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字构建城市文化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6月05日15:15   文艺报 立极 张波
在散文集《独语东北》获得第三届鲁迅文学奖之后,素素的新作《流光碎影》问世了。在她的笔下,一座城市尘封已久的前尘往事被挖掘出来,擦拭还原出固有的光彩,呈现在人们面前。在辽宁,这是少有的一部集厚重和通俗于一身的方志性文学作品。  
  《流光碎影》蕴藏了深厚的文化底蕴,犹如文字堆砌而成的一座城堡,散发出历久弥新的典雅魅力。很多人常说大连没有文化,事实上,中华文明史的每个时期大连都没有缺席。到了近现代时期,更是“一个旅顺口,便是中国的半部近代史”。素素认为大连文化由移民文化、土著文化、殖民地文化三部分组成,前两者属于本土文化,后者属于外来文化。该书让人们看到诸多被还原了的历史片段,起到了为大连文化正名的作用。历史的悲喜剧都是人类文明进程的章节,过去人们总是对那段苦难历史抱着仇恨和敌视的态度去审视,但从人类文明史进程的角度来说,国人的苦难也是人类的共同苦难,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悲剧。《流光碎影》试图用更平和的心态对大连历史进行解读,这样的文化解读才显得更有分量和深意。  
  《流光碎影》不是一部史书,但它如同大连诞生发展的一面史图墙。文化总是随着人类的不断进步而发展,尽管艰难,却如春风野草连绵不绝。距今一万七千年至四万年,大连瓦房店古龙山就出现了人类活动的痕迹;距今六千年前,在广鹿岛小珠山开始出现村庄,大连的历史竟然如此悠久!随着州卫、驿站、港口、炮台陆续出现,却没有消减民族、国家之间的战争,每一声呐喊和炮响都让国人们揪心裂肺。然而,读书人却秉承“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信念,在这硝烟散去的间隙,书院和书库顽强诞生。清代辽南出现两大著名书院,金州的南金书院和复州的横山书院,为家乡培养了诸多人才。大云书库是大连文化史上的一个传奇,它的主人罗振玉塑造了王国维,“因为有罗氏,王氏成了世界级的大学者”。而大云书库,也使罗振玉成为中国近代档案学的创立者。同样精彩的笔墨也铺陈于旅顺口,时逢乱世,各种各样人物诸如溥仪、李鸿章、川岛芳子、乃木希典等,五光十色走马灯般出现在大连的舞台上,凸现出复杂的人生轨迹和性格。  
  大连的建筑之美,是到过这个城市的人们所共知的。如今徜徉在“浪漫之都”中的年轻人,大多不知道他们走过的建筑和广场都有一段悠久且精彩的故事。这些故事可能并不有趣,甚至非常沉重,但却成为永恒的历史。旧大连的城市建筑是有层次变化的,建筑风格也是不同的。可以说,建筑就是城市的编年史。从《独语东北》到《流光碎影》,素素都格外钟情于用建筑来诉说情感。在书中,作家通过对石棚、书院、古港、官邸、广场、花园等一座座建筑的描写,叙述了辽南的乡土史和大连的城市史。只有实物才能更真切地反映历史,建筑蕴含了城市的信息,它最能体现生活中日常情节。而通过散文的形式,用建筑来诠释大连的文明史,更容易让读者走进大连的过去,继而唤醒市民对大连文化遗迹和特色建筑的保护意识。  
  流光,指的是时间;碎影,指的是建筑。之所以碎了,说到底,都是因为时间。在《流光碎影》里,既有悠久历史,又有人文情怀;既有金戈铁马,也有悲歌慷慨……它是大连历史的艺术化描绘。作品甚是厚重,其中的历史思辨与艺术水准,需要人们细细品读才能窥其全貌。读后让人感受到的不只是流光碎影,而是大浪淘沙后金子般的凝重与彩虹样的绚丽。作家作为大连本地的文化人,把历史尘封已久的记忆小心挖掘出来,是作家的责任使然,目的为了这个城市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流光碎影》把一个城市独有的地域文化展现在世人面前,当之无愧地成为构建大连城市文化体系的奠基之作。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