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赵本夫短篇小说中读到什么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4月22日21:21   南方文坛 何镇邦
  我们从赵本夫短篇小说中读到什么呢?  
  首先,我们从赵本夫短篇小说中读到的是民族文化的积淀,人性的温暖和生命意识的张扬。赵本夫的短篇小说,大多是写他那片处于黄河故道的乡土的,但有别于当下一般意义上的乡土小说,他不把那片乡土田园诗化,不想用田园牧歌来粉饰农村的生活。其中,除了《卖驴》通过孙三老汉卖驴前后的心理活动折射出改革开放初期农民害怕政策多变的心理、带有较强的时代色彩,《空穴》中通过乔吉的故事表现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农村干部的劣迹,明显地打上时代的烙印外,其它篇什,大多只是拾起那片古老土地的一些生活碎片加以深入地开掘。或像《绝唱》那样描写一对由情敌变成至交,由百灵的绝唱到两位至交生命的绝唱的故事,表现出作为传统道德观念的义气和对生命的一种理解;或像《天下无贼》那样描写王薄、王丽两个蟊贼在对待河南民工傻根带六万巨款回乡途中由想下手偷窃转为一路护送的传奇故事,从而表现一种善良人性的回归。读《安岗之梦》和《带蜥蜴的钥匙》通过城市流浪儿毛眼希望在城市有个家的梦想,写这个理想的破灭和在梦中的实现,也表现出一种人性的温暖。至于像《即将消失的村庄》这样的作品,除了表现出对乡村破败与即将消亡的担心外,也表现出对生命意识的张扬。应该说,赵本夫短篇小说的意蕴是相当丰富而且耐人寻味的,这正是他的短篇小说可读与耐读的主要原因。  
  其次,就艺术上的源流来看,赵本夫的短篇小说师承的是发轫于我国南北朝,兴盛于明清时期的笔记小说,当然又受到东晋干宝的《搜神记》到清初蒲松龄的《聊斋》的不小影响。应该说,在短篇小说艺术上,他是杂取古代笔记小说和古怪小说的种种艺术养料,并吸取20世纪80年代以来汪曾祺、林斤澜为代表的新笔记小说的艺术经验,含英咀华,独创属于赵本夫的短篇小说文本。这一方面,除了表现为写奇人奇事的题材上的奇特性,人物性格的鲜明性以及语言的简洁、叙事的客观性等特色外,主要表现为情节的传奇性,也就是说传奇性是我们在赵本夫短篇小说中看到的另一重要特色。我以为,传奇性并不是中国古代笔记小说的专利,而是中国古代叙事文学的共同特色。赵本夫对于传奇性的继承是创造性的,甚至可以把他的小说称之为一种传奇。上文提到的《绝唱》、《天下无贼》、《卖驴》、《斩者》等篇都是富于传奇色彩的。即使像《绝药》写一个终生以卖白鸡膏为业的半道半俗的崔老道的行迹与奇特的人生故事,《铁笔》中写一个庸碌而正直的吕老夫子平凡中见奇特的故事,《月光》中写光棍汉二喜在成亲之夜打发走媒婆之后允诺让未成年的新娘自由和准备惩罚老媒婆的故事,等等,也都是充满传奇色彩的。这种传奇性,不仅仅是情节安排的一种艺术手法,也可以看作是赵本夫对生活的理解与阐释的一种方式。
  必须强调的是,赵本夫短篇小说中故事情节的传奇性同小说中氤氲着的浓厚的传统文化气息往往是表里如一的,也就是说,内容与形式是和谐统一的,这是一种更高的艺术境界。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