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增:带着期盼写《长征》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1月08日15:45   中国教育报 王苗
  为什么会想到写长征?
  王树增:有两个动力。首先,在我的写作计划中,有一个三部曲的计划,我将它定名为革命史三部曲,第一部是《远东朝鲜战争》,已经写完了;第二部就是《长征》;接下来还要写解放战争。《长征》是我很早就选定的题材,必须完成。 
  另外,《长征》也是我为当代中国青年而写的。每每看到关于青少年自杀的报道,我就自问,我们当代的青年怎么了?他们的内心为何如此脆弱?怎么才能使我们的青年坚强起来? 
  我在一次讲课时,问青年学生,你们走过长征吗?曾经想过重走长征路吗?哪一位中国青年曾经重走过长征路?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是坐飞机火车到泸定桥边照张相就完了,真正走完长征的是外国青年。我知道有几个瑞典青年走了一年。 
  外国人为什么要重走长征路? 
  王树增:我想外国青年肯定不是对中共党史感兴趣,也不是对中国红军感兴趣。很多外国人是怀着朝圣般的心情来重走长征路的,因为在他们看来,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大规模集体迁移,是人类不屈性格的象征,是任何情况下不屈不挠的象征。外国人走这条路就是要找到使自己快乐起来的理由,他们还想知道,这群中国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巨大的潜能,克服如此大的困难?如果说一个人或一群人具有了某种信念,他们做出的事情就是惊人的。我想让当代青年知道这个。 
  听说你一开始写了30万字,但后来又推倒重来了。 
  王树增:是的。写出来后觉得不满意,拿作家的行话来讲,就是味道不够。写作必须有作者自己独特魅力的文字叙述,不然的话读者没看头。现在看来,这30万字是废对了。这本书前后用了5年时间,加上准备过程就要更长一些。《长征》成稿预计是70多万字,我的笔记估计有200多万字。我给自己设计的标准是,只要是书中出现的事件、人物,哪怕这个人在书中只出现了一瞬间,也必须是真实的,是有案可查的,不能是虚构的。 
  国内外关于长征的著作中,哪些你印象比较深? 
  王树增:索尔兹伯里《告诉你一个不一样的长征》,还有一本《外国记者当中的红军》,这是一本集子,其中有很多长短不一的文章。外国记者写长征的笔触和我们不一样,他有时可能完全不写长征,而去写红军的笔记本、厨房……他们眼中的红军才是活生生的长征,而不像我们,只能看到闪闪的红星,这些书对我的写作很有帮助。 
  在《长征》中你提供的新知是什么? 
  王树增:我想我努力提供的,首先不是内幕,我能叙述出来的,就不是内幕。我想告诉读者我对长征的新的认知,从今天的角度,从文化的角度,从中国现当代历史中中国人对历史认识的心路历程的角度,提供新的认识。同时这个认识必须恰如其分地影响当代青年的精神生活,这是我的期望。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