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夫:小说才是我的亲儿子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4月22日21:21   成都商报 彭骥
  江苏作家赵本夫的《天下无贼》1999年发表在《作家》上,并获得了第八届小说“百花奖”。2002年被冯小刚买下改编成电影剧本后备受关注,目前该片正在岁末掀起票房旋风,引发“天下无贼”的热烈争论。作为“始作俑者”,赵本夫怎么想到编排这样一个动人故事呢?什么东西打动了他?天下可能无贼吗?《天下无贼》的成功又算是谁的呢?昨日,本报记者专程飞抵南京,对赵本夫进行了面对面的采访。
  
  谈小说
  几年构思 一朝写成
  
    “《天下无贼》在我脑中存活了好几年。”这是赵本夫对记者说出的第一句话。他说,大约1998年或1999年,他感觉构思成熟了,然后花了不到两天时间就写完并修改好了。“我不是一个多产的作家。我的每篇小说几乎都要先在脑子活上两三年,然后时机成熟才能拿出来。我想借此告诉读者,我的小说卖的不是水而是血。” 
    赵本夫告诉记者,大学毕业后,他一直生活在江苏,那《天下无贼》这个与西部和大漠有关的故事从何而来呢?《天下无贼》的素材是怎样收集的?……很多人都问他类似的问题,这让他很无奈:“我已经五六十岁了,写作主要靠虚构,那么多生活不可能都经历过。我也不是个靠灵感的作家。这个故事在我脑子里存了好长时间了,我其实就想表达基本的良知、人性等理想化的东西,《天下无贼》只是承载这些内容的一列火车,你也可以用汽车、轮船、飞机,这个形式其实并不重要。”而说起现在是否对此小说有遗憾,赵本夫表示,“目前我还没有发现它的缺憾,以后发现了也不会做任何改动,除了错别字。它已经是历史了,就搁那吧!” 
  
  谈“天下无贼”梦
  西部民风纯朴 傻根活在山区 

   作者本人是否相信“天下无贼”呢?“绝品”傻根是否有原型呢?赵本夫解释说,傻根是他的想象和虚构,但这虚构也是他长期理想主义诉求的结晶,傻根就是他理想的载体。如果非要说原型,只能说是多年生活中遇到的纯朴的人:“真要到山区还是能找到的。”他提到自己的一次山区采风经历,很多年前在兰州采风,逛市场,他无意间打碎了一个卖主的如意,老板很生气地大喊大叫,但最后仅仅要他赔了十元钱:“这种人与人之间良知的理想境界,正是所有我的作品要追求的。傻根只是一个不经意虚构的载体。”至于傻根的性格,他提到了一处特别设置的细节:“小说里傻根问副村长:‘叔,我多大啦?’村长说:‘你问这干啥,干部给你记着呢。’我觉得这些对话埋藏了非常大的幽默。” 
  
  谈与冯导合作
  相信小刚 但不愿意评价影片
   
    2002年,冯小刚拿到《天下无贼》电影剧本版权,其过程可谓曲折。小说发表不久,据说还是葛优的妈妈慧眼识珠,把这本小说推荐给葛优,葛优又推荐给冯小刚,但因为冯小刚手中有本子就没来得及购买版权,后来版权就卖给了峨影厂下面的一个公司。不过峨影厂后来做不下去了。经过协商,他们同意将版权转给冯小刚。后来冯小刚多次电话联系让赵本夫编剧,并在一次赵本夫出差去北京前就提前联系好见面商量。回忆起那天,赵本夫显得很费力,他只是说:“大概3月份,记不清了,就我们两个人在宾馆里面谈了差不多一整天,从下午到第二天早上吧。”评论起对冯小刚的印象,他说自己在电视上看过他的电影《甲方乙方》《不见不散》,加上电话和当面的交流,他感叹:“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导演,我相信他会把电影拍得很好看。” 
    南京街头的公交站牌上,打着《天下无贼》的巨幅广告,赵本夫的车天天都会从前面经过,而自己被问到最多的也与这部电影有关。他坦言自己有点烦了,自己愿意说、不愿意说的已经反复说得够多了:“我是一个作家,老是重复说这些东西,有什么意思呢?”对于《天下无贼》被改编成电影,赵本夫说自己的态度很明确了:“小说是我的,电影是冯小刚的。”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