但毛泽东的过人之处就在此表现出来,巨大的压力带来巨大的反弹,毛泽东诗情空前迸发,前后写下了《贺新郎·别友》、《沁园春·长沙》、《菩萨蛮·黄鹤楼》、《西江月·井冈山》、《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反第二次大围剿》等经典之作。尤其是长征,可以说几乎到了绝境,整个过程可以说是人类生存极限的一种实验。毛泽东写出了《十六字令·山》、《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等华彩篇章。相反,在延安十几年相对平和的环境中,毛泽东反而诗作甚少。
  这种现象,毛泽东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1949年12月中旬,在迎接毛泽东访苏的专列上,苏联外交部副部长、汉学家、翻译费德林当面向毛泽东表达他对毛泽东在长征途中所写诗词的赞叹时,毛泽东说:“现在连我自己也搞不明白,当一个人处于极度考验,身心交瘁之时,当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个小时,甚至几分钟的时候,居然还有诗兴来表达这样严峻的现实,恐怕谁也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当时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我倒写了几首歪诗,尽管写得不好,却是一片真诚的。现在条件好了,生活安定了,反倒一行也写不出来了。”
  其实,这就是毛泽东的性格使然。    
  《海南周刊》:你在演讲的时候面对不同的听众,有没有感觉到不同听众之间的区别?
  朱向前:不大明显,偶尔有之。一次,我在厦门市“人民论坛”做演讲,有人连写三个条子过来,其中主要意思是说,我神话了毛泽东。
  结果我把这个纸条刚念完,一些老同志按捺不住,纷纷站起来喊,“我们认为讲得很好,是恰如其分的……”我则回答说:“认为我神话毛泽东,如果你觉得有神话的感觉,一说明毛泽东伟大,近乎神,二说明我的演讲成功了,因为我不过是据实相告,怎么判断在于你。我告诉你某一天什么场合有谁在场,他是怎么说的,怎么做的。结果你得出一个神话的概念,这说明了什么呢?”大家报以热烈掌声。
  总体来说大家比较认同,因为毛泽东诗词确实写得好,而且他有非常渊博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底子。比如说他能对经典诗文倒背如流。毛泽东一生嗜书如命,最后一次听书是在1976年9月8日凌晨,抢救清醒过来又叫人给他念了7分钟的书,此后就没有再醒过来,这时候离他去世还不到24小时。大家想想,别说开国领袖,古今中外历史上就是包括文人学者,嗜书如此也是罕见。如此读书带来什么结果?大家可想而知。
  《海南周刊》:你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应该更多去了解毛泽东什么?
  朱向前:首先是他的精神力量,一种强大的意志力,咬定青山不放松,克服一切困难,不怕任何艰难险阻,这样一种精神什么时候都是需要的,今天尤其需要。虽然今天我们的生活水平、物质水平大为提高,但是精神匮乏,恐怕这也是当下青年人欢迎毛泽东的重要原因。另外,我认为今天年轻人从毛泽东诗词为切入点学习中国传统文化,是大有裨益的。 

  精品书摘
  毛泽东诗词鉴赏 
  忆秦娥·娄山关 
  文\朱向前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忆秦娥·娄山关》是毛泽东的得意之作。他非常看重自己的这首词,曾经把郭沫若《喜读毛主席(词六首)》中关于这一首的解释全部删除,然后以郭老的口吻,亲自写了一段解释。从毛泽东自己的解释来看,《忆秦娥》作于1935年2月底重新攻占娄山关之后,并不是具体实施了战斗的26日当天,更不是1935年1月遵义会议以后的第一次攻占娄山关时。
  从1月份遵义会议开始,毛泽东重新得到大家信任,逐渐恢复了对红军的军事指挥权,但是毛泽东的心里并不轻松愉快。红军丢掉根据地后,队伍锐减,才离开根据地两个月,原先的8万人马就变成了3万。经过遵义会议,政治局认为原先在川黔边建立根据地的计划是行不通的,决定转而北渡长江,在成都的西南或者西北建立革命根据地。蒋介石判断出了红军北渡长江的企图,紧急命令在赤水一带堵击红军,又命令薛岳部和黔军王家烈部渡乌江尾追。一番惨烈的激战后,川军增援不断地到来,红军损失很大。到了2月16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发布《告全体红色指战员书》,指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决定停止向川北发展,而在云、贵、川三省地区中创立根据地。“……在不利的条件下,我们应该拒绝那种冒险的没有胜利把握的战斗。因此,红军必须经常地转移作战地区,有时向东,有时向西,有时走大路,有时走小路,有时走老路,有时走新路,而唯一的目的是为了在有利条件中求得作战的胜利。”在这一毛泽东一贯游击战术思想指导下,红军进行了一连串叫蒋介石眼花缭乱的军事行动,这就是一二月间的“二渡赤水”。这个建国以后被搬上舞台和银幕的带有史诗意味的战例在当时很少有人理解,甚至引发了红军将士的质疑并不是什么怪事。不管怎么说,红军还能走多远,还能打多久,要走到哪里才有空间建立一个新的根据地再图大业都成了最为现实和残酷的问题。毛泽东1958年曾在这首词后作注:“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利少于困难不知有多少倍,心情是沉郁的。过了岷山,豁然开朗,转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他在1958年的注解里可以用过来人的心态写道过了岷山是豁然开朗,但是柳暗花明之前的几个月是多么艰辛难熬。写作《菩萨蛮·黄鹤楼》时,毛泽东的心情是“沉郁”的,写作《清平乐·会昌》的时候,他的心情是“沉郁”的,写作《菩萨蛮·大柏地》时,他的心情也是“沉郁”的,这时候,他的心情又是“沉郁”的。

  名家书评
  奇文一出动天下 
  文\本刊特约撰稿 柳建伟
 

  因师从朱向前教授学过几年文学,对他的底气和心劲有较深入的认识,因而当听他说他要研究毛泽东诗词时,我就习惯地认定:朱向前讲毛诗,绝不是在评论界江郎才尽后的胡乱突围,很可能是他开疆拓土式的一次战略行动。 
  过去几年间,朱向前在中国著名高校和权威学术单位做了近百场解读毛诗的报告,又在中央电视台“周末开讲”栏目讲了八次,报告会听众云集、反响强烈,电视讲座观众人数节节攀升。尽管如此,朱向前的《诗史合一———毛泽东诗词的另一种解读》出版发行后引起的关注度,还是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
  借用朱向前在本书的开场白的一句话:这主要归功于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的魅力。细读全书,我必须指出:这也是朱向前教授穷三年心智,从民族文化的深层结构上全面、客观、深刻解读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所结出的果实产生的魅力。毛泽东在过去的一百年,乃至今后的一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都是认识中国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存在。毛泽东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开辟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毛泽东重铸了中国人的自信心,重新建构了中国人的心理世界;毛泽东影响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思想方法,甚至改变了中国人的表达和交流形态。他的这些丰功伟绩,是无法抹煞的。
  朱向前对毛泽东诗词的解读,有独特的价值。
  第一,它的价值在于独特的解读切入点。我个人认为,这是迄今为止第一部从作家本体研究视角研究毛泽东诗词的专著;第二,它的价值在于它层层剥笋式的独特解读方法。朱向前在文章里,用一个背景、两个代表、三个特点、四个佐证和五个来源五大部分的论据充分论证了他的主要论点;第三,它的价值还在于它收录了毛泽东所做诗词的几乎全部篇什的原始稿和改定稿,并附收了疑似毛泽东诗词的诗词若干首,第一次全面展示出了毛泽东诗词的整体风貌;第四,它的深层的价值在于朱向前散见于全文中发自肺腑的对毛泽东的热爱。
  朱老师作为军旅文学界一个标杆式人物,文革时候,他家里面也受到了冲击,反过来他投入这么大的精力研究毛泽东诗词,实际上是从文化本体,或者说创作本体论两者结合起来做出这个东西。我认为其中对毛泽东诗词的评价恰如其分,这个东西会流传下去。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