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解放了人,还是解放了鬼——周梅森长篇小说《梦想与疯狂》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2月26日14:09   文艺报 木弓
  作家周梅森就有这个本事,让他的每一部小说主题内容都能挺立于时代生活矛盾冲突的潮头而惊心动魄,扣人心弦。刚刚问世的长篇小说《梦想与疯狂》(作家出版社出版)就是这样一部直击虚拟经济领域而去的作品。在中国作家中,还没有多少人有能力把握住这个题材所展示的经济社会发展矛盾冲突的本质,只有周梅森等少数作家有这个优势。这并非上天对他特别厚爱。实际上,作家有着深刻的生活体验,有过种种欢乐与痛苦、成功与失败,有过疯狂与迷惘,才积累出如此丰富的生活。他也许还不是资本大玩家,但一定做了许多特别专业的功课。  
  长篇小说《梦想与疯狂》以经济全球化时代为背景,以新世纪以来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进程为线索,讲述了几个金融家、实业家、资本玩家之间的故事,展现了经济社会生活中我们还很陌生的虚拟经济领域的特殊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揭示了这个领域里种种社会关系所形成的独特矛盾冲突的本质,提出了具有社会普遍意义的道德思考。在这个集中了大量精英、大量高智商专业人士的领域里,人们的生活方式、精神方式、情感方式、人际关系等方面的独特性在小说里都通过主人公孙和平、刘必定、杨柳等人表现得让人读起来很投入。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利益关系、对手关系以及爱恨情仇都与我们世俗生活完全不一样,都带着这个行业的特殊性,也带有高智商“精英”的特殊性。因此,矛盾冲突的方式也不一样。例如,杨柳恨死了另立门户的孙和平,但当孙和平面临他设制的绝境时,他又不能置他于死地,还必须伸出援手。这并不是因为杨柳善良,而是市场关系发生了某些调整。看得出,他们各种关系的组合,不管多么随机任意,多么变化万端,多么神秘莫测,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那就是资本主导的市场。  
  《梦想与疯狂》是周梅森近年来的小说中最有思想含量、最有思想力度的一部。这部小说完全摆脱了他过去比较偏爱的反腐主题的影响,更加尊重这个行业的实际,从而更加真实到位地揭示出生活的本质。作品显然很客观地承认资本那种试图控制一切的可怕的似乎不可抗拒的力量。在资本市场里,这种力量更为集中,更有震撼力。小说写到,在这种力量面前,连权力都要让三分。省长赵安邦,本来是想摧毁孙和平的扩张梦的,迫于市场的压力,突然改为支持孙和平,让杨柳陷入被动局面。小说描述出的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轨迹,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力量的进步作用。这个市场中的人也是这样,必须按这个规律办事才能生存发展。小说里的每个人物虽然个性各异,但他们的性格内涵中,都有“市场”这个魔鬼挥之不去的影子。他们必须掌握这种力量才能成就事业,因此每个人都热衷于追求掌握这种力量的权力。小说中的每个人物,都不很热心当官,而更愿意在资本市场里弄潮。他们的创造冲动必须在这种力量的撞击中才会迸发出来,才会惊天动地,才会创造奇迹。这就是小说中通过孙和平之口所说的,市场解放了生产力,也就是人。  
  作为一个有思想的作家,周梅森显然不会仅仅停留在这个层面上。他力图更多地在社会道德的层面上探讨当代资本的力量无度扩张,市场之手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时候,人的道德以及人性就会出现变形与扭曲,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异化。作家告诉我们,在我们快乐地甚至无节制地享受市场带来的好处时,要付出道德失落的人性灾难的代价。我们现在正承受着这样的痛苦。关于资本的本质,马克思看得最清楚、最深刻。作家当然没有超越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格局,不过,他却在当代虚拟经济如脱缰之野马的狂奔中,进一步见证了马克思论述的深远性——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无力改变资本贪婪无度、欲望无边的本性。小说中的几个主人公,原本都是一些热血青年,立志要为民族振兴事业有所作为。他们奋斗了这么多年,回头看看,才发现尽管可以称为成功人士,但都是资本疯狂扩张的牺牲者。他们的道德变形、良知变形、友谊变形、爱情变形、世界观人生观都变了形。小说中的任延安,本来是一个敬业踏实的国企领导人,当他与孙和平合作,利用资本的力量,把企业做大做强时,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成了工人的对立面。他个人没有贪污腐败,他还那样忘我地工作,结果他发现还是上了孙和平的当,莫名其妙就被孙和平变成了市场的工具而不知不觉地改变了一个优秀国企领导者的初衷。小说写出了资本利用体制的合法性,造成企业高管与工人之间严重的贫富差距,合情合理地实现了体制的腐败。这种腐败,让任延安们根本无法察觉,根本没有任何警惕。当社会矛盾冲突突然激化时,他们再有所认识,为时已晚,无可挽回。这个人物,作家没有着力写,其实比一些着力用笔的人物更具典型意义。主人公孙和平更是这样。这个应运而生的敢想敢闯的时代精英,他所有的光荣与梦想,最后都消耗在资本的疯狂肆虐中。小说因此写道,市场解放了人,也解放了鬼。人性恶这个潘多拉匣子就这样被市场打开。道德处于两难的状态,变得特别困惑。实际上,在资本面前,任何高智商、任何所谓的“精英”,都成了资本的帮凶,都在为资本的疯狂推波助澜。  
  周梅森的故事是想在这两难中作一些选择的,至少要有所批判,结果也陷入困境。小说中有个人物即作家马义就代表着这种两难的尴尬。他以为自己很清楚,自觉做了中小股东的代言人,利用良知媒体发起保卫中小股东利益的运动。但这时,国外炒家却大唱支持国有资产不能流失的高调。好像外国人比中国人更爱中国。就在这种扑朔迷离、让人无所适从的角逐中,马义最后发现,中小股东在道义上是胜利者,在利益上却是失败者。他的坚定立场发生动摇。这个人物性格最后实际上发展不下去,不得不模糊处理,与我们当代思想的困难有着深刻的关系。  
  小说倾向于把这一切困难大都归咎于我们市场经济体制的不够完善。这种看法有相当的事实根据,目前比较流行,但总觉得缺点什么。好在小说结束于美国金融海啸到来的前夜,给我们提供了深入反省的可能。美国的金融体制肯定是全世界最完善的,而且创造着当代全球经济的奇迹。可就是这些华尔街的精英们,给全世界带来这么大的灾难。实际上,我们还不知道这个灾难有多大。仅仅用缺少监管就能把责任推干净吗?或者说精英们道德失控就把道理说明白了吗?也许还没有答案,也许答案已经有了,我们还没找出来。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