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先进性书写在抗震救灾第一线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6月18日10:04   光明日报 郑晋鸣

把先进性书写在抗震救灾第一线——记四川地震灾区的共产党员

  在救灾一线,他们第一时间赶到群众身边,他们第一时间组织救援,他们与受灾群众生死与共,他们与死亡争分夺秒,他们豁得出来,冲得上去,用血肉之躯扛住了死亡和地震的打击,置生死于不顾,挽狂澜于即倒,他们有一个顶天立地的名字:中国共产党党员!
  共产党员: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山崩地陷,房毁人亡,钢筋水泥的废墟上,那些奋战在抗震救灾第一线的共产党员用血肉之躯撑起了老百姓希望的一片天空。灾区一路走来,记者总是想起那句名言:“我们共产党员是具有特种性格的人。我们是由特殊材料制成的。”
  在救灾一线,记者见到了73岁的宝山村老书记贾正方。他双目失明,满面尘灰,但精神异乎抖擞。灾难非但没有打垮他,反而让他变得更坚韧更刚强。
  地震发生时,贾正方正在外地开会,一接到地震的消息他就马上往回赶。途中桥断路毁,他弃车徒步前进,在别人的搀扶下,淌河爬坡,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十多公里。一到村里,他马上把幸存的村民集中起来:“我都回来了,你们不要怕,不要乱!救援部队来之前,我们要先自救!”他带领村党委组织成三个抢险队,陆续将困在山沟内的村民带出。紧接着,他又跟着救援部队走过无路区和山体滑坡区,回到了受灾最严重的回龙沟救援第一线。跟着他的,有他的儿子和弟媳,以及村里100多位党员。贾正方的弟弟遇难安葬,他的弟媳也没有请假。贾正方说:“地震一发生,我就做了全家总动员和全村党员总动员,村民看到我们这些党员,心里会踏实些。”地震期间,宝山村2000多名幸存者没有一人恐慌出逃,2100多人的村子,48人死亡,100多人受伤,绝大多数人的生命得以保全。
  算起地震的损失,老书记掩饰不住难过:“辛劳几十年积累的财富不到一分钟就毁掉了。”不过他又说:“所幸人还在,宝山村的底子还在,只要有人就有希望。”离开宝山村的时候,记者跟老书记合了一张影,照片上他失明的双眼却让我感觉熠熠生辉,满是信念和勇气。临走,贾正方说:“记者同志,天灾我们不能抗拒,但是你放心,既然我们大难不死,就一定能站起来,再过三年,我们就会有一个新宝山,到时候欢迎你再来。”这位党龄50年的老党员说的话一定能实现,他一度将一个连牛鼻绳都买不起、玉米糁糁都吃不饱的穷山沟打造成四川第一个“华西村”,他肯定能再建一个新宝山。
  这些特殊材料制成的共产党员强忍住自己的悲痛,唯一想到的就是两个字:“救人”!北川县民政局局长王洪发在地震中失去了儿子、姐姐和侄儿等15位亲人,但记者自始至终没见他掉一滴眼泪。亲人的离去让这位四十多岁的男人变得格外沉默、憔悴。连日来机械地救人、救人、救人,使得他的神情显得有些呆滞。他用平和的语气说:“我的儿子很可爱,比我还高。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总有一天我要大哭一场。”
  唐海、韩志保、郭金全,还有赵海清、王婉民……这些有痛不喊、有苦不说、临危而立的共产党员,在灾难面前显出了超人的坚韧意志。在灾区群众眼里,“党员”这两个字就像是一把钢铁制成的保护伞,在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他们总是冲在最前线。
  共产党员:冲在最前面的人
  共产党员的先进性,意味着他们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意味着灾难降临时,他们必定要第一个站出来,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邱光华,51岁的老党员告别了蓝天,告别了战友,告别了自己心爱的飞机。在家人眼中,他是一个好兄长、好儿子、好爸爸;在朋友眼中,他是一个温和而低调,从不会为自己争名利的老实人;在战友眼中,他对技术要求非常严格,似乎与飞机有着千般特殊的情结;而在自己眼中,他就是一名共产党员。
  地震发生后,即将满龄停飞的邱光华主动找到团领导要求到一线去。5天之后,他才得知,自己家中房屋被毁,年近80岁的父母被迫住进了窝棚。他6次飞赴茂县执行任务,每次都从家乡上空飞过,在一次抢运伤员时,机降点距家不足800米,就是在等待升空的间隙,他仍然没有离机回家。并不是他不爱家,年迈的父母每次提起他时,总掩不住内心的那份自豪:儿子虽然很忙,却很孝顺,知道体贴老人,总想着让他们过上最好的日子,每年会把他们接到成都过年。
  邱光华曾对记者说:“每天晚上,我都担心父母担心得睡不着。但我是一名党员,是周总理招的中国第一批少数民族飞行员。遇到困难冲锋在前,是共产党人的职责。在人民需要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舍小家顾大家。”是共产党员的身份,给了他无限的勇气去直面任何困难,甚至是放弃自己的亲人,放弃自己的未来,放弃自己的生命。
  成都军区总医院副院长顾建文按说是不用到灾区一线来的,来到这里完全是因为他在后方坐不住。
  记者到医院采访的当天,顾建文刚熬了一整夜,为一个被埋了196个小时的幸存者做手术,随后又叫来自己的妻子照料一个在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四岁孩子。听说记者要去震中采访,一夜未合眼的他又收拾了急救箱一起出发。劝他回去休息,他说:“现在哪有休息的心,我跟你们到灾区去看看,能抢救多少人就抢救多少吧。”
  去往灾区途中,记者和他聊了几句。“你肯定是共产党员吧。”“我没说过吧?你怎么知道?”“只看你一眼我就猜到你是共产党员了,党员都冲在最前面。”“党员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老百姓需要咱,就义不容辞。”他淡淡地说。正在这时候,他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一位战士在给老百姓送大米的时候被飞石砸中造成严重骨折。一下子,他就掩不住自己的焦虑,不断地看时间。终于到了目的地,他背着急救箱就跑,完全不顾余震和身后滑落的飞石。
  共产党员:居安思危 临危不乱
  能否做到居安思危、临危不乱是对党的执政能力的检验,也是对共产党员高尚品格的检验。灾难不期而至,党员们要做的就是把灾难造成的损失减到最小最轻。  
  “5月12日下午,地震发生时,6年级2班的教师廖兴华和学生正在四楼补课,我看见廖兴华突然在四楼上闪了一下。我正想冲上楼去,一声巨响,瞬间另一侧的四层楼垮成了一层楼。”“余震还在继续,我在下面喊:有人没?廖兴华丢下一个纸团,上面写着23名学生的名字。几分钟的时间,廖老师飞快写完所有学生的名字,显然他是做好了死的准备。”
  这是什邡市蓥华镇中心小学52岁的校长何章明写的惊心动魄的地震日志。他没有写到自己,不过学生们不会忘记大地晃动时,何校长怎样从家中磕磕绊绊跑到学校,用肩膀顶起梯子,及时挽救了他们的生命。
  “今年的六一儿童节,我不要礼物,何校长就是我最好的礼物。那天我还要去做志愿者,帮助其他受灾的小朋友。”劫后余生的12岁女孩高露眼含热泪说。
  至于何章明自己,则把学校652名师生全部无恙归结于表面上看不见的原因。
  “首先是我们学校3点钟上课,地震发生时教学楼里只有23个人;其次是我们的教学楼抗震能力还行,我赶到的时候四层楼刚刚垮了五分之一,只是楼梯已经塌了,我让大家搭成人梯爬到三楼,再用梯子接引他们下来。”梯子不够长,何章明就用身体顶上去,直到23人一个个踩着他的肩膀平安落地。
  听周围的群众说,何章明做校长不久,请了镇里一位老人监督学校的教学楼建筑工程。当时全镇风传老人是因为何章明亲戚的身份才得了这一肥差,结果正是这名老先生,天天带着一把榔头敲打刚砌的墙基,找出许多质量隐患,先后换了好几个建筑公司才完成此楼。
  如果说蓥华镇中心小学成为废墟中一片生命绿洲多少出于幸运,那么四川安县桑枣中学2200多名学生的及时逃生就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是全县中考成绩第一的学校,生源广大。人数最多的班有80多名学生,最前排的学生几乎坐在老师下巴前。
  桑枣中学紧邻北川,地震发生后,校长叶志平还在绵阳,他疯了似地赶回来冲进学校,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8栋教学楼部分坍塌,全部成为危楼。他的学生,11岁到15岁的娃娃们,都挨得紧紧地站在操场上,老师们站在最外圈,四周是教学楼。老师们迎着他报告:学生没事,老师们都没事。55岁的他,浑身一软,激动地哭了。
  学校在20世纪80年代中盖的教学楼,是“豆腐渣”工程,“楼盖好了,老师和学生谁也不愿意搬进去”。当时,叶志平还是普通教师,是学校为数不多的党员之一,别人不敢搬,他只好带头搬。刚搬进去,新楼的楼梯栏杆都是摇摇晃晃的。“新楼的楼板缝中填的不是水泥,而是水泥纸袋。”叶校长接任后,靠一次次“化缘”加固实验教育楼,盖楼花了17万元,加固却用了40多万元。在这次地震中,“他最为担心的那栋他主持修理了多年的实验教学楼,没有塌,那座楼上的教室里,地震时坐着700多名学生和老师。”对新建的楼,叶志平的要求更严。楼外立面贴的大理石板,他让施工者给每块大理石板都打四个孔,然后用四个金属钉挂在外墙上,再粘好。因此,大地震中,教学楼的大理石板,没有一块掉下来。
  加固之后,叶志平仍然不放心:整个学校的救生通道只有一条,一旦发生火灾之类的危险,后果不堪设想!从2005年开始,他便组织全校每学期进行一次紧急疏散演习,每个班的疏散路线、楼梯的使用、不同楼层学生的撤离速度、到操场上的站立位置等,都事先固定好,力求快而不乱,井然有序。
  正是叶校长“牛”一般的执著,赢得了这场抗震救灾战役的胜利。叶校长以他一以贯之的“认真”,挽救了2000多人的生命。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