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灵魂的展示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2日12:38   木叶
       ——浅谈孟庆龙君长篇小说《赤色炼狱》
    
    
        
       2008年初春,作家孟庆龙君的《赤色炼狱》刚刚付梓出版,我便有幸与这部当代文学精品结缘,欣然捧读,惊喜之余更是沉醉其中。不仅为作者对文学追求的认真与执着感动,更为作品中蕴含的文学价值和艺术价值而深深的叹服。
      我甚至认为,这该是一部值得每一位文学爱好者和艺术爱好者阅读的好书。因为书中,作家通过主人公欧阳潇对艺术和人生的探索、追求的过程,从生活充满苦难的土地上挖掘出了充满神性艺术的灵魂。用对生命的渴求和热爱诠释了艺术和文学永恒的魅力和意义。
      作品独特的语言风格和主人公欧阳潇激情坦荡的诉说,仿佛就在你的面前,用热烈的眼睛注视着你,微笑着向你说着他自己亲身经历的苦乐人生,让你不自觉的融入其中,伴随着故事的起伏迭荡,激动感叹、唏嘘不已。
      小说可以如此充满迷幻的诗意,而诗意可以如此的充满艺术的神性味道。这是孟君《赤色炼狱》带给我的第一个惊喜,或者说是一种光芒与启示。
      在这部50余万字的长篇小说中,孟君近乎用着一种激扬且有汉语原初之美的语言,在一种涌动的激情之下,诉说着欧阳潇对绘画艺术的追求和探索,而无形之中将缔造艺术的过程,也便质朴而真切地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欧阳潇《最后一张生日照》的创作来源于:我要让人们记住战争的惨烈,珍惜和平与安宁的快乐。战争情结从我的心头流淌到我的笔端,我以赤色、墨色对比来渲染着色彩的冲击力,以淡淡的赤冷色格调来展现着诗意之美,用细腻的赤色线条勾勒和完美着少女朦胧的、梦幻般的躯体,我以饱含激情的笔墨展现出战争的阴影下,女兵路琳琳那清纯亮丽如含苞欲放的花蕾般的笑靥,画面上一缕若隐若现的清烟,喻示了一个美丽的破碎,而她明亮的眼神所蕴含的某种混沌的东西,是一种复杂的,破碎的梦,那是对生命的渴望和期待。而那天边犹如“女儿红”一样诱人遐想的火烧云,是美丽女兵胸膛里流淌出的厚重的鲜血。
      欧阳潇说:我讨厌战争!如果没有战争,我相信,路琳琳会生活得很开心,可是,因为战争,从此便使一个花一样女子的梦破碎了,就是现在,路琳琳牺牲那一瞬间的无奈还在我的脑子里闪现着,我画出路琳琳,就是想让人们知道,和平、安宁是多么的可贵。
      而听起来很丑陋的母猪山的雪景之美,正像当地的沂蒙山民一样,穿着丑陋的衣服里,却是他们纯朴善良的心,那是真真切切沂蒙人的精神。
      这部作品有着人性的、客观的、本真的、奇妙的味道,是《赤色炼狱》带给我的第二个惊喜。孟君伸展自如的表现能力、给你无限想象的空间和翅膀。在语感、语速、节奏上,外在简约而富有内在张力,在内容空间的拓展上,在文字的鲜活和想象力上,都能给人以启迪和审美享受。随着欧阳潇在经历的激情叙述,仿佛带你走进古今中外艺术的殿堂, 让你在神圣的艺术薰陶中得到滋养,也让你的精神和思想在艺术中得到升华。
        无论是随着魔幻而浪漫的敦煌之旅——神密的敦煌壁画、沙漠鸣山和九色鹿乘着夜色来饮水的月牙泉,向读者轻轻掀起的朦胧的面纱;抑或是激情迭荡的欧洲之行——漫游在罗丹艺术馆《地狱之门》、《沉思者》、《吻》之间,都使你不得不随着欧阳潇的眼睛,去为这些动人心弦的作品激动——即生命之本源的感动。
      从悲悯关怀到智性反思,从经验判断到理性思考,从玄学般的高深莫测到不可抗拒的现实藩篱,这是《赤色炼狱》带给我的一种困惑和思索。纯情而执着的乡村女孩杏儿,在门第城乡差别中,成为世俗观念的淫威下凄美的牺牲品,谁是自私的杀手?对生命充满渴望的“女儿红”,成了扼杀青春的“黑色血剑”。在高粱饴般甜丝丝的激情中,在欧阳潇与一个又一个清纯少女的“女儿红”造就的诗韵唯美的作品里,是充分的展现了生命的天然之美,还是展现了人性的天然的欲望和罪恶?抑或是欧阳潇在社会的属性与人的自然属性中迷失或挣扎?这恐怕都是读者所难以论定的话题了。
      不过我想,《赤色炼狱》的文学艺术与美学成就是不可否认的,是完全可以作为当代大学、美术院校的课外必读物,值得美学艺术家们来研究的。文学艺术无论普写出多么美妙的华章,都离不开生活和生命的原色,这是孟君作品的主要特征。
    再是,这部作品所带给我的另一种感悟——便是“平凡”和“神奇”原本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在我眼里,一直如我般平凡的孟君,在经过执着的艺术追求和炼狱般的洗礼之后,生活的磨难似也在一瞬间迸发出了他的创作激情,并让一个平凡的生命在艰难中又迈出了临界点的一步,超越了自我而走了人生的又一个高度——他是在“刮骨熬油”的旅程中,用生活的泥沙铸造了人生的高楼。浑然成就了一个文学者的梦想,犹如点燃一盏不灭的灯,照亮了我们这些追梦人的心路。
                                         2008年初春于广东中山
    (该文发表与2008年5月《故土》)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