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土时代》:一部忧思之作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1月18日15:21   人民日报 聂震宁
  赵本夫新作《无土时代》(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是一部厚重结实而又奇伟瑰丽,深具忧患之思而又神秘莫测的作品,是一部为国家、社会乃至全人类必将遭遇现代性的某些困境而焦虑的忧思之作。 
  作品所揭示的是人类文学的一个母题,即“人与自然的关系”,现在它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焦虑之一,而且将会长期持续地焦虑下去。《无土时代》立足于这个宏大的时代主题,同时以开放和现实的态度加以处理,并非封闭的“文化本位”坚守或单纯的“本土文化”回归,努力实现对现代性的一种颠覆与重构。小说把一座城市和一个村庄——虚构的木城和草儿洼40多年来相关或不相关的一些人和事逶迤说来,这里有工业废墟和城市社会的浓烈硝烟,城市人的生活和情感正发生着畸变和扭曲,而乡间生活正在因为加入城市现代化进程而经历着新的忧思与苦痛,几乎每一个人与故事都游移在常态与变态之间,而只要一旦定格于变态,我们就有震撼感、警醒感,就有思索产生。作品对以城市化为表征的现代文明进行了尖锐的反思,对当下正在发生的经济过热、土地流失、生态失衡等社会问题贯穿着深刻的追问。作品把冷峻而又严酷、滚烫而又炽热的城乡生活进行变形和寓言式演绎,展现当代城乡民众对土地的执著与眷恋,表达现代人在城市生活中的焦躁和对美好田园生活的向往。作家把人类对大地的敬仰与回归之情描写得如此淳朴澄明,把对生存在历史与社会夹缝中的各种人物刻画得那样独特奇诡,令我们感动、厌恶而惊诧。  
  作品采取了寓言式写法。后发国家面临着跨越式的发展与对立,其命运的变换往往具有强烈的戏剧性乃至神奇性,因而其思考总要更为紧张而尖锐,因而更带有寓言性。而就我们民族的文学传统来看,寓言性也是我们十分重要的传统,《红楼梦》的寓言框架使得作品的内蕴奇特而深刻。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变得不习惯甚至不喜欢寓言性的叙事文学了。《无土时代》在大量的写实的、浪漫的、真实的、奇幻的、粗犷的、细节的、叙事的、抒情的、感性的、思辨的描写之上,建构了一个最大的寓言框架——无土时代,真是惊世骇俗、天机独得。他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人对自然的眷念,人与他人和谐相处的美好愿望。这是一种宏大的人类之恋、时代之恋。如此宏大的情思,往往需要采用寓言式的文本才能充分表达出来。 
  《无土时代》的寓言性文本并没有减弱这部长篇小说必要的可读性。作品并没有停留在哲学思想的范畴上,并不耽于意义的所指。作品故事情节曲折,悬念迭生,内容充实,细节新奇,语言鲜活精妙,人物形象独特生动,是一部好看的小说。特别是其中留守村长的故事,天易失踪记与天柱寻找天易的故事,谷子寻找柴门的奇特经历以及木城的361块麦田出现,等等,悬疑式的情节结构和寻找式的故事模式,引动读者的阅读兴趣,使得读者在这种颇具牵挂的阅读过程中接受了作家丰富、执着、深沉的社会、自然、历史、人生的哲理思考。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