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斋主人的“余事”——朱向前书法艺术赏评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1月12日10:53   罗金沐
  他有“多栖”身份,具体来说可分为七。一、作为单位领导,他每天被各种请示、报告、公文、电话彻底拽进办公室和会议室;二、作为教授,他著作等身,带不同年级的研究生,传道授业解惑;三、作为文艺理论批评家,他享有“朱氏理论批评”美誉,先后担任过“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冯牧文学奖”、“中国解放军文艺大奖”评委;四、作为学者,这几年他云游四方,从各名校、各地讲坛到央视 “周末开讲”,他把“毛泽东诗词”解读到一种极致;五、作为新入道的古玩爱好者,他混迹三五藏家藏友之中且渐入佳境;六、作为业余乒乓球高手,工作之余他矫健的身影总会出现在军艺运动馆内。七、作为准书法家,他的书法已然吹响“集结号”,颇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意思。 
  他,就是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著名文艺理论批评家朱向前教授。 
  在当下的文化背景里,朱向前在这多重身份里自由穿梭,和谐发展,实在是一种很高的人生智慧。早年他把书斋取名黑白斋,是表达对围棋的钟爱,不想也印证了他与文字、书法的情缘。满满当当的工作日程,并没有使他身心劳顿,相反,他在有限的 “余时”里,在黑白天地方寸之间挥毫泼墨临读名家书贴,居然把书法这件“余事”也玩出了火候。近年来,他的书法作品散见于《解放军报》、《文艺报》、《中国国防报》、《解放军画报》、《艺术广角》、《神剑》、《绿洲》、《青春》等报刊,引起行内关注,慕名求字者也纷至沓来。 
  从朱向前的“多栖”身份以及他在学术上所取得的成就看,足以证明他将书法作为了一种“余事”,如果在这样文化背景下去关照他的书法,就会给我们多了一层文化的敬畏和文化的厚重。他在闲章里这样定位自己:“闲时读书、余事写字、荣辱不惊、动静等观”。那是他对“正事”“余事”的一种达观态度。 
  对一个人来说,无论是官场还是学术领域,要想留下自己清亮的声音,需卧薪尝胆殚精竭虑。可朱向前恰恰相反,“百花齐放春满园”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再恰当不过。他不仅把本职工作处理得有条不紊,也把“余事”做得有声有色,这得益于他天性与勤奋的完美结合。正如单调的音乐很难给人以震撼和启迪,朱向前的世界是多声部、多色调的。他的每一重身份的背后,都有一束闪光的火花,一段引人的故事,一串稳实的脚印,一澈凝重的文痕。这让我们不得不佩服他对“余事”的感性把握与理性投入,敢于认识自我、挑战自我、超越自我。 
  朱向前以文化人的身份去从事书法的研习和创作,这使他的书法多了一种意趣,多了一点内涵,多了几分价值。其行书作品因此给人以典雅、秀逸、洒脱、超迈、细腻之审美感受。俊雅、清秀、脱俗是书法圈内行家对朱向前书法中肯评价。其特色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取法上。朱向前的书法上追王羲之,下取苏黄,具有王字的飘逸妩媚,也颇有苏字的敦厚、黄字的开张,是典型的帖派书法。初临贴时,他首选《兰亭序》。《兰亭序》在艺术上的取巧与精致,行书以散求正而导致的揖让、对比的间架美感,把他带进了一个洗练、微妙、丝丝入扣的微妙境界,他在顿悟中有了醍醐灌顶之感。在临摹苏东坡《黄州寒食帖》时,苏轼那被贬后的压抑呼喊、纵横及章法上的错落反侧、跳宕突变,浓烈沉郁的悲剧色彩以及低沉的生命抗争深深感染了朱向前。他对黄庭坚的《华严疏》、《松风阁诗卷》也几乎达到痴迷的地步。从这些上上品中汲取营养后,他深知自己无法象专业书法家那样去临帖写字,必须寻求一路适合自己学习书法的捷径,他把目光锁定在《中华大辞典》上,这里集百家之长,他细细揣摩,从中汲取精华并加以融会贯通,很快他就收到了效果。正是他的专心、用心与用情,也酿造出了他对书法的独特感受。 
  二是悟性强。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夏练三伏,冬练数九。以朱向前如此繁忙的工作节奏,一个月中能隔三岔五挤出时间写上几幅作品就是莫大的奢侈,更不用提日日临帖了。这就有了一种两难的疑问:古人说人生三十不学艺,他无童子功,他却在年近不惑才临池洗砚,创作时间又如此之少,为何得到行内认同?为何能写出水平?对此朱向前认为,关键是沉入生命,开启悟性。显然,他早已意识到这一点,知道怎样查漏补缺,知道怎样钻进去沉下去,做到心无旁骛。如果说文学是朱向前生命的旋律,无疑书法就是他心灵的舞蹈。在一幅书法作品中,他表达的书法观就是他参悟的真实写照:在无边的宇宙中,无限地沉入生命,沉入宁静和孤独,一下子抵达生命的本质和世界的本源,获得生命的感悟和神示的诗篇,抓住生命的高峰体验,再谱写出艺术的华彩乐章。 
  三是书卷气。书法既是书者性情、灵感的体现,也是书法家人格魅力的形象展示。环视当今书坛,最缺少的是“书卷气”,这是中国书法的更高境界,特别是帖派书家所追求的至高目标,这种气息的获得,不是对书法本体把握所能得到的。朱向前的书法温润典雅、不激不励而风规自远,这是给我们欣赏者最大的感受和最美好的印象。他的书法明显透出飘逸洒脱的风骨,与他追求本色做人与大气作文不无关系。他把做人与作文置于同一坐标上进行打量,“和光同尘”、“进退两易”、“外收内放”、“见好就收”也是他的闲章,单从字面上就不难看出他豁达、大气的人生态度和处事之道,加上他多年来在文学道路上的苦心经营,潜移默化地参透到书法作品里,这也使作品里集静气、雅气、秀气、逸气、书卷气于一身,并散发着淡定的光芒。 
  书法是一种文化,它不是一种简单的技术炫耀,因此,我们如果从文化的角度去看待朱向前的书法,就能够理解他的书法特点。毫无疑问,朱向前的书法特点完全得力于他在多种文学艺术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古人说:书如其才、如其志、如其学总之如其人也。我们说朱向前的书法就是他的学问、修养、为人的综合反映,是他这个“人”的艺术迹化。 
  我们说书法是需要文化的,这个文化显然包括对书学思想的把握。朱向前不仅具有聪明的悟性和执着的个性,而且对书法颇有心得,正如他的学书心语所云:“文以载道,千秋万载。书以传文,传宗接代。道之无文,载之不远。文之无书,传之无彩。近世以降,文书两衰。文书两美,何时可待”。这里,将文和书的关系层层推演、辨证合理,不但表现出朱向前对“近世以降”文书衰退的担忧,也道出了书法和文化的关系,更表现出作者的自信和追求。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