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四十载,敢问天老否?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7月17日09:38   中国艺术报 李墨泉

  朱向前教授忆及研究毛泽东诗词的缘起,仍旧感念于幼年对主席诗词的背记,诗作常常脱口而出,至今不忘。毛泽东有句诗“天若有情天亦老”,不知这40年的吟咏,是否老去了笔者一份炽热的情怀。反正,这本42万字的《解读》我是一口气读完,大为解惑,大为痛快。在书中我读出了历史,读出了文化,更读出了毛泽东这个人。所感颇多,所想亦多。可以说是心与文远,也心与文老了。  

  何以喜之?佳本难得  

  坊间所见评说毛泽东诗词的图书,版本众多,但都不及此书详备。  

  此书收录毛泽东诗词共计76首,在数量上创出新高,其中附录14首作品首次结集面世,难得一见,并且每首作品都给出了最先刊布出处。例如毛泽东作于16岁的《咏蛙》,最先发表于1987年7月19日的《羊城晚报》,《七绝·改西乡隆盛诗赠父亲》最先发表于1990年香港昆仑制作公司出版的《毛泽东诗词全集详解》……这些都是经过大量的爬梳、甄别、整理和研究才集中起来和读者见面。还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它的“初稿照录”,把毛泽东的诗词作品原稿也登录下来,这首作品何处改动、何时改动、改动几次甚至为何改动都能够了然于心,便于读者鉴赏、学者研究。还有就是,诗词作品后面还刊印了毛泽东书法,大气磅礴、自成一体,对照起来看,实乃一大享受。同时,书中大量的历史照片,也是珍贵的图片史料,和文字配合起来十分有力。这些特点,使得此书成为难得一见的佳本,给读者阅读鉴赏提供了极大方便。  

  何以解惑?解读深阔  

  这本书最为闪光之处,是朱向前教授对毛泽东诗词99页的总体解读和评述。它的蓝本就是两年多来朱教授在60余家高校、学术单位和中央电视台关于毛泽东诗词所作的讲座。这就给本书奠定了一个基调,就是对毛泽东诗词的解读是一种历史的解读和文化的解读。  

  从历史解读的角度看。毛泽东的诗词作品大都来源于中国革命的斗争实践,因此解读交待出了时代背景、政治背景和军事斗争背景,使作品呈现出比较完整的面貌,找到了情感上坚实的依托。很多时候读着读着,我恍然大悟“噢,原来如此!”这是朱向前教授的解读给予读者最为可贵的启发。以史证文、以文证史,解读的视角高远、胸怀开阔。我想这才是在诗词解读中,真正做到了实事求是。  

  从文化解读的角度看。才发现原来毛泽东的诗词,受到了楚文化的影响,1972年毛泽东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以《楚辞集注》相赠,竟然是一次融文化于外交的神来之笔。他推崇“三李苏辛”,也与自己的诗词创作一脉相承,这是他“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统一”理论的重要源头。还有300年来湖湘文化的经世致用和大气霸蛮,也融入其中。王船山、曾国藩等等无一不为他提供了文化和思想的资源,甚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颇受曾国藩湘军《爱民歌》影响。一路解读下来,不仅毛泽东的诗词作品一下子清晰了,连他这个人都更为清晰了起来。例如,对于毛泽东为何能够在党内树立崇高地位,朱教授认为毛的文化力量起了关键作用,并且以1958年春天的成都会议为例细细讲来。试问,哪本解读毛泽东诗词的书籍会解读到这个广度和深度?  

  何以动情?细微深挚  

  这本《毛泽东诗词的另一种解读》,“笺释”部分为刘常所作,“赏析”为朱寒汛所作。刘常和朱寒汛都是朱向前教授的学生,这本书可以说是“朱家军”的一次集体会战。

  笺释极为细致。以《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为例,不算标点符号,全词44字,而笺释不算标点符号竟然有499字之多。其中“广昌路上”的释义清楚交代了当时的军事斗争背景、作战过程,“情更迫”释义则明确交代了此处内容的三次改动和时间,不仅最大限度扫清阅读障碍,还为全词的解读提供了历史依据和修改脉络。  

  至于赏析,可谓细微深情。一是赏鉴往往交代事件和历史背景,给赏鉴以有力的事实支撑。不空言所指,句句着实。二是论及诗作,多有比照。如《菩萨蛮·黄鹤楼》,用了崔颢《黄鹤楼》、苏东坡“人生如梦,一杯还酹江月”的诗句以及曹操的《短歌行》等进行比照说明,把毛泽东作这首词时候的情感准确地呈示了出来,可谓情态毕现。三是不拘于所评,常有创论。如在赏析《贺新郎·别友》中论道:“不管是什么气质,只要体现出真情实感,就能左右人心,让人感动。”个中滋味,非解人无以道哉。四是用诗化的言语评说。在同一篇赏析中他评道:“万丈光芒射穿了千重阴霾的疑云,他的心驰骋八荒,如野马一样流奔席卷,自由在这一刻升腾,精神在这一刻解放。”难道这不是美的享受么,和读诗有什么两样? 

  此书读罢,既感于毛泽东诗词的豪迈大气,满眼是历史滚滚烽烟,又满怀了深情,服膺于毛泽东文化上的深广魅力。然而更为可贵之处在于,我们的思想一下子就深入了下去,仿佛文化、历史和政治浑然一体,可以反过来烛照我们的人生。由此,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诗论诗,不过是书生迂腐的文字游戏,了无意趣。只有透过文化、历史和政治的眼光来审视,才厚重大气,才具有鲜活的生命力。  

  痴情四十载,敢问天老否?反复吟咏毛泽东的诗词,想那追求人间正道的一代代战士,是否初衷不改,青春不改,青春不老啊!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