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纪实文学《长征》作者王树增访谈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1月08日15:44   文汇读书周报 蒋楚婷
  知名报告文学作家王树增历时六年,收集大量长征资料,采访上百位亲历长征的老红军,并数度行走长征路线而创作的60万字长篇纪实文学《长征》,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部以全面的视角,理性地反映“长征”的作品。日前,王树增接受了本报的独家采访。
    记者:因为是长征胜利70周年,所以今年关于“长征”的书出得特别多,你的这部长篇纪实文学《长征》与其他“长征”图书相比,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王树增:回首历史,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认识角度,会对历史事件作出不同的解读。《长征》一书并不是刻意为历史事件的纪念日而写,因为该书的写作准备早在六年前就开始了。那一年,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入选了一百件影响了人类千年历史的重要事件——来自世界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学科领域的学者一致认为,在公元1000年至公元2000年间,中国有三件事对人类历史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其中之一就是长征。这几乎成为我写作《长征》的动因。如果《长征》有特别之处的话,那就是审视与记述这一历史事件的视角是崭新的,我力求让这本书相对客观、真实地还原发生于一九三四年至一九三六年的长征的全貌,而这一全貌中能够彰显历史事件本质的内容无不令人震撼。
    记者:书中披露了很多不为人知或者被人遗忘的史实,能举一些重点例子吗?
    王树增:就史实本身而言,《长征》中披露的那些对红军的命运以及中国历史走向产生过重要影响的电报,应该是普通读者很难看到的。即使偶尔能够看到这些电文的摘录,但不放在具体的事件和遭遇里,读者也无法体会它们的至关重要。有些原始电报能够解释我们以往对某一次巨大行动的疑惑。
    但是,写作初衷并不是“披露内幕”。长征的辉煌由所有为了创造一个崭新中国的先驱者们共同写就,我在寻找那些为了这个理想而献身的普通战士的往事上尽了极大努力。如果说有“不为人知”或者“被历史遗忘”的史实,更多的是关于他们的。
    记者:你曾写过《远东朝鲜战争》《1901年》等较有影响的历史纪实作品,与它们相比,这次创作《长征》最大的困难在哪里?
    王树增:我力求让《长征》给予读者以前所未有的丰富史料,这些史料在记述中除了用来勾勒历史面貌外,更重要的是用以显现历史内容的本质。
    从史料收集和研读开始,《长征》一书的写作持续了六年之久。感到最困难的是所有可见史料对历史事件细节记述的匮乏。由于年代久远,由于红军的作战伤亡率极高,由于当时参加红军的赤贫的农民许多人都不识字,因此保留下来的关于他们的记述很少很少,无论是正规的战史还是红军将领的回忆录中,都鲜见关于普通红军战士的史料,所以每一点发现对于写作《长征》都极其珍贵。所谓“纪实”,就是要求作家至少在事件、人物和历史流程上不能有丝毫的虚构;而细节是“文学作品”必不可少的血肉。对真实的细节的获取经过了艰苦的考证、收集和鉴别的过程。
    同时,作家对历史事件和人物独到的认知,也是写作的一个难点,认知考验着作家的政治、历史和文学诸方面的素养,最终决定着一部作品与众不同的品格。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长征”同“火药武器的发明”和“成吉思汗的帝国”是中国入选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一百件重大事件中的三大事件。你觉得,同法国大革命爆发、爱因斯坦发表关于能量守恒定律、DNA链的奥秘被解开等入选事件相比,长征的入选意味着什么?在七十年之后的今天,长征对于我们还有什么意义?
    王树增:从世界文明发展与进步的角度看,人类为了到达理想的彼岸一直孜孜不倦地求索着。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所蕴涵的理想与信念的力量震惊世界。可以肯定地说,那些选择“影响人类历史进程”最重要事件的学者和专家,与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工农红军的政治理想没有共同之处。从“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角度讲,长征体现了人类为了理想和信仰不屈前行的精神和意志,这种精神和意志是人类文明发展不可或缺的动力。和那些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和人类生存面貌的科学创造,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书写的是支撑人类文明不断进步的一种精神力量。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所蕴涵的伟大精神,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明遗产。我们从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实践和中国革命的艰苦历程的角度来认识长征,多年以来很努力,而从在人类进步所需要的不屈之精神和不灭之信念的角度来认识长征,似乎略显薄弱。提升生命质量最可靠的力量不是物质而是精神——小到决定一个人人格的优劣,大到决定一个民族和国家文明的兴衰。
    在充满物欲的生活里,你一定能在《长征》中读出弥足珍贵的东西。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