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没有“感觉”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3日01:45   宋丽霞
——读孟庆龙长篇小说《感觉》的一点思索

    
    现在是夜里十一点十分,平时这个时间我早就睡了,但今天却睡意全无。长久以来总有想写点东西的冲动,但身心总是浸泡在世俗的喧嚣中,无有片刻宁静,这一年来我没有写任何东西。曾几何时,写作已不再是我生活的重心,事业上的发展成了我终日追求与奋斗的目标。“宋丽霞,最近又写了些什么文章呀?”诸如此类的见面问候,好像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吧。想写,却一直懒的动笔。我想,诸如我这般懒人好像无法胜任创作这项艰苦的劳动吧。因此这想法,就像岩浆一直在地底流动,却不知什么时候才有足够的力量喷出地面。今天当合上孟庆龙老师新出版的长篇小说《感觉》后,我坐到了书桌前,打开了电脑,开始在键盘上敲出早已陌生的文字。我仿佛又找到“感觉”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读孟老师的作品了。以前就曾读过由中国三峡出版社出版的他的中短篇小说集《干姐》,该书于2003年8月再版。按理说,今晚我想静下心来写点东西的想法是由《感觉》带来的。写一篇读后感最为合适不过,就像这文章的副题一样。可这个想法很快被我否定了,因为在《干姐》的精装本中,我看到了一长串耳熟能详的名字——李存葆、孟伟哉、黄国荣、李贯通等大作家都为《干姐》写了序或者是书评,并对该书的人物刻画、情节描写都做了详细的点评,可谓面面俱到。于是就想,《感觉》的出版肯定又少不了有名家所写的书评。既有大家在上,我这无名之辈还是省些力气,免得到时有孔夫子面前卖文章之嫌。多想想明天如何拿下订单才是明智之举。这会我才明白了诗人李白为什么会有那句“眼前有景道不得,早有崔灏在上头”了!我不敢借诗仙抬高自己,但也要狗尾续貂改上两句“眼前好书言不得,后有名家在上头”,总不为过吧。因此,描写当代红尘世界男人心态的长篇小说《感觉》中的“感觉”,还是大家自己慢慢“感觉”吧,是甜,是酸,还是苦,一尝便知。
    毫不讳言地说,写作,曾一度成为我上学时的最爱。成天埋头写诗啊,散文啊,甚至编小说啊。长短不一,取悦的完全是自己,全部读者也仅限于我们班女生,但我还是写,没日没夜。高中时我曾在一家省级刊物发表了一篇关于校园生活的文章,一个外省的读者给我写信,说我如果坚持写下去,终有一天会写出像郁秀的《花季?雨季》那样受欢迎的作品!!记得大学毕业时,有一男生在我的留言薄上写下了四个字:“耐住寂寞”!看后大吃一惊,尔后有些生气,把我当成什么人了?!看着我的反应,他笑笑说:“别误会,不是那个意思。梅花香自苦寒来,就因为她耐住了寒冷独自开的寂寞,才能在冰雪里怒放。踏上社会了,许多事情都不可能像我们希望中的那样顺利,但无论做什么,碰到什么挫折,都要守住信念,耐住无人喝彩的寂寞,相信自己能行,你才能等到云开月明的那一天。”就在毕业那一天,我学到了大学三年时老师没教过自己也不懂的知识,受益匪浅。时至今日,当初男同学的这番话仍然清晰在耳。可是我终究也不是郁秀,写作是很乏味枯燥的事情,整日与文字相伴的日子是不可想象的,我耐不住这份不知何日才能写出点名堂的“寂寞”。因此选择了喧嚣,走入社会仅半年,我就停了笔,放弃了这个伴我多年的爱好。从此写东西成了别人的事情,我则成了别人文章的读者。就像今天读《感觉》一样。
    在这灯红酒绿的物质社会里,房子、票子、香车、美女等数不胜数的世俗诱惑,正以前所未有的张力冲击着人们原本脆弱的心灵。人人都在忙着赚钱,忙着生活,忙着出人头地。因此现在不带功利色彩只为写作而写作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如果有,孟老师应该算上一个。他在《甘苦自知读书人》代序一文中写道他“安于斯,守于斯,耐起了寂寞,喜欢起了安静,安静了,便有所思所想,有了读书写作的瘾。耐得住寂寞的禀性,就是读书写作人的德性儿。” 于是,他当兵时写,转业后写,一写就是二十几年,梅花香自苦寒来,现在他终于从寂寞中走了出来。把《干姐》和《感觉》两本书带到了人们面前。《干姐》37万字,《感觉》32万字,书里面字字是汗水,是心血,是执著,更是一个孜孜不倦劳动者无言的述说。
    现在是十二点零五分,今晚我找到了失去已久的想写东西的“感觉”!可回过头去看看,离自己最初想写《感觉》读后感的思路相去甚远。管他呢,信马由僵,跟着自己的思想,跟着自己的“感觉”写吧!
    看来,无论是生活还是写作,都不能没有“感觉”。
                                        写于2004年8月13日夜于潍坊
    
    (发表于2004年8月20日《红袖添香》文学网版专栏、2005年《故土》第3辑)
    注:宋丽霞,网络专栏青年女作家、诗人,发表有短篇小说《落花流水》及散文、随笔、诗歌等作品多篇。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