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激励我们向前进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1月08日15:45   河北日报 宋强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但我对那段历史真的说不上有多熟悉。于是总觉得应该读点什么,于是选择了王树增的《长征》。
  王树增在《长征》里披露,当年红军离开瑞金时,几乎将所有能带走的东西都带上了,包括兵工厂、服装厂、印刷厂、医院等部门中的织布机、缝纫机、铅印机、石印机、印币机,还有红军总部储备的银元、大米、盐巴、药品、通讯器材等等,甚至带上了病号用的尿盆。真的很难想象他们艰难行进时的样子!后来,又经常听到许许多多的外国人和国人重走长征路的消息。今年是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在网上的一个调查显示:近60%的人认为纪念长征的最好方式就是“重走体验”。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选择重走长征路呢?
  王树增为了写作这本书,“辞官”不做,查阅了上万种资料,仅笔记就做了二百四十多万字,他还沿着红军当年的步伐多次重新行走,他从资料和许多老红军口中得到了许许多多当年发生的真实故事。《长征》初稿写了八十余万字,后几经修改,最终成稿六十余万字。他真正做到了对长征的客观再现,据说书中的每一个名字、每一件大事小事都有依可据,有证可查。也正因为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实地采访了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战士,王树增得以对长征有了新的发现和认识。在书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许许多多当年行军过程中留下的电报原文,从这些充满紧张、艰苦、血泪和激昂的文字中,我们可以更加真切地触摸到那段历史的残酷和疼痛,可以更加深刻地领会长征真正的意义。此外,他还写出了大量鲜为人知的故事,让那段历史不再遥远。
  王树增并不止于资料索引式的“客观再现”,他高超的文学手笔非常老练。有着严谨的创作态度和深厚的文学功底,善于用纪实文学的方式来记述重大历史事件,他以往创作的《远东朝鲜战争》、《1901年》等作品,开创了当代中国历史纪实文学中以细节还原历史面貌的写作范式,被誉为中国历史纪实文学第一人。在《长征》中,王树增坚持了自己一贯的写作风格,用大量的细节让70年前的长征得到了更加真实与鲜活的呈现。他经常运用一种回溯式的语句来拉长时间空间的距离,如“接踵而来的巨大灾难令这位年轻的红军营长永生难忘,即使在十六年后他已成为新中国的海军将领时,回想起这个瞬间的周仁杰说他依旧会不寒而栗。”这让人忍不住想起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百年孤独》的开头,“很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时间全部放在了读者眼前,历史就在这样周而复始的时间里得到了交织。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的笔法居然运用到了纪实文学、报告文学里面,这是我从来没有预料到的,像这样的例子在书中几乎随处可见。此外,他用了很多笔墨来记叙长征途中的感人小事,有领导人之间的对话,有关键时刻年轻战士的心理活动等等,这就是“细节决定历史”的表现吧。
  真实的历史资料和高超的文学技巧结合在一起,造就了《长征》写作的胜利。正如王树增在书中所说的,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不畏艰难险阻、不畏牺牲的远征,也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传播理想的远征。长征唤醒了中国千百万的民众,给予了他们世代从未有过的向往和希望,它是走向一个崭新中国的启程之路,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重大事件,是中国贡献给世界的最壮丽的英雄主义史诗。《长征》成功再现了长征的真正精神,这种精神不仅仅限于政治领域,它也是我们对待人生、工作和学习时必不可少的精神参考。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