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可以写出更有分量的作品的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30日11:27   孟伟哉
——致孟庆龙的一封信 
                  
    庆龙:      
    你好!你的信及书《干姐》都收到了,谢谢!
    颜宝臻教授(天津美术学院研究生导师)是朋友,他向你谈起我很好,否则我们很难联系。
    我对家谱不熟悉。别人给我写过也记不住。我的祖父辈是“昭”字辈,我的父亲孟守义的“守”字,我都不知道在不在谱系里。别人给我算过,我也属“庆”字辈。我们虽年龄有异,但辈分相同。
    我今天才坐下来读你的作品,先读了代序和《干姐》这个短篇,觉得挺美、挺好。语言好,思想敏捷,还有幽默感。
    我生于1933年,山西洪洞人。
    在朝鲜战场上我们被敌军包围时,有一个江苏邳州的新兵(十几岁),他一直想同我们一起突围,不知道最后出来没有。这孩子我一直记得,最近在《昨天的战争》的后记中写到他,我还很难过。我从他那里第一次知道邳州。
    你当过十几年兵,我们有共同语言。你干编辑、记者,我们也可以说到一起。我也干过这些。
    你们潍坊有位作家,名字我一时记不起了,我主编《当代》时发表过他两篇作品,后来他就由农民转为城市户口,成为当地作者了,他的名字中似乎有个“维”字,我可能记错了。
    你们那里还有一位作者几次寄稿给我,我也给他发了,他后来还在《人民日报》发过东西,我也记不得名字了。你看,我跟你写的那个转业的营长差不多,干了“好事”不记账。
    你写的东西不少。我看你完全可以写出更有分量的作品。
    我这名字是1940年我父亲牺牲后由一位乡村革命知识分子(我外祖母村的人,我称舅)给起的,当兵以后开始启用。我后来理解,这是一个地下党员对一个烈士后代的一种感情寄托。
    收到你的信和书很高兴。我把家里的电话和住址给你,以后我们可以多联系。  
    祝你好!             
                                孟伟哉
                               2002年4月16日于北京芳古园
   
    (刊载于2002年4月27日《潍坊晚报》“书山樵语”副刊、2002年10月《齐鲁文学》创刊号“名家话《干姐》”专栏。收入2003年小说选集《干姐》再版一书)
    注:孟伟哉,著名作家、当代画家。曾任职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主持中国文联工作)、中央文艺局局长、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创办并兼职《当代》大型文学双月刊主编)及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等职。著有长篇小说《昨天的战争》(上、中、下卷)、《访问失踪者》,中短篇小说《逃兵戈尔巴托夫》、《战俘》、《旅人蕉》、《一百名死者的最后时刻》等数百万字,其中《旅人蕉》等多部小说被改编拍摄成影视剧;同时还出版有散文集《人在风云幻化中》、诗集《孟伟哉诗选》、文论集《作家的头脑怎样工作》与画集《我的画》等,多获全国各种文学奖。作品多被译成英、德、俄、日、朝及西班牙等多种文字。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