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爱情好沉重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3日01:45   吕家乡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白居易:《长恨歌》)这种悲剧性几乎是从中国到外国的古典爱情故事的共同基调。那么当前的新潮爱情是怎样的呢?在流行歌曲里,那是浪漫潇洒轻松欢快、无比美妙、无怨无悔的。不过稍有爱情经历的人都知道,这些唱词就像“心想事成”之类的吉祥话一样,是不能当真的。青年作家孟庆龙的长篇小说《感觉》(作家出版社2004年5月)写的是当前现实生活里的爱情,也写得真切丰满,写得酣畅淋漓,他如实地告诉读者:原来真正的爱情是如此沉重!
    爱情的沉重来自两个相互联系的方面。一是生存环境的制约。爱情只是生活的内容之一,不可能从生活网络中剥离出来孤立地存活,尤其是对于底层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生存、生计问题还是头等大事,爱情婚姻不能不屈居于从属地位。本书中不仅军医老乡的爱情悲剧是如此(那是由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温秀丽,米,文玉洁,这些女性在确定“终身大事”时的思路也是如此;夜总会里的“东北女孩”和“新疆女孩”(见第十五章)的想法、做法更是如此。只有那些摆脱了生存、生计之忧的少数人,才可能真正把爱情当作爱情来对待。成了作家的武煜梦,在商海里有了弄潮本领的雨冰清,应当说有了这样的资格。无奈这时已经是“春潮带雨晚来急”,武煜梦已经是有妇之夫而且做了爸爸,雨冰清面对的情敌竟是自己的亲如姊妹的好友,因此武与雨两个相爱的人并不能无所顾忌地尽情相爱,而是无可逃避地经受着灵与肉、道德感与欲望之间内心矛盾的折磨。正是在这种内心矛盾的展示中,小说作者显示了他的当代精神和传统美德统一的价值取向,也显示了他的挥洒自如又节制有度的艺术功力。
    小说主人公武煜梦是一个富有生活血肉而又丰满有厚度的人物形象,他出身于苏北农家,18岁参军,几年后转为志愿兵,奉命到某军招待所任炊事班长(对外说是“餐饮部主任”),学了一手高明的烹饪技术,考上了厨师职称,又悄悄地练习写作,在刊物上发表了作品,不久转业到地方宣传部门工作,又转到渤海市文联成了专业作家,这时他才30多岁。他的年纪虽然不算大,人生阅历却是相当丰富的。再加上他的作家身份和名气,使他能够和方方面面、上上下下的人们接触,因此小说就能很方便地通过他的活动把当前官场、商场、文坛的百态呈现出来。在爱情的甘苦上,武煜梦也有非比寻常的刻骨铭心的体验。他和女同学米的纯真爱情的夭折,他和狂野又善良的少妇温秀丽的偷情和分手,他和妻子文玉洁之间的和和美美与磕磕绊绊,他和雨冰清之间的相互吸引又有所克制,甚至他和三陪女郎“新疆少女”的短暂的萍水相逢,都不断丰富着也深化着他这位作家对于爱情的体验和思考。作家总是敏感多思的,这使小说中大量的心理描写和主人公身份显得十分协调。心理描写不但手法多样(有内心独白、心理剖析、幻觉、书信等等),而且和故事情节融合无间,读起来毫不感到冗长枯燥。在社会人生中写爱情,通过爱情这个窗口写社会人生,这使小说内容有了厚度。兼顾心理描写和故事情节,既避免了静止的心理描写的冗长感,又避免了故事情节线形推进的陈旧感,使小说既有可读性,又有艺术上的新意。
    当然,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无论社会历史深度还是人性和心理深度都还有加强的余地。我期待着孟庆龙新的自我突破。
                                          2004年仲秋于山东师范大学
   
    (刊载于2004年9月10日《潍坊晚报》“艺文流风”副刊、9月13日《徐州日报》B3文化版、2004年第2辑《故土》、2005年11月《齐鲁文学》“名家评孟庆龙”)
    注:吕家乡,当代著名文学评论家。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著有文学评论著作多部。其散文集曾获齐鲁文学奖。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