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造新的光荣与梦想——访解放军艺术学院朱向前副院长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8月05日14:05   中国文化报 刘茜

  军旅文学秉持崇尚英雄、硬朗阳刚的美学追求,对于打造正在崛起的大国形象发挥着积极作用。为回溯军旅文学业已取得的巨大成就,展望军旅文学未来发展,记者近日采访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著名军旅文学评论家朱向前教授。  

  记者:宏观审视军旅文学改革开放30年来的发展脉络在今天是必要的。请朱院长整体介绍一下。 

  朱向前:上世纪80年代初,徐怀中《西线轶事》,李存葆《高山下的花环》以及朱苏进《射天狼》可谓新时期军旅文学的先声之作。他们和此后莫言的《红高粱》等作品一起标志着当代战争、历史战争与和平军营三条战线的开辟,并进而形成“两代作家在三条战线”作战的基本格局,开创了新时期军旅文学的新辉煌,也可以说是掀起了当代中国军旅文学的第三次浪潮。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军旅文学持续掀起着第四次浪潮,主要标志是长篇小说,继续出现了朱苏进的《醉太平》、朱秀海《穿越死亡》、韩静霆的《孙武》、项小米的《英雄无语》、裘山山《我在天堂等你》,有了柳建伟《突出重围》、《英雄时代》,徐贵祥《仰角》、《历史的天空》,王海鸰《大校的女儿》等长篇力作,再加之影视改编的放大作用,10余年来,军旅长篇小说热潮可谓长盛不衰。 

  记者:社会现实的转型,导致军旅文学随之新变。然而,始终不变的是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军旅文学的一贯性是如何保持的?  

  朱向前:军旅题材的一贯主题,是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是整个人类最积极向上的和宝贵的精神,推动人类前进。和其他文学题材相比,这点体现得更为强烈、集中。它艺术风格表达粗犷、阳刚、大气、雄浑。强大的民族后面必定站着强大的军队,对任何国家、民族来讲,军队是优秀份子的集合,这也是艺术必须持久关注的一个有着强大生命力的时代主题。 

  记者:近年来,由军旅作家改编、创作、原创的作品占据了影视屏幕的半壁江山,《激情燃烧的岁月》、《突出重围》、《亮剑》备受观众欢迎。对这些作品获得好评,您作何评价? 

  朱向前:上世纪80年代在中短篇小说领域取得成就的中年作家,经过更加充分的艺术积累和人生积淀之后,开始将主要精力转向军旅长篇小说创作。但起关键作用的则是市场运作。写长篇好出版、好发行、潜藏着改成电视剧的可能性,很多电视剧和长篇小说同时套写,由此带来军旅文学体裁不平衡和题材的不平衡。市场经济一方面冲击了文学,另一方面加剧了文学在表现主题上向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回归。伴随市场经济的行进,人们发现不能没有精神追求。《激情燃烧的岁月》一炮走红,它描述了老年人对青年岁月、英雄事业的回忆,却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中国人生活状态的写照。此后,《历史的天空》、《亮剑》、《士兵突击》相继涌现。军旅文学的创作,无论何种形式的艺术表达,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的主题一直坚持着,不会丢弃。 

  记者: 如何理解电视剧钟情军旅题材?它对军旅文学第四次浪潮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哪些影响? 

  朱向前:随着网络和电视传媒的兴起,军旅文学的发生和传播媒介产生了极具颠覆性的新变。军旅题材尤其是战争,其故事、情节、人物命运紧张激烈,大起大落,适合改编为电视剧,吸引受众。从第四次浪潮来看,长篇小说通过改编成电视剧,成倍放大自身影响,脱离电视剧的改编,长篇浪潮好像不能成立。传媒形式不一样、文学生态环境不一样,很多军旅文学作品的质量、数量以及影响力都超过了过去,形成第四次浪潮的新特点,它有相对成熟而且人数众多的作家队伍,有20部以上的一批代表作品。军旅文学和军旅题材电视剧相互促进,当代军旅文学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整体军旅文学提升了;军旅电视剧汲取文学养分,也逐渐走上较高层次的综合艺术道路的审美历程。 

  记者:军旅电视剧和军旅文学相互促进的背后,二者是否潜藏深层次的冲突? 

  朱向前:电视剧几乎锁定所有成名军旅作家。当今是读图时代、传媒时代,也是一个浮躁的时代,面对名利,一部分有提升空间的作家功利心开始膨胀,写作日益粗糙;还有人把打造中国电视剧精品文化当成新的事业来追求。这种发展提升了电视剧品质,应该肯定,但不得不说它在某种方面存在遗憾。严格来说,电视剧和文学归属于两种不同的艺术门类:电视剧面向普通受众,要考虑收视率;而小说追求心灵的自由表达。电视剧是一种综合艺术,包含导演、演员二度创作,声光电功能强大,它从作家作品中主要汲取的是故事和人物命运。营造某种艺术氛围,小说靠作家的语言和笔完成,而电视剧由摄影机完成。有的军旅作家兼任小说原创和电视剧改编,这种情况下,从事电视剧编剧时间长了,会对小说家的艺术感觉、语言感觉钝化。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不同的艺术体裁,有不同创作的高手,现在可以作出明确细致的分工,促进军旅电视剧和军旅文学的和谐发展。 

  记者:您主持完成的“中国军旅文学50年”的国家社科课题,全面梳理了1949年至今半个世纪以来军旅文学的历史,将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理论批评、戏剧、电影、电视剧等不同文体的创作悉数纳入批评范畴,填补了当代军旅文学史和理论研究的双向空白。您对军旅文学理论长期守望、不懈探索让人感佩,您将如何努力? 

  朱向前:作为军旅文学理论评论工作者,我应继续坚守军旅文学理论批评阵地,积极、自觉地在军旅文学研究中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为迎接军旅文学新高潮的到来履职尽责。目前军队文艺批评总体不大景气,军艺文学系自1984年创办,涌现作家有几百个,而文学批评队伍过于寂寞寥落。我们要早日打破当前研究、评论领域后继乏人的现状,应尽快组建军旅文学研究、评论的新军。为了军旅文学发展,我们有责任坚持作下去。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