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自己熟悉的东西是一条成功的捷径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30日11:27   黄国荣
——致孟庆龙的一封信
   
    庆龙乡友:   
    《干姐》早就收到了。今年的春节对我来说,不是个好日子。母亲患癌症,医治两年,终因扩散不治,节前离开了我们。儿子到老,终归是母亲的孩子,母亲走了,儿子再大,也终归是没娘的孩子,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加之公务缠身连续审读了几部长篇小说,有非常不错的,更有不尽人意的。自己的第三部长篇《街谣》杀青,交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有这一些理由没能早读你的《干姐》,我想你会理解的。
    收到《干姐》,捧着这沉甸甸的36万余言的书,你那精干机敏、勤快活泼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动。每年都有不少部队的文学青年,来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帮助工作。他们一边帮着编辑部做些编务杂活,一边读稿,一边学习。在这些文学的圈子里感悟文学。一晃就快10年了,小伙子庆龙长大了,如今有了这么一部厚厚的书,可贺可喜。
    书没有全部读完,但你要倾注和想要表现的主旨已经让我感受到了。对部队来说,你似乎壮志未酬;对故乡来说,你仿佛眷恋无边。你敏锐地抓住了经济体制变革给社会、给人性带来的影响变化这一时代的脉搏,竭力在诠释人生的价值。无论是《秋的诉说》中美的死,还是《土地》中小武河失去土地的痛苦。无不是时代现实的写照。你有相当的篇什写了各色各样的情和爱。《肿瘤》也好,《兵妹阿菊》也好,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掺进了钱和利,都受着权的支配。写自己熟悉的东西,是一条成功的捷径。之所以,你的作品中,都能透出那种现实的气息,正在于你生活在这种现实之中,思考在现实之中,关注着身边的现实。一个作品失去了现实性,也就失去了他的文学意义。
    一个人一生中,总在不断地伸出自己的手,想去够自己暂时还够不着的东西。你说这是追求也好,说这是欲望也罢,说这是虚荣也行。想摘取总比什么也不想去够的要好。关键不在于伸不伸手,不在于去够不去够,而在于如何伸手,如何去够。写作确是件无穷无尽的苦活儿,既然想加入这行列,那就准备吃苦罢。
    书的编校不甚理想。也可能是职业病,看到错别字,就如同吃香喷喷的白米饭突然嚼着了沙子一样难受。像“之所以”成了“只所以”,“容量”成了“溶量”,“说客”成了“睡客”。做一本书不易,要尽量把它打扮得漂亮一些,因为书是给人看的,让人欣赏的,尽量以美悦人。草草给你写这些,以表示对你的祝贺。
                     顺致
    春安!      
           黄国荣
                                 2002年4月24日于北京白石桥
   
    (刊载于2002年5月18日《潍坊晚报》“书山樵语”副刊、2002年10月《齐鲁文学》创刊号“名家话《干姐》”专栏。收入2003年小说选集《干姐》再版一书)  
    注:黄国荣,55岁,江苏宜兴人,当代著名作家。1978年开始文学创作,著有长篇小说《兵谣》、《乡谣》、《街谣》,中篇小说《履带》、《尴尬人》及小说集《蓝色的梦》等,约200万字。由山东电视台根据同名小说《兵谣》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播出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作品曾多次获全国奖和全军文艺创作奖。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和解放军文艺(昆仑)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大校军衔。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