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夫:文学是我的唯一信仰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11月26日14:44   京华时报 卜昌伟
在最新长篇小说《无土时代》出版3个月后,作家赵本夫18日来京宣传自己的这部新作。和《无土时代》里的主人公石陀依恋土地一样,现实生活中的赵本夫也不喜欢城市的喧闹,选择在南京城郊落户,闲时在园子里种种蔬菜,日子过得很惬意。
  长篇小说《无土时代》以现代文明高度发展的木城为背景,讲述了以石陀为代表的一群与城市格格不入的怪人,变着法儿与城市“对抗”,他们生活在城市里,却怀念乡村,留恋农耕,渴望原生态的风景,甚至试图在城市里开荒种地,种麦苗种蔬菜。有读者在阅读小说后表示,透过小说的字里行间,隐约能感觉到作家对城市文明的憎恶与不屑,甚至有抵触情绪。对此,赵本夫连连否认:“我并不是在抵制什么,作为一个作家,我是想站在更深层面上看生活。社会的发展,让人越来越习惯于文明。其实文明说到底就是秩序。比如国家、监狱、警察、红绿灯等都是文明的一部分。但是文明对个体生命来说就是束缚。任何一个生命都是生而自由的。人类当然需要秩序,但是这种秩序又是对人生形成约束。这就产生了矛盾和痛苦。文学是理想主义的,我想通过它对人的生活进行一种补偿和追寻。”
  在无纸化办公、创作的今天,赵本夫却拒绝用电脑写作,坚持传统的手写方式。赵本夫解释说,这多半是因习惯所致,“坚持手写的好处在于,面对稿纸,我能让自己有一种亲近感和书写的肃穆感。俗话说,慢工出细活,作品不在数量而在质量,从容的写作,让自己的内心更踏实。”在赵本夫看来,写作除了慢工外,还需要一种愚笨,一种坚守。“我不追求表面的辉煌,只想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数十年如一日地去关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如果我们耐不住寂寞,迫于这样那样的压力,去迎合、紧跟各种风尚,结果时过境迁,短短的几十年,作品都成了废纸一堆。”赵本夫表示,一直以来,他是把文学当做一种宗教来信仰,“文学完全是我的精神寄托。有人问我会不会信仰宗教,我说我很尊重各种宗教,但是我不可能去信仰,我有文学一个就够了。”赵本夫说,他从中学时就想当一个作家,“我通过文学这个眼睛去观察世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理想。”
  赵本夫不喜欢城市的喧闹,他说:“我在南京生活,我也会坐小汽车,我也会坐马桶。但是你说城市的生活让我很迷恋,让我融入其中却是不可能的。我是个有地域背景的作家,在我的内心,那种对故乡、童年的回忆是根深蒂固的。我在黄昏穿过城市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精神漂泊者,没有归属感。”因此,赵本夫选择在南京的城郊安家落户,“我是在乡村长大的,40岁后才进城,农村的农活儿我几乎全会,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诗意。去年,我和夫人在园子里种了黄瓜和辣椒,辣椒到现在还没吃完。种了20棵黄瓜,结了将近100根,连吃带送才打发掉。”
  赵本夫称创作长篇小说是体力活,《无土时代》写得他心身疲惫,近期不太可能写长篇,而是会写一些短篇小说。(2008-4-21)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