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者的色调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3日01:45   纪学
——读孟庆龙长篇小说《感觉》

    
    古往今来的中外小说里,很有些奋斗者的人物形象,不论男女,也不论善恶,皆因处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环境,其身上闪射出来的色调自然不尽相同。不过总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大都来自于社会的低层,通过自己的聪明、努力和手段,摆脱了原先的生活状态,争得了或者显要地位或者赫赫名声,此后便又陷入新的困惑和无奈。孟庆龙长篇小说《感觉》中的武煜梦,也属于这样一类形象,是一个我们所处的当今时代的奋斗者的形象。
    武煜梦虽是农家子弟,却有知识有抱负,不甘心像父辈一样生活,向往着改变自己的命运,便怀揣美好的憧憬走进军营,开始了执著不倦的追求。他用汗水洗练军事本领,用精心打磨烹饪技术,用灯光创作文学作品,用笑脸处理人际关系——所有这些努力,均一步一步得到了回报。他从战士转为志愿兵,成了具有厨师职称的烹饪高手,业余写出的文学作品,发表在报刊上,赢得了人们(包括年轻女子)的青睐。他找到城市女孩做妻子,转业后在城市定居,先是有一个不错的工作,后又当上专业作家。他的初步成功,用他自己的话说:“毕竟现在是市场经济,要让这个社会承认你,人们就要学会去适应这个社会,而不是这个社会来适应你!”由此可以看出,在武煜梦的身上和心里,既有农民质朴伴着狡黠的基因,又有历史传统的烙印,还有今天社会崭新的投影。这几种因素的自然交融,就使武煜梦这个形象区别于其他作品中的奋斗者,具有了新的标记和意义。
    在武煜梦并不算太长的奋斗路上,也与几个不同的女性之间发生了不同的情感瓜葛。米是他的同学、初恋,一个温柔善良的乡村姑娘,武当兵离家时两人有过海誓山盟,但后来被环境所迫嫁为他人之妻。温秀丽是一个不满婚姻现状又风情的少妇,见到武后就诱使其与之发生了快速而又短暂的偷情。文玉洁是内向又传统的城市姑娘,与武相爱结婚后,就苦苦经营、勇敢保卫温馨家庭的纯洁。雨冰清是个热爱文学的女大学生,性情率直,敢作敢为,倾慕追求着武煜梦。武虽然和她谈得来,喜欢她,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心绪,但终因她是妻子最要好的女友,未进一步放纵情感,使两人始终是有灵无肉的“精神情人”关系。这些感情、爱情纠葛的描写,只不过是一个彩色好看的外壳,真正的内核是显现武煜梦奋斗的足迹和身影。
    这几个女性,在武煜梦行进的几个阶段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对米的真爱,激发了在部队干好的决心,想着有朝一日把她接出来。米的别嫁,对武煜梦是一个巨大的刺激,从相反的方向振奋了他男子汉的自尊,其潜台词就是,我要干得比她嫁的男人好。与文玉洁的结婚,使他有了一个可依可靠的家庭,也在城市站稳了脚,想写出更好更有影响的文学作品。比较而言,温秀丽和雨冰清两个女性就显得弱了不少。温秀丽的举动,可能是缺乏必要的铺垫,总让人感到突兀,不易理解,在小说中,她好像只充当了一个性启蒙、性体验的角色。雨冰清尽管启动着武的创作灵感,也把武的小说介译到了国外,可给人的感觉,她还是仅仅担当了对传统道德挑战和逼其出走西藏的任务。我以为,如果能在这四个类型迥异的女性身上,更多找到她们各自对奋斗者产生的影响,更多泼洒一些笔墨,武煜梦的形象和性格,可能会更鲜明更合理更生动一些。这样说,可能太过于苛求了。
    不管小说有多少写法,可它到底是一种结构的艺术,语言的艺术,长篇小说尤其如此。《感觉》正是依靠了这两点,才使得武煜梦这个昔日的农家子弟、后来的战士、现在的青年作家,以特有的姿态和色调,站立在读者面前。它运用“解构主义”,建立了看上去时空无序其实天地广阔的空间。手法多样的心理描写,让人物的个性更复杂更多彩。这自然增大了小说的容量和可读性,也颇能显现作者的匠心和水平。
                                     2004年12月2日于北京解放军报社
   
    (刊载于2005年2月4日《徐州日报》“放鹤亭”副刊、3月20日《作家报》文学评论专版、2005年11月《齐鲁文学》“名家评孟庆龙”)   注:纪学,当代著名军旅诗人、作家,曾任职《解放军报》社文化生活宣传部主任和主管长征出版社工作(大校军衔、高级编辑),著有诗集、散文集、特写集、人物传记、长篇报告文学《生命体验》、《东欧?东欧》、《朱德和康克清》、《楚歌汉韵》等20余部,作品多次获全国奖及全军文艺奖。诸多诗作被译介海外。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