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改革前驱 凝视千古奇观——访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吕雷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11月20日15:00   文艺报 韩晓雪
 30年来,广东省凭借得天独厚得地理优势和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和试验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全局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为全面反映和忠实记录广东改革开放30年波澜壮阔的历程,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广东省作协副主席吕雷和广东作家赵洪于近期推出了长篇报告文学《国运——南方记事》。   

  我们有责任撰写中国的《光荣与梦想》   
  吕雷和赵洪是长期的合作伙伴,两人优势互补,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2002年他们合著的《大江沉重》出版后,获得较大反响。他们本来想继续创作另外一个长篇小说。这时,广东省的一些领导找到他们,希望他们能暂时放下手头的创作,专心创作一部记叙广东30年来艰难改革历程的作品。广东改革开放经历了30年,有很多东西需要纪录和总结,很多先驱人物不应该被遗忘,但遗憾的是多年来一直没有一部从宏观角度史诗般反映广东改革开放历程的作品。吕雷认为,写这么一本书既是自己的荣幸,也是自己的责任。吕雷说:“改革开放是改变中国贫穷落后面貌的关键抉择,也决定了中国振兴的命运,而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写这本书的过程既是重温历史的过程,也是深度学习的过程。”作为广东的作家,吕雷觉得自己在纪录广东改革开放历程方面责无旁贷。另外,吕雷还有一个小小的野心或者说是梦想,试图能借此成就中国的《光荣与梦想》。美国的《光荣与梦想》纪录了美国从1929年经济大萧条到罗斯福新政再到二战后的复苏与繁荣,渲染了美国精神和“美国神话”,成为激励不少美国人奋斗进取的精神动力。吕雷说“我们改革开放可以说是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使十三亿人摆脱饥饿、贫穷,可以说是千古奇观,为什么不可以写一部中国式的光荣与梦想呢,我们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我们的《国运——南方记事》能够展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艰难曲折的发展历程,写出先驱们的艰辛和奋斗,写出今天的科学发展观来之不易,激励中国人以改革创新精神不断推动国家发展进步”。在这些想法的激励下,吕雷与赵洪果断放下了创作长篇小说的初衷,开始了《国运——南方记事》的采访创作。为了展现“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这一命题的历史深度,他们把叙述前移,追溯广东人的勇于开放、开拓、包容和敢为天下先的民性渊源,并把中国近代史的开篇之地虎门作为一个视点,从广东自清末民初以来遇到的发展机遇和挫折一一道来,丰富了全书的历史感,突显出广东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历史必然性。   

  采访的过程不断收获着感动   
  《国运——南方记事》的创作以大量的采访为依据,以重点人物为经,以社会重大事件和各种人物的生存状态为纬。几年来,吕雷和赵洪走遍了不少城市和乡村,查阅了不少历史档案。采访的对象包括各个层面,既有当年的决策者、执行者、了解改革开放进程的党员干部,也有最普通的劳动人民,既有谢非家乡老革命根据地的老游击队员、堡垒户,也有当年逃港的青年,还有一些普通的香港人,以及像霍英东、马万祺等港澳著名爱国企业家。在采访的过程中,许多人都对改革开放、对邓小平同志怀有非常深厚的感情,接受采访者普遍认为,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十三亿人的脱贫致富、没有中国的繁荣富强。采访中很多老同志回首当年都非常激动,有个副省级的老同志本来只计划和接受一天采访,后来一发不可收,主动带病坚持谈了5天,而且在采访的过程中,常常潸然泪下,甚至失声痛哭,老同志咳嗽得很厉害,但他还是坚持要讲下去,他认为把这段经历告诸于社会和大众是他的责任。特别是谈到小平同志南巡时尤为激动,他觉得小平南巡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壮丽的篇章,因为它彻底把妨碍我们干社会主义的极左思想从理论上击垮了。   
  吕雷和霍英东曾经有不少交往,霍英东是亿万富豪,但他一谈起邓小平,非常恭敬,像谈论他最敬仰的人一样,总是称呼邓小平为“邓生”(广东话邓先生的意思)。马万祺先生年近九十,一听说要谈改革开放和习仲勋、任仲夷、谢非,也欣然在澳门接受采访,老人家那种爱国情怀令人感动。   
  大量的采访使吕雷和赵洪对谢非同志提出的:“广东的改革开放放出两个无价之宝:大市场和群众的首创精神”有更加深刻的体会和认识。深入的采访不断激发吕雷、赵洪的创作热情,激励着他们投入忘我的创作。由于素材庞杂,内容较为丰富,雅俗共冶一炉,刚开始试图命名为“南方纪事”,后编辑感觉到用“记事”更为准确,于是最后才定为现名《国运——南方记事》。   

  反对的意见也很重要   
  30年前,“两个凡是”和实事求是的斗争非常激烈,后来矛盾斗争一直不断,改革开放的前驱们不仅要有政治勇气,而且要有高度的政治智慧,因为稍有闪失不仅丢官掉头,还会给人民和事业带来无可估量的损失。所以吕雷重点采访那些不畏艰险勇于实践勇于创新的改革开放先驱人物,坚持浓墨重彩描绘习仲勋、任仲夷、林若、吴南生等改革先驱,并以谢非同志的一生作为贯穿为全书的主线,他们的无私无畏和不屈不挠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历史功臣。但是为了真实的记录历史,给历史一个客观的评价,吕雷和赵洪没有忽视反对的声音。无论是在改革开放初期还是后来决定中国改革开放命运的关键时刻都有不少反对改革开放的声音和潮流,有时还很激烈。吕雷认为,在破冰的过程中,反对的意见也是起了特殊“作用”的。正因为有各种不同的意见,才使我们的改革者在改革过程中更加小心翼翼,更加注意周全,更加关照方方面面的利益和关切,否则就难免有失偏颇,很难走到今天。什么叫摸着石头过河?其实就是在不同意见中摸索前进,一不小心很容易足陷深潭被淹死,所以才要摸。联想到我们现在正在开展的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也是总结和吸取了建国以后无数经验教训,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逐步摸索出来的,所以更显得无比珍贵,它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   

  五年磨一剑,厚积而薄发   
  由于作品的纪实性质,作者必须占有丰富的第一手资料,而且由于广东的改革开放在全国的重要示范意义,书中提到的观点和史实必须真实。为了让作品能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作者进行了长达五年的创作过程。2003年开始酝酿,编写写作提纲,拟定采访计划,搜集原始资料,2004到2005年采访了一年,积累了大量的素材后,2005年开始动笔。初稿完成后又不断的修改,由于对这段历史的认识也是个与时俱进的过程,特别是有了新的材料,新的思考新的理论观点后不得不对原文进行修改完善,经过数易其稿,从100多万字压缩到50多万字,经过不断的蜕变,2008年6月才正式出书。吕雷说:“抗战八年,我们写《国运——南方记事》写了五年,其间还有繁重的日常工作,创作中的辛苦只有亲历的人才能真正体验。创作的过程也是不断纠正自己想法的过程,其中有很多新的材料是在编辑发稿前才临时加进去的,所以这部书看起来有点庞杂,又点仓促,但我们力求真实,尽量给予读者现场感,尽量还原本真的历史原貌。”虽然经历了五年的痛苦打磨,但是能把广东改革开放中一些不为人知的面貌包括一些当时很激烈的斗争真实地披露出来,作者觉得是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愿,也是对改革开放的前驱们最好的缅怀和告慰。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