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话剧比小说难多了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7月24日11:03   新闻晚报
  携手吕凉共创《发廊童话》
  王安忆:话剧比小说难多了

  王安忆表示,虽然写剧本比写小说要赚得多,但她还是把写剧本当作是一种功课和练习。在《发廊童话》这个剧本里,虽然只沿用了很少的托马斯·哈代原著对话,但几个重大的情节转折都是从原著转化而来的。
  继成功合作了话剧《长恨歌》、《金锁记》之后,著名作家王安忆三度携手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推出话剧作品《发廊童话》。该剧改编自英国著名作家托马斯·哈代的中篇小说,由上海话剧中心艺术总监吕凉执导,周野芒、钱芳、魏春光、王豪主演,将于8月9日至24日上演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剧院。
  《发廊童话》主角是一个在城郊底层发廊工作、充满纯真梦想的女孩妙妙,一次偶然,她改变了一位有钱客人的命运,客人报答了她一次梦想成真的机会。于是妙妙的眼界被打开了,而她的未婚夫,一个老实本分的城市打工仔则成了梦想中最不和谐的景象……
  王安忆说,话剧中的发廊是那种每个社区里弄都会有的发廊,她要讲述的也只是一个带有童话元素的命运故事而已:“一个带有一切童话里幸福条件的女孩子,未必一定要嫁给王子才能幸福。”
  这是一出温暖的戏
  直至昨天接受采访时,王安忆还未看过《发廊童话》的排练:“吕凉紧张得要命,不想让我看。”早在去年上半年,王安忆写出了 《发廊童话》初稿,吕凉读了之后当即表示要亲自执导:“我觉得这个戏很温暖,它是一个都市童话故事。”对此,王安忆的感觉如出一辙,她承认这出戏比哈代的原著要温暖得多:“我的天性里不愿意去写太残酷的东西,但是我本身的写作风格确实是偏向现实的。所以我的原则有两点:首先它是现实的,但还是要经过处理。”
  王安忆想起自己改编《金锁记》以后曾在剧院里看了三四场。“当时很害怕别人看了以后觉得不快乐。”她肯定地说,“《发廊童话》不是悲剧,而是一个喜剧。”
  电影简单话剧最难
  无论是被改编的《长恨歌》还是自己改编的《金锁记》,王安忆对于导演的二度创作都没有干预,相反,对于导演提出的因为舞台技术原因需要更改剧本的要求,她都是一口答应。“有限制的艺术是最难的。”王安坦言,“话剧要比小说难多了,因为有更多舞台场地的限制。吕凉要求我把整个场景限制在一个地方,也就是不换景,这很有挑战性。”
  对于近年的“话剧热”,王安忆坦言:“从本能上来说,我对那些不太信任。”她反而更喜欢 《求证》、《Sorry》等引进的话剧,还专门下载了剧本研读。有人说《发廊童话》中被模糊掉的背景实在太像上海,王安忆无奈地表示她熟悉的城市也只有上海了。但在她看来,上海的城市形态和话剧的形式并不太契合:“我觉得上海更适合滑稽戏,有一次滑稽剧团选了张爱玲的《琉璃瓦》来演,我觉得他们很有眼光,张爱玲是很‘滑稽戏’的。”而在上海演出话剧中最有效果的,也是“很滑稽戏”的部分。
  没有拿编剧当主业
  王安忆的父亲是话剧导演,对这个行业不能算不熟悉。做了两次编剧后王安忆似乎驾轻就熟,以后会以此为主业吗?她回答道:“作家写话剧当然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但我认为话剧是一个作家的最终完成。契柯夫是这样,莫言也是这样。我相信每个作家有机会都会去尝试。而我只是遇到的机会比较好。”
  王安忆表示,虽然写剧本比写小说要赚得多,但她还是把写剧本当作是一种功课和练习。在《发廊童话》这个剧本里,虽然只沿用了很少的托马斯·哈代原著对话,但几个重大的情节转折都是从原著转化而来的。王安忆坦言:“我在这方面(原创话剧)有先天的缺陷,我不会创造过于激烈的冲突,那种转折我想不出来。”她遗憾地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生活材料很丰富的作家,基本上还是在书斋里写作,“我不太可能原创话剧,除非有一天突然想到特别好的题材。”说罢,王安忆又笑了:“不过如果真的有那么好的题材,我应该舍不得用来写话剧,还是会写成小说的。”(记者 谢正宜 实习生 徐珏华)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