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困惑与无奈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3日01:45   赵鹤翔

                        ——读孟庆龙长篇小说《感觉》
                             
    
    爱恨情仇人皆有之,不同的时代(社会人生),不同的经济、政治和道德观,以及人的性格、志趣的各异,无不赋予爱情不同的资质和烙刻出不同的印记。这个人类心灵的精魅,既神圣美好,又光怪陆离,它制造了诸多的人间悲喜剧。然而在社会大变动的今天,人的精神生活呈现出多元价值取向的今天,爱情却仍然处于困惑与无奈的境遇中,令人不得不产生诸多的思考。
    孟庆龙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感觉》(作家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对当代爱情的艺术描写和诠释,颇具时代感。他对诸多人物鲜活的人生百态的描写,较有高度和深度地展现了社会大变革时期诱发的人文伦理思想与爱情观的大转换,其合理性毋庸置疑。
    社会的巨变和人文理念的裂变都是痛苦的,它们的胶着和撕裂,微妙的碰撞和嬗变,无不关涉社会重组和触及每个人的心灵深处。试想:当人们吃饱了喝足了之后,又卸下“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那个有形的和无形的羁绊,人们自然会想:真正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深重沉雄的封建滞后性、惰性力,必然与新生的爱情观血肉相搏,又必然产生挣脱羁绊获得自由的愉悦,也必然会有许多剥离的阵痛和没完没了的悲哀、困惑和无奈。武煜梦与文玉洁的所谓爱情婚姻家庭,以及老乡(军医)的悲剧,更多地是受制于那个“一穷二白”的社会落后;温秀丽,米,新疆女孩司马雅琼,虽然在她们身上展现了短暂的美好,但那却是无根基的一现昙花,倏然即逝的一缕霞光;东北女孩为生计出卖灵与肉,更与爱情沾不上边。新的光明在哪里?只能靠社会的进步和人的精神升华。
    主人公武煜梦由青年知识农民入伍,精明的他干一行爱一行,成为享誉部队的烹饪师,他热爱文学,又成为专业作家,使他羁旅的人生经历令人信服。但他的情感历程跨度巨大,他对事态人生的历炼是多方位多侧面的,他对爱情真谛的思考和体味也是深刻而至味的。由于生活场景的变换,新鲜生活的注入,新人物新面孔的迭次而来,于是引发了诸多悖论和不适应。比如他与妻子(一家)的无奈境况。离婚不成,出走边陲就对吗?传统道德在这儿形同“软肋”。不过,我们从作家的故事中,却看到了新的生活波浪与火花,虽然不可避免的也有一些负面的污浊。这就是当今之人的情感历程。也是许多人正在自觉和不自觉地于人生大舞台上演着的人间喜剧与人间悲剧。这类脉冲和律动,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它探测人的心灵,更触及到人的心灵深处,从而也便构成了这部长篇的成功要点。
    语言的洗炼,既干净但又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对爱、性、友情加亲情的描写,既突出了心理描写且手法多多,对不同板块色调的界定,分寸的把握,都比较合乎情入乎理,足见作家对社会生活的把握和运用语言的成熟度,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最值得称道的还应该是,作家对这部长篇的成功结构。时兴的“解构主义”之谓,大约不是不要一切结构。阿?托尔斯泰说过“长篇小说的艺术是结构的艺术。”试想,建构一座房子或宫殿,无任何结构将怎样矗立起来?《感觉》的“伞形结构”,使主人公亦即作家本人,便处于“伞柄之位”,他把社会生活、人物命运际遇的画面辐射成伞的“圆”。虽然这种结构冲决了时空范围,让读者在作品里看不到“长线串珠”式的时空线条秩序,但作家却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形成一架看不见梁椽的隐形“无梁殿”,直到最后,每个人物的命运却清晰可辨。作家对这部长篇苦心经营8年,想来在结构上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吧!
                                                        2004年金秋于济南
   
    (刊载于2004年10月29日《潍坊日报》北海周末?“书海拾贝”专版、2005年11月《齐鲁文学》“名家评孟庆龙”)
     注:赵鹤翔,当代著名文学评论家、作家。曾任《大众日报》文艺编辑、《泉城文艺》杂志社副主编、济南市文联创作室主任等职,著有《赵鹤翔论文选》及中短篇小说等著作多部。曾获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等各种奖项。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