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正人心的深远的力量——评韩作荣《半醺斋随笔》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12月14日13:44   文艺报 李霞
  韩作荣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知识分子,他们这一代人的人生时常充满高山和低谷的落差,新中国的每一次阵痛都催生他们的成长,国家民族、社会人生在他们身上烙下了深而独特的印痕,他们经过了历史苦水的浸泡,个体心灵不可能不携带社会历史的味道,国家民族的伤口滴着个人伤痛的鲜血,这也注定了这一代人的忧患意识和历史责任感,同时也使他们的作品避免了世俗化平庸的一面。读韩作荣的《半醺斋随笔》让我想起了张炜的一句话:“我相信最终还有一种矫正人心的更为深远的力量潜藏期间,那即是向善的力量。让我们感觉它、搜寻它、依靠它,一辈子也不犹疑。” 
  真诚地遵循自己内心的现实,是作品生命之树蓬勃的根须。作者把自己放在《独处》这间房里,而只有一把他自己能打开屋门的钥匙,在这个房间里,他“把虚假和噪闹关在门外,把耳朵和垃圾一样的废话分开,甚至将友情、关切也暂时拒绝”,然后,“真我从面具后走出,和自己随意攀谈”。韩作荣真诚地相信“人,是通过文化造就的”,“尽管我寻觅的是本无终极的过程,抵达的只是迷失之处。即使看不到光亮,我也甘愿再度迷失……对于我来说,那么多的书籍只是种子,当时间将这世界涂改得面目全非的时候,尽管土地贫瘠,我仍要选择良种,种我自己的粮食”(《明哲的聪慧》);“我是个灵与肉的统一论者。譬如那种透骨及髓的爱情,血液的迅速流动,肉的振颤和精神的依恋该是一致的。”(《快乐》)。在《半醺斋随笔》里随处可见作者血管里流动的血液,作者不经意的呼吸,微蹙的眉和坦然的笑,让你觉得会字如面。 
  深邃的思想和精神指向是作品生命之树的主干。伊沃·安德里奇说过:“一个作家究竟是在表现过去,还是在描绘现在,或是勇敢地跃入未来,那都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他作品中所蕴涵的精神,以及他作品传递给人类的信息。” 《半个人的缺失》《论“伤害”》《蓦然回首》等文章对人性进行了深度窥察和真实的触摸,努力找寻人和事物核心的、本质的、不为人知的深层意蕴。作家透视人性的能力得益于生活的熏陶和赠与。 
  丰厚的阅历和广博的学识则是作品生命之树鲜润繁茂的枝叶。《半醺斋随笔》分三辑共69篇文章,探讨了爱情、婚姻、母爱、良心、梦境、时装、歌唱、男人、女人、珠宝、汽车、足球、职业、职业病等诸多领域的话题,主题丰富,视界开阔。作家多年的生活积沉和知识储备仿佛给我们狭窄的认知打开了很多天窗,让我们看到了我们还没来得及抵达的纷繁多韵的别样世界。 
  精准优美的修辞以及传统与现代结合得很有特色的表达风韵如树木周围新鲜的空气,让你觉得氧气充足,连呼吸都绿盈盈的。“春天是被无数个笔尖嚼烂了的季节”,“这是人的心思很重,而蝴蝶和蜻蜓的翅膀很轻薄的时令”(《解读春天》);“一个病人就像需修补的鞋,停摆的风扇,不得不安静下来”(《有病》);“没有性的爱情是友情而不是爱情;如同酒一样,是水与酒精的不可分离的交融,在发酵提纯后浑然一体,只有密不可分的交融才有醇香。爱情如酒,却是只有两个人才能分享的酒。那共同酿就的酒香如同两个躯体共有着一个灵魂。一瓶酒进入两个躯体,该是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爱情是一瓶酒》)。 
  善解人意、精雕微刻的剖析,如时常润泽树木的清风细雨,使《半醺斋随笔》经得起年轮的考验,就像高品质的佳酿,时间愈久,香味愈厚。女性读者很挑剔,很难被说教类的文章打动,《丈内之夫》没有一句声色俱厉的言辞,作家懂得让道理先软下来,然后进行剥茧抽丝般地分析,柔性的语言却如一把把细刀,直达女性内心深处,切除那些微小的病灶。 
  《半醺斋随笔》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内心读语,是作家面对喧嚣世界的一种应答,更是为了实现自我的检视与超越。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