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锥笔集心力,一卷文史收华章——读《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兼记所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6月15日15:49   刘常
  乐成容易虑始难。翻开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的扉页,我忽然忆起了朱向前先生的一书一文:《军旅文学史论》及《“军旅文学”辨》,大概我对“军旅文学”的清晰认识与完整印象正是从先生的这些论著中获得的。文学的历史关联着思维的变迁与审美的更易,“军旅文学”这一概念的独立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文本的自觉与历史的追加,在此过程中,创作者与批评者都是必不可少的角色。然而当我们站在文史展衍的节点上回望,批评家对思潮、现象、体式、风格的命名与整合恰恰是后来者疏理流变、研究问题的基点,如果没有批评家的理论劳作,我们便难免要陷入群体记忆散乱缺失的困境之中。以长远的眼光来审视,文学史的书写是人文流转处一座座矗立的丰碑,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我们对历史的记忆才不会因为时间的磨打而风化凋零。尽管碑石上的文字有时会变得斑驳模糊,但往事的陈列本身便是一种庄严的仪式,它让我们在对以逝岁月的仰视中超度了此在的虚无。据此而言,著作等身的荣耀往往要在日月的飞逝中让位于述而不作的平和。据此我又想到了先生的一书一文,即今观之,那正是他韦编著史的前期准备。
  先生本人是半部五十年军旅文学史的亲历者,而我也有幸投身先生门下,成为半部五十年军旅文学理论批评史的撰稿人。谈《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这本书,自然不可避免地要谈及它的主编,而这样做的一个直接风险是会受到先生的批评,因为他始终坚持“为而弗有,虽休勿休”的原则。但是鉴于中国古典文论中“知人论世”的成法,此处只得暂且为之了。《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洋洋六十余万言,从体例上来看,这部文学史兼备了材料编年、流派述传与体裁分判三种文史书法的特性,之所以兼用数法,是因为单一的手法不足以呈现文本的复杂内容与多元结构:此书所凝注的时间横跨了半个世纪,所涉及的作者分布于不同时代,所讨论的文体包容了多种体裁,所探索的问题深入了各个层面,故而全书以年代先后为经纬、以作家作品为实据、以文本体裁为分别,三路并进、辐辏齐发。大致言来,其特点有三:
  一为卓荦不羁、清旷秀迈。在编写此书的过程中,朱向前先生十分鼓励每一章节的作者在文字中展示自己的个性、尝试独特的手法,而他则站在全局的高度对不同章节加以统筹调度,居中经营、专任方面、指挥若定、成局在胸。先生的开明态度使这本专著在汗牛充栋的同类图书中别开生面、自成一格:它百虑一致却又风姿万千、绵密厚重却又疏朗灵便、混沌含融却又条目清晰、义理纵贯却又妙趣横生,知识性与可读性在这本书中较为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由于此书的作者大多为朱先生门下的历届研究生,因而整部著作的文字中贯注着连绵的朝气,在这些充满生命力的文字背后,则是朱向前先生识才、爱才、育才、用才的施教方略。此书的写作使这些年轻的作者们又经历了一次学养与文字的历练,一支军旅文学批评的后备军正在先生的麾下整装集结。
  二为气韵淡定、严谨扎实。《军旅文学五十年》的成书虽藉众人之功,终资一人之力,作为此书的主编,朱向前先生的辛苦自不待言。仅以我所分写的理论批评一章为例,书稿在我与先生之间反复了十数个来回,每次拿到改稿,上面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而当我再次敲开他办公室的房门,便又望见那张左侧叠放着书稿、右侧堆积着公文的条案,先生正襟危坐、埋首其间、执笔披览、全神贯注。聊聊万字尚且如此,其它动辄十几万字的章节,修改的辛劳自然推想可知。每当这种时刻,我都会在心里责备自己才学疏陋、笔力难称,而先生则谈笑自若、不以为意。先生又是那样的严谨,他常常为了安妥数字而反复斟酌,我所负责的章节涉及到先生本人,原本密匝的文字被他删得寥寥无几,从中我领会到先生的低调:正是这种“铢积寸累、虚以受之”的治学态度成就了《军旅文学五十年》淡定扎实的书风。 
  三为规模宏远、局度难量。《军旅文学五十年》从选题到成书经过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其间人事分合、文思聚散,许多章节的写作都是数换其人、数易其稿,若无主编者确乎不拔的精神与所向无前的意志,这本书的编写也许早已无法继续。由此我想到了先生常说的一句话“有定力才有毅力,有毅力才有潜力”以及先生书房里悬挂着的自书行楷四言联:“宠辱不惊,动静等观”。事非经过不知难,身为二十出头的少年,我在写作过程中每改一稿犹觉力竭神疲,而先生却总能举重若轻、斤斧潜运,我想这一方面是繁荣军旅文学的责任感使然,另一方面则得力于先生胸中长远的规划:这本书是属于未来的,它的价值必将在时间的淘洗中充分显现。在写作的过程中,先生将这一理念播种在每一位作者的心底,整部书作因之具有了前瞻的视点和开放的结构。
  《军旅文学五十年》的编写者大都是我的师友,因此一拿起这本书,我便备感亲切。此书记录了军旅文学在五十年间所历经的路途,而此书的编写过程则沉淀为每个作者生命中的一段往事。当后来者翻阅这本图书时,他们也许不会知道这许多著书的故事,但他们不会轻易忘却的是军旅文学曾有过这样一面鼓舞人心的旗帜。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