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熔炉 人生的炼狱——读孟庆龙长篇小说《赤色炼狱》有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10月27日08:44   雯雯
看完作家孟庆龙的长篇小说《赤色炼狱》,已经有好几天了。阅读的过程让我觉得,这是一部值得每一位文学艺术爱好者认真阅读的好书。这部小说是一部以当代画家人生为主线的故事,作者以中国苏北农村为背景,通过主人公欧阳潇的生活历程,展现的是一位对人生和艺术孜孜不倦地探索、追求的生命斗士的奋斗历程。 
    透过小说跌宕起伏的情节故事,我也仿佛若隐若现地看到了作家孟庆龙的生活图景。艺术是源于生活的,艺术又是高于生活的。所有的文艺作品无一不是对生活的反思和提炼。人们从实践中汲取真知灼见的能力,往往是在某种独特环境下形成的,人们把这种环境称为“大熔炉”。在社会的大熔炉中,作为军人的主人公经历了炼狱中火与血的洗礼,终于“百炼钢化成了绕指柔”,从苦难深重的土地上领悟到了艺术生命的真谛,用对生命的渴求和热爱讴歌了文学艺术永恒的魅力。 
    欧阳潇作为一个私生子,一个“杂种”,他与多位中外女子的情爱故事,与“杂种”自己的生身父亲,与一些行行色色、各类人往来所展示的社会真实面目,都构成了小说的主体存在。 
    因而,《赤色炼狱》小说的一开始就深深地吸引了我: 
    “我欧阳潇一生画过多少女人,已记不得了。 
    有多少女人令我欧阳潇赚回了大把大把的钞票,我恐怕也记不得了。我记得的只是,当这些女人一个个地与我付出并同时使我赚得大把大把的美金与钞票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与我是有着缘分的。尽管她们大都那样乐意地为我的艺术而牺牲自己华美的肌肤,奉献着自己的贞洁,奉献着自己的一切,她们是那样深深地眷恋着我,爱着我,然而,她们却还是没有一个与我有缘,与我相伴终生,与我爱到永远。她们一个个地为我而来了,来得那么自然,来得那么不容置疑,而去得却也那么的自然,那么的不容置疑。 
   她们把痛苦只留给了我一个人。 
   她们让我自责与反省的同时,也让我的灵魂在经受着炼狱般的拷打……” 
    作者以独特的语言风格和充满迷幻的诗意的文字把我引入小说的意境中,特别是主人公激情坦荡的诉说,仿佛就在我的眼前,让我也伴随着主人公喜乐哀痛的人生,伴随着故事的跌宕起伏而感动唏嘘不已。 
    如作家对母猪山雪景的描写:“清晨的母猪山,似乎也是从来没有过的壮观与美丽。这是那个早晨,我由东向西极目远眺冬日里的母猪山时,无意之中发现的。那一刻我真的惊愕了:银妆素裹的母猪山,就仿佛艺术家们激情挥笔的冰雪山水画,冷峻中却不乏美的灵动和色彩!尤其是东边渐渐射出的霞光,一道道辐射在那座曾经被人们认为丑陋的母猪山上时,冰雪山水的画面再加上如血的彩霞,美就更是赋予了母猪山从未有过的壮丽……”美的意境与诗韵,便揪心扯肺着读者的阅读心态,令人欲罢难舍。 
    这部作品给人的感觉除了文字纯美以外,在美术方面的描写更是用了很多专业性的术语。这大概也是和作者的不断追求,不断努力与学习所分不开的。作者伸展自如的表现能力,也给我们带来了无限想象的空间,让我们感受到的,就如置身他所画的环境中一样。在语言表达上,作者所运用的语句,更是通顺流畅,清新自如,极其富有特色。如对人物的刻画描写:青灰青灰冬瓜般头颅的、满脸油光铮亮的老男人(主人公的爷爷欧阳坤);那位与我娘在桃花盛开的地方媾和有了我这个“杂种”的画家爹卓文彬,等等,描写与刻画便使得笔墨上的功夫,均体现了艺术的生动与传神,为读者带来了良好的阅读氛围。在内容空间的拓展上,在文字的鲜活和想象力上,小说都给人以启迪和审美的艺术享受。尤其是欧阳潇在经历的激情叙述,就更是带你走进了古今中外艺术的殿堂, 让你在神圣的艺术薰陶中得到滋养,也让你的精神和思想在艺术中得到升华。 
    尤其在小说的结尾,主人公欧阳潇在经历了40年的人生炼狱终于明白了的“东西”,则更是感人肺腑:“也许是家庭环境的特殊背景,也许是我的出身的特殊背景,从军营开始,我就把名与利看得过重,以致把一些不该丢的,值得珍惜的那些儿真实的也都丢掉了!其实‘名份’算什么啊!我爷爷欧阳坤说的对:做人一旦连亲情也没了,这世界还有什么?!”这些描写心理与亲情的文字,以及对于人间真爱的传递,不仅潜藏其间,读后更是发人深思。 
    这部作品所带给我的另一种感悟,亦即对作者本人的感受: 
    作家孟庆龙的生活,可谓坎坷不平而又丰富多彩。当然,对于每一个经历过军营大熔炉淬炼过的人来说,军营生活无疑都是他们作为军人生命中一段难以忘怀的回忆。但也不乏是一段带泪含笑的旅程。——不管你脱下军装后又奋战在哪个工作岗位,也不管你是作家还是普通人,军人所拥有的意志坚强、雷厉风行、忠诚勇敢等这些优秀的气质,似乎都早已融入了你的血液,让军旅生涯根深在你的生命中,打下了坚实的烙印。作家孟庆龙自然也不例外。 
    因为命运的公正之处在于,它在无情打击一个人的同时,却也在另一方面悄悄成全了你的人生。——这便是艰辛的生活,赋予了一个人刚强的意志;多难的人生,练就了一个人傲人的风骨。正所谓“疾风知劲草,霜浓叶更红。”历经坎坷,人格才会得到最大限度的凸显;饱经磨难,才使得文学创作者有了取之不竭的源泉。 
    作家孟庆龙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他却经过刻苦的努力,成为了一位在中国文坛有着一定影响力的作家。他没有上过专业的美术学院,但所画的国画拥有的却是文人画家的内涵与深度的思考,其随意中的诗性表现,似乎也比一些专业人员画得还有品味。岁月的熔炉炼就了他一双“火眼金睛”,在经过执着的艺术追求和炼狱般的洗礼之后,生活的磨难更是使他在一瞬间迸发出了自己全部的创作激情,并让一个平凡的生命在艰难中又迈出了临界点的一步,超越了自我,而走入了人生的又一个高度——这便是作家用生活的泥沙铸造了人生的“金字塔”。 
   “地狱游遍”的哀伤与惨痛固然令人落泪,而“成就鬼才”的崎岖与伟岸则同样令人惊叹和敬仰。《赤色炼狱》的作者似乎就是这样的——他在这条布满坎坷和荆棘的路上,是既自觉自愿,又无怨无悔的! 
    记得,美国的社会活动家海伦凯勒说过这样的的话:“品德是没有办法在安逸的环境下培养出来,只有借着试炼和苦难才可以让心灵更坚毅,视野更澄澈,理想被激发,最终获得成功。”——我想,这作为读后感,眼下把它送给《赤色炼狱》的作者,应该是不为过分的吧! 
  2008年10月21日于太原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