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丽:还原“官场生活”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10月30日10:34   扬子晚报 钱丹武 冯秋红
  看多了书本里荧屏上的官场生活,再看邵丽笔下的官场人物,那些缠绕在七情六欲中的“官人”,真的有很新鲜的感觉。大约正是因为视角的独特,使得《我的生活质量》这本书在摘取“华夏作家网杯”中华文学选刊文学大赛一等奖后,几乎是不声不响就畅销了10万册。
  《我的生活质量》描写了农民的孩子王祈隆到了城里,从社会的底层一路攀登而上的历程,以及他终于成为“人上人”后对自己的生存状态的困惑。身为河南省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的邵丽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很多描写官场的小说,“缠绕来缠绕去的都是心计、权术、陷阱,总之是一堆政治的乱麻”,但其实,“那些个官员,与我们从事任何行业的普通人一样,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一样要面对父母的安康、夫妻的纠葛、孩子的教育就业这些令人头疼的问题。他们是人,然后才是一个官人。”邵丽自己曾在机关工作多年,接触过大量的地方官员,而其父母和丈夫也都是地方领导干部。这样特殊的背景,使得邵丽在“还原官人生活”时几乎是轻而易举。
  有不少读者把这本小说与《红与黑》相提并论,对此,邵丽颇不以为然:“于连是很有野心的,内心有邪恶的一面,为了升官发财可以不惜代价,但王祈隆不是,他的心态很平和,人生目标也并不高远,他更多的是让自己随遇而安,他是以善为本的。”邵丽还很肯定地说,这样的人物在官场并不稀有,现实中大部分的官员都是在这种状况下生存,他们的目标不但现实而且过于琐屑,“他们尽最大努力成就自己的人生,同时也尽力为社会做贡献。”
  那么,邵丽写官场,视线是否有些过于唯美了?邵丽说,热爱和赞美生活,本来不是什么过错,可发生在一个作家身上,好像不是矫情就是虚伪了!悲观主义者大行其道,把美好的东西撕碎,或者把碎东西撕得更碎,这成了后现代的一个表征。如果执意要把生活的意义消解得像块破抹布,或者把美好的东西糟蹋得一钱不值,是不是另外一种矫情和虚伪呢?12日邵丽将来宁签名售书,她希望能就此与读者对话。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