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河的诉说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30日12:05   付黎明
——孟庆龙中短篇小说集《干姐》欣赏
    
    袤的苏北平原,一条小河蜿蜒穿过,清澈、碧透的河水波光粼粼,映照着两岸辛勤劳作的男女老少;水中鹅鸭畅游,浪花飞溅,岸边垂柳婆娑,村庄错落,安祥、静谧的河水,年复一年日夜流淌着,那跳跃、闪动的水花卷裹着苏北人们生活的希冀与悲怆、困惑与遐想;春华秋实,日月更替,清净的河水滔滔不绝向世人倾诉着在它身旁发生的那些令人盈泪难忘、揪心回肠的悲欢离合……这,就是作家孟庆龙笔下的小武河;这,就是作者十几年呕心沥血从心底结晶的中短篇小说集《干姐》中呈现出的优美、淡雅、恬静的背景画卷。
    “悠悠岁月,亦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以诉说,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翻阅着作者的小说集,其中有反映社会现象、讴歌军旅生活的作品,有描写爱情经历、表现人性壮美的内容。处处体现了作者关注社会、关注人生,对现实社会的体察与思考。一次次被其中跌宕起伏的情节特别是浓郁甘冽的苏北风土气息所感染。
     幽静的武河既有骆马湖的涟漪,也有京杭大运河的波纹。是武河水,滋润了作者灵悟的文思,灌注了作者奔涌的血脉;是武河两岸的沃土,养育了作者的生命;还是武河旖旎的风景,激活了作者创作的灵感。因此,作为回报,从乡村文学青年到戎马军旅的战士,从军旅作家到新闻工作者,变化的是生活倥偬的足印,不变的是这条武河的流动线始终贯穿在他的作品中,缓缓流溢,潺潺作响,并随着岁月页码的翻阅,盈动不息。正是庆龙这种对故乡水土不尽的追思和对家乡百姓永恒的感念,才使《干姐》这部小说集有了芬芳的乡土气息,才能从字里行间迸发出令读者刮目心动的亲情浪花。
    在生活的积淀中挖掘素材,在曲折艰难的跋涉中汲取营养,在“武河”里游弋以寻觅深埋的激情,我想,这是庆龙中短篇小说创作的要诀。从上世纪80年代初到90年代末,近20年创作的轨迹可以窥出,涌动的武河水和两岸的沃土,铺就了小说作品瑰丽的底色。在《秋的诉说》中,乡村少年的“我”和“你”踩着月影,徜徉在武河旁:“旁边,灰朦朦的麦田正散发出诱人的麦香,并无边无际地朝着周围黑黝黝的村庄延伸而去。村庄静谧在了暖暖的暮霭里,无声无息地润浸在了梦乡。也润浸着一对孤单单的少男少女。我们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着。只有夏夜的热风缠裹着温柔,浮浮躁躁地绕来绕去,绕得我产生了许多美好的幻觉和遐想”多么恬适的画卷,青春美妙的梦想只有在这种氛围中方能飘出。《秋在小武河》里,作者是这样描绘小武河的:“秋天,绿柳成荫,小河两岸树影婆娑,河床里粼粼碧波,不时有鹅鸭在水中窜来窜去,撕扯得河里倒影的树儿摇摇晃晃,鸭呀鹅呀仍不时潜入水底……美得岸上的娃娃们都嫉妒得不时拿起砖头瓦块向鸭呀鹅呀的方向掷去……”“汗”和“茧”终于被诱人的风景撩拔得寂寞难耐,在这个季节里举行了婚礼。在《岁月的河》中,喝着武河水长大的光棍汉“根”把从武河里打来的鱼施舍给要饭的女人,原始人性像河水一览无余。在《干姐》里,作者扑捉小武河的美:“河水如天蓝色玉带嵌在村子中央,为村子带来了诗意美”,总之,作者巧妙地将生动的情节置于武河的底色之上,使小说倍添亮色,读罢令人长久回味。
    语言纯朴自然,结构紧凑咬合,风格亦庄亦谐,人物心里描写细腻婉约,读之思之,产生共鸣。
    苏北自古地灵人杰,“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就诞生于宿迁,文人墨客更不乏其人。愿庆龙饱蘸武河水的妙笔激活创作的文思,愿武河水永远在读者的心田中流淌。
   
    (刊载于2003年1月4日《潍坊晚报》“书山樵语”副刊、2003年《齐鲁文学》“孟庆龙作品研究”专栏。收入2003年小说选集《干姐》再版一书)
    注:付黎明,青年文学评论家,中国民盟盟员。
   
    轮不到咱潇洒
    ⊙通讯员  万玲瑞  沈志明  记者  王玉金/文
   
    30余万字的文学作品、“一级面点师”的职称,外加一部14万字的《中西面点制作技术》专著,记载着小孟当兵13年来的刻意追求,也给立志成才者带来一串有益的启示。
    
                                  一 
   
    或许是祖祖辈辈勤劳淳朴精神熏陶的缘故,在当兵13年的历史里,他没有吃不了的苦,也没有受不了的罪。刚入伍时正值数九隆冬,沂蒙山区的训练场上,雪飘风吼,大伙都跑回屋里围着火炉烤火,他却仍然趴在雪地里练瞄准,两只耳朵被冻得紫黑……连长说,小孟这个兵行,是个好料。
    新兵训练结束,小孟竟获了两个连嘉奖和一个营嘉奖,还当上了团里的“学雷锋标兵”。那些乘坐一个车皮来的老乡战友说小孟你真行。他说,行什么?比咱干得好的有的是。吃苦能干爱学习,还挺谦虚,这些博得了军招待所所长的欢心,并很快就把他挑走了。 
   
                         二 
   
    军招待所与连队伙房差别不小。在这里,小孟才知道,炊事员并不都是只会烧火做饭的人,里面还有厨师呢!他想当个厨师。星期天进书店,他把自己那包了好多层纸的百十元钱带上,买回了《中西糕点大全》、《西餐烹调技术》、《国宾馆点心谱》等一大摞书。这些书,成了他以后生活中的伙伴  ,学知识长学问的老师。
    一位老志愿兵见小孟白天干活晚上看书,人累的面色憔悴,心疼地说:“甭这么玩命,在军招待所,只要干的能说得过去,别出什么岔子,转个志愿兵不成问题。”小孟说:“那不行,咱什么出身咱清楚,不学点真本事哪成?”部队地处潍坊市区,这里的“杠子头火烧”、“桃酥”、“琵琶羹”等风味小吃颇有名气。小孟心怀虔诚,一一拜师,将这些技术学到了手。
    五月的青岛,风光秀丽,游人如织。黄海饭店像一颗明珠镶嵌在青岛黄金海岸上。小孟身背背包,大汗淋淋地来了。经部队出面联系,他将在这里进行为期四个月的学习。负责代他的师傅把青岛名胜风景的位置都告诉了他,让他星期天出去玩玩。小孟嘴上感谢师傅的关心,心里却明白,领导给争取这次学习机会不容易,现在哪有心思去玩呢!白天,他如饥似渴地学习;空闲时间他主动打扫卫生,帮师傅洗洗衣服;夜晚,他又仔仔细细地整理学习笔记。整整四个月,青岛市的风景名胜区没有留下他的一个脚印。小孟的吃苦耐劳精神和顽强的学习毅力,赢得了师傅们的高度赞扬,纷纷向他传授真经,使他很快学会了中西面点的制作技术。这些,为他后来获取山东省“一级面点师”职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三
         
    1985年5月, 原总后勤部部长洪学智来部队视察时,品尝了小孟制作的面点后大家赞赏:一个好的士兵,最重要的就是要在自己所从事的专业上有所成就!首长的鼓励,成了他继续攀登的动力。一位领导见了小孟说,你不简单,连军委领导都表扬你哩!小孟说,人家首长那是随便说说而已,咱没啥本事。
    这一年,小孟双喜临门:肩头上扛上了专业军士的红牌牌;获得了山东省商业厅颁发的“一级面点师”证书 。战友们替他高兴,说:“行了小孟,该得到的都得到了,也该轻松轻松了。”尤其是在甩扑克、打篮球缺人时,大家硬拉他去凑数。他的领导也关切地对他说,干一天活已经够累的了,晚上就别趴在那里写呀写的,打打球、玩玩扑克牌放松一下。
    打球、玩牌,小孟不是不想参加,而是实在不会。因为他的心思从来都没用在这里过。看到别人该干就干,该玩就玩,一天到晚有说有笑的神态,他心里很羡慕,可他又是位能分清粗细的兵。他知道,自己一没有兼官就职的父母可依赖,二没有地位显赫的亲戚可“沾光”,一切都要靠自己凭实力去争取,哪怕是企求一点微小的收获,也必须靠出力流汗去争取。因此,在他的心里早已形成了这样一个信条:咱没资格玩。 
   
                          四
     
    他仍然用看书学习度过业余时间。招待所经常住进一些文人墨客,他在为人家搞好服务的同时,也试着讨教创作奥妙,试着将平时积累的生活素材写进作品。天长日久,报纸杂志上居然有了他的作品,居然成了一位“能写文学作品的炊事员”。几年过去了,他竟发表了30余万字的小说、散文和诗歌。前年秋天,军区机关某招待所想调个能独当一面的炊事员。千筛百选,小孟被点了将。在省城济南,在军区机关,人生地不熟,不少人可能会因此而感到别扭。可这正和小孟心意,工作完毕,回宿舍看书写稿子。这样,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找到了自己的乐趣,也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生活座标。金秋,在累累硕果挂满枝头的时候,他被山东省散文学会、山东省作协分别吸收为会员。
     在泉城工作生活三年,他最熟悉的线路有两条,一是去火车站,二是去省文化部门,至于去商场、公园乘哪路车,他一概说不清楚。有次家属临时来队,提出逛逛商场,竟把他难住了,不得不向一位新兵打听:“济南百货大楼在哪里?” 
   
                           五 
   
    在小孟所在单位,大家对他的生活方式意见不一,有的对他敬佩,说他工作之余坚持学习写作有毅力;有的则说他早起晚睡吃苦受累不值得,认为他活得太累。一位熟悉他的战友同他开玩笑说:“现在有支流行歌,叫《潇洒走一回》,你能不能也潇洒一回?”小孟挺认真地说:“轮不到咱潇洒。”
    现在,小孟还是老样子,该工作照常工作,该学习照常学习,该写作照常写作,见了人照常毕恭毕敬。
    哦,前面忘了交代一下,小孟叫孟庆龙,现在是军区政治部接待室餐饮部主任。
   
    (刊载于1993年7月2日济南军区《前卫报》第四版,收入2004年小说选集《干姐》再版一书)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