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与总结——读《中国军旅文学》50年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6月15日15:49   阎连科
  撰写或主编文学史在近年终于成为一种悄然而起的风潮,这说明有志于文学的专家们对旧有文学史的不满和重整山河的亢奋,同时,也包含着撰写者自己在文学理论领域身份、段位的修正和评定。朱向前先生主编的《中国军旅文学50年》,恰在这风潮起处以他独有的姿态跨入史撰的行列,再一次显示,证明他作为一个著名军旅文学评论家对文学,尤其是当代军旅文学开创性的努力和贡献,证明他不可替代的思考和意义。尤其是在军旅文学在整个当代中国文学中式微,缩枯的时候,《中国军旅文学50年》以其洋洋60余万言的辉煌和河流奔袭般的支干分明,泾渭清晰的湍急,在当代文学的大河中,为军旅文学再次留下了注入与贡献的流域和涛声,惊醒着当代文学森森内军旅文学的存在和光辉。当然,也为一个作为批评家的朱向前的声誉、权威的码增奠定着一般人无法推移动行的基石和塔座。 
  军旅文学是一代代军旅作家开垦耕作的一片瀚土,每一个军旅作家或曾经写出过军旅、战争文学的作家、诗人、散文家、剧作家和理论家都可以、应该、也已经在这块瀚土中起屋造房,圈地树碑,这种一如缺少规划的原始山野与村落般的格局,走入其内,进行细观精研的驻足欣赏,一点一处都如一户院落般,有着设计、构杨和值得咀嚼的风景,但站远登高,把一个村落置入有规划的一片城镇,或者放入码头各异的河岸,那种凌乱便会刺扎着景观的眼睛和心胃,使得军事文学因缺少梳理而使观者不得不转目他望,绕道他行,使军事文学在本该有的碑林中光暗影黑,辉煌较淡,这使数十年来军事文学在整个当代文学中的空白与遗憾。而今天《中国军旅文学50年》这样一部当代军旅文学史的出现,正是对这一片空白的填写和补缺是对这凌乱和错落无致的梳整和顺理。把一个原始的自然村落在原貌中进行调整,规正和设计与安放,使星归星座,灯归灯塔,让那个原始的自然村落成为河岸上不可绕行的一道景观,成为当代文学史的大河中永远都在前行探索或迟缓滞流却永无停顿的船只。通读《中国军旅文学50年》基中无论是对小说短、中、长的归类分析,还是对诗歌、散文、戏剧、影视的研究和考查,作者都尽力做到严密谨慎,行文准确、定位追中,不偏不颇;上溯不遗一位老人和著作,下行不薄一位新人和作品,资料尽力详尽,叙述尽量客观,文学尽美简约,这不能不使我们对这样一部前所未有的当代军旅文学史的撰写者,尤其是作为主编的朱向前先生的工作感到一份尊重和钦敬,也再一次意识到朱向前对浩瀚宠老的军旅文学总结性的开创意义和开创性的总结意义。 
  毫无疑问,在曾经辉煌过的军队批评家的队伍中,和曾经辉煌过的军事文学一样,今天的批评队伍,不知是因为军事文学小说的缩枯而萎缩还是因为军事文学理论的几近枯干而使军事文学,尤其使小说走向缩退。但是,无论这个领域在近三十年中发生着什么样的变化,朱向前的身影总在军旅文学中令人注目的位置上闪灼和站立。军旅文学辉煌之时,他在那组大合唱中发出独有的甚至有些不够协调声响,显示了他与众不同的才华与批评的个性,也恰恰因为这种不够协调的才华与个性凸显了他做为批评家的开创性和独特声调的美丽。在军旅文学沉寂之时,他又在孤寒之处,以其个人的独姿独舞,为军旅文学不停地呐喊歌唱,使军旅文学不致于在温卷奔腾的河流中被混杂的涛声和翻腾的浪花淹没沉落。八十年代初期,军事文学在当代文学中风骚领尽,而朱向前的关于“两类军人的划分”和“两代作家在三条战线上的作战”的文学理论,给那时的军事文学注入了独有的见解,使他具有开创意义的军事文学理论显出了脱众超凡的意义。九十年代初,军事文学沉寂之时,他对“农家军歌”再次开创性的扶植和倡导,直接引导和奠定了军事文学中关于“农民军人”新的书写,而且直到十几年后的今天,这种书写还在继续和深入;到了新的世纪,他对50年军旅文学史的主编与撰写,梳理和匡正,又一次显示着他开创性的勇气和智慧,显示出他对军事文学不竭的热情和独具性格的见识和学问。面对半个世纪的军事文学,通过主编《中国军旅文学50年》这部洋洋大著,一个文学理论家的职能和责任,热情与信心,再次在朱向前先生的身上体现得见山见水,淋漓尽致,这并不是每个文学批评家身上共有的品质,不是每一个文学教学工作者共有的热情与德品,它对朱向前身份(他爱说段位)的证明,具有着一定确定的意义,也对军事文学在整个当代文学史中的地位有着不可忽视无可替代的推动和定位作用。这是对50年军旅文学的一次梳理总结,也是对朱向前先生具有相当开创性批评家身份的定位;是对朱向前做为具有一定前瞻、导引整个军事发展能力的批评家的总结,也是对军事文学史开创性的书写和基础之后的贡献与基夯。我们可以从《中国军事文学50年》中找出它的疏漏与个性与整体的一些矛盾,但我们——尤其是与军旅、军事文学相关每个作家、批评家、持人、剧作家和散文家,只要我们今天还葆有对军事文学的一些热情,我们都无法忽视朱向前和他的当代军事文学史的开创性与总结性,在今天和今后对军事文学研究、发展的意义和功效,也不能不因此不对朱向前对军事文学的贡献与研究的才情表示一种唏嘘和感叹。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