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在云空里的马车—— 读孙惠芬《吉宽的马车》随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6月21日10:37   孙德宇
  一口气读完孙惠芬新创作的长篇小说《吉宽的马车》,我惊喜于作者对人的心灵的开垦,和对辽南大地诗意的彩绘。作者早就泛滥在心底的情感,和对辽南家乡那片土地的恋恋之情,只等一辆飞翔的马车,一辆兜满情和渴望的马车来承载。仿佛有了这辆梦境中的马车,现实的一切庸人俗事,悲欢离合;一切的恩怨惆怅,沉浮跌宕,都诗意起来。这样,一辆具有浓浓诗意的马车,似乎以落伍的形象,出现在当代人的视野。但它所带来的田野的朴素的气息,和对没有羁绊的心灵的追求,令生活在当代快节奏中的人们,感受了一种别样的生活。一种对当下生活的怀疑和思索。最终演绎成一首动人心魄的诗篇。
  想像不到作者怎么会从一个不起眼的懒汉人身上,挖掘出“人的命运的深度,和人性的深度”。这是作者创作的又一个高度。她窥见了隐藏在凡俗人,甚至是低微人身上的潜质。由此挖掘出日常生活的琐事,开垦出人心的一个广阔境界。
  由第一人称“我”,来叙述故事,不仅能更深地挖掘一个人内心的隐秘,也可以用一种审视别人的角度来看待事情。这种两下关照,阔延了人心的领地。同阿来的《尘埃落定》里的傻子,有异曲同工之处。小说中,塑造最成功的人物,要数黑牡丹。这个内心充满矛盾,身上聚集了不同品质,又是一个“从不放弃站立的信念”的复杂人物,灌注了作者的爱憎。栩栩如生的形象,是作者为当代文本中的人物塑造,增添了一个鲜活的经典人物。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对人物性格的塑造,由单一性向辐射性方向挖掘。
  《昆虫记》,本是一本介绍虫子生活习性的科普读物,却被作者巧妙地贯穿在书中。因为每种虫子,都有自己求生的本领,而不会“只吃一棵树上的叶子”。这就很自然被书中人物捧为“圣经”。成为贯穿小说始末的一根线。也为人物的变化,做了铺垫。
  作者似乎没有刻意地去营造故事情节,去制造悬念。而是迫于外力,在一次次不自觉地转机中,演进着故事。舞台由乡村到城市,再由城市到乡村,就这样往返交替上演。而每一次转机,都掀起了人心的波澜,撼动着心灵的深处,使一个个人物,由贫瘠到丰盈起来。故事只是一个因子,像一粒种子,更深的内容是人的内心的变化,种子发芽后攀爬的触须。
  作者最善于描写辽南乡村的生活场景,捕捉着四季有声色的景色。那些河套,草甸,稻草,炊烟;那些鸡窝 ,院墙,山岗,屋檐;构成了辽南乡村鲜明的地域特色。也许生于斯长于斯,有着割不断的思乡情结。作者一下笔,就会不自觉地流泻出心底最动人的色彩。象一个北派的山水画家,温润的笔触下,也有着粗砺的内容。即不同于萧红笔下的呼兰河两岸的风景,也有别于莫言的高密乡村。但它同样可以获得沈从文笔下湘西的独特韵味,贾平凹商州的地域特色。
  总之,吉宽的马车,已经成为作者精神的象征,一种理想的返朴归真。它改变了作者以往,通过描写农村人经过自己的奋斗,而获得城市生活,要认可的一些东西。而是‘你以为自己拼命奋斗,物质获得的过程,其实从另一个方面讲,是精神家园的丧失’。丧失了精神家园,也就丧失了一切。最后,只能是面目全非。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