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背后的“病态”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3日01:15   贝雅特莉齐

    ——读《厄运的女人与得意的男人》有感
            

    读了作家孟庆龙的中篇小说《厄运的女人与得意的男人》(见《山东文学》2004年11期下半月刊头题,并配有创作谈《作家应该以呼唤人间真情为己任》),内心显得非常压抑。这种文章似乎不是该用喜欢与否来评论的。它让我们为文中的一家人都感觉到那是一种悲哀。华嫂与华哥这两位主人公到底谁是谁非?似是一个无法说清的道理。他们都很无奈,却又都不得不向自己所处的现实环境低头。也许我们觉得他们很愚昧,可是在他们看来,那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比如对传宗接代——对儿子的看重,这是否就是人的生存本性所导致?人之初,性本善,可是何为善,何为恶,谁能定论?有些事,确实不能以善恶论之,我常想,若有神仙,他们置于世界之外,俯视芸芸众生在熙熙攘攘时的感受,是不是像我们看蚂蚁为争夺一粒面包屑的所有权而大打出手的感觉相同?当我们对他们(即主人公)感觉到悲哀的同时,也许他们并不觉得有错,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中国几千年历史文化的传承与沉淀,不光为我们社会的今天埋下了“珍珠”,同时也为我们留下了难以切除的“毒瘤”!然而让我们分不清的则是,这些“毒瘤”到底是几千年风俗习惯的遗留,还是人本身的劣根性所造就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面对这类悲剧,便是我读《厄运的女人与得意的男人》惟一的感受。
    毫无疑问,作家创作的这篇小说是成功的。起码他告诉我们应该珍惜什么。也许我还不懂得分析人物形象、现实意义等等,但我却懂得,作家通过他的这篇小说将人世间掩盖于浮华背后的“病态”摊到了人们面前,让我们感悟的是,人间还有那么多的苦难与悲凄,有那么多亟待人类去拯救的灵魂。这相比那些许许多多的文字工作者,将目光瞄向大都市的繁华的时候,瞄向那些无病呻吟的“混蛋玩艺儿”的时候,作家却看到了在落后中挣扎的人们,看到了人性的复杂多变。这就不能不发人深省:落后才是中国最大的问题!老祖宗早就说过,肚子吃饱了才能知道礼仪廉耻。这也更让我们通过故事看到,那些沉浸在饥寒中挣扎的人,活下去,活得好一点似乎就成了惟一的希望!
    《厄运的女人与得意的男人》是不是只是一个单纯的乡土悲剧故事?我不知道。但相对而言,我觉得,这个作品呼唤的东西却是上层建筑,是人们的精神状态——这个比喻也许不太恰当,但就小说来说,作者的意图,当务之急就是要农民消除愚昧。作家自己在创作谈中也说,这个悲剧的故事实际是在呼唤人间真情的回归。我想,若在城市里,也许我们可以理解这作品是在呼唤“真情回归”,但在文中那种落后的乡村,这个话题就实在好沉重,好沉重!   
                                2004年岁末即兴而作
       (刊载于2005年3月18日《半岛都市报》周末版)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