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越中建构——评朱向前主编《中国军旅文学50年》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6月15日15:49   傅逸尘
  不知不觉中,新世纪文学已然跨入了第七个年头。应该说,新世纪文学的景观波澜不惊,发展得相当稳健,虽然没有新的文学思潮滥觞,但“底层叙事”却使得新世纪文学具有了相当的亲合力,重新获得更多的读者回归文学是情理中的事。相较于20世纪九十年代军旅文学略显沉寂、封闭的状态,新世纪军旅文学可谓石破天惊、异军突起,无论是在作家队伍的构成、创作观念的更新、美学风格的流变、还是在题材内容的扩展、形式技巧的创新等方面都发生了显明而剧烈的变化,用波澜壮阔来形容其状态并没有贬低波澜不惊的“新世纪文学”(军旅文学也是“新世纪文学”的一部分)之意,我不过是想强调一下其八十年代之后的再度辉煌已是不争之事实。随着网络、电视等新兴传媒和大众阅读对军旅文学的剧烈同构,新世纪军旅文学正在摆脱边缘化的尴尬境遇,堂而皇之地进入了主流文坛的中心地带,从而迅速融入新世纪中国文学变革前行的整体之中。 
  在为新世纪军旅文学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而感到欢欣鼓舞的同时,我的目光却不由得转向了文学的另一翼——军旅文学批评与理论研究,不得不面对其渐趋边缘化的严峻现实。学院派批评的甚嚣尘上虽然让“社会” 批评极其难堪与尴尬,但又不得不承认,学院派批评相当程度上代表了近年来文学批评与理论研究的学术水准与发展方向。而军旅文学作为一个中国特色浓郁且独立自足的题材领域,其单一的意识形态规定性、相对封闭的文学生态环境和较强的政治导向性,都决定了军旅文学注定得不到西方文学理论背景深厚的学院派批评家的垂青。与此相对应的,军旅文学批评自从20世纪八十年代经历了短暂的辉煌之后,进入九十年代以来便风光不再,其在理论批评界的地位已经陷入窘困之态。批评家队伍的青黄不接,理论研究阵地的迅速萎缩,使得本就式微的军旅文学批评和研究在进入新世纪之后,严重缺席与失语。重要作家的重要作品,无人问津,新人新作得不到推介,缺陷和问题得不到及时的批评,军旅文学批评和研究不仅在理论批评界丧失了曾有的辉煌,甚至已然被文学批评界所遗忘。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朱向前等几位批评家苦苦支撑,我甚至怀疑军旅文学批评与研究是否还存在。新世纪军旅文学创作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和新世纪军旅文学研究的沉寂失语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问题当然不是军旅文学批评与研究本身辉煌与否,我担心的是,失去了理论批评和学术研究作为背景和支撑,长此以往,新世纪军旅文学的健康、快速和可持续发展必然会受到影响,如此,新世纪军旅文学创作的辉煌是否还能持续下去就不是杞人忧天了。 
  无独有偶,北京大学洪子诚教授在其最新修订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中,彻底删掉了有关“军事文学”的章节,而将传统意义上的军事文学作家、作品打散而融化到当代文学的各个思潮当中。诚然,个别学者学术思路的嬗变尚不足以从根本上取消军旅文学的存在意义,但是军旅文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其存在的合法性和内在系统性、科学性都受到了相当程度的质疑,“军旅文学危矣”恐怕绝非骇人听闻。在此种背景下,由朱向前主编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中国军旅文学50年》于2007年新年伊始出版,这对于虚弱异常且处于焦虑之中的军旅文学批评与研究而言便颇有了几分横空出世的架势和力挽狂澜于即倒的悲壮。 
  刚刚跨过世纪之交的门槛,真正置身于新世纪的怀抱,很自然地,人们会被一种超越感和断裂感所笼罩。与“世纪末的焦虑症”相对应,“新世纪文学”概念的诞生与“新世纪文学研究”爆炸式的发展,也恰恰直指人们内心深处渴望与“旧世纪”剥离的愿望。新世纪文学研究如是,新世纪军旅文学研究亦如是。然而,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却不得不一次次回望20世纪,希冀着从广袤丰饶的当代军旅文学中寻求理论资源和文学事实的支撑。当我的目光穿越半个世纪时光的阻隔,回到当代军旅文学的起点,重新站在那个承载着光荣与梦想的地方,审视军旅文学发展的潮起潮落,却发现,中国当代军旅文学竟然没有一部属于自己的历史,中国当代军旅文学竟然没有一部属于自己的理论专著,而这与军旅文学横亘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各个阶段的辉煌而煊赫的地位何其不相称乃尔。《中国军旅文学50年》的出版不仅及时地填补了这一空白,更为中国当代军旅文学研究树立起了一座堪称标高的里程碑。这是朱向前的幸运,更是中国军旅文学的幸事。 
  《中国军旅文学50年》全面梳理了1949——1999半个世纪以来军旅文学的历史,深刻总结了军旅文学发展进程中的若干重要理论问题,以系统的理论规范和宏阔的学术视野将诸如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理论批评、戏剧、电影、电视剧等不同文体的创作悉数纳入研究范围,以客观的批评品格和敏锐的审美视角将产生过重大社会影响的作家、作品和独具艺术特色却被长期忽略的作家作品一并纳入研究的范畴;以文学史研究的资料汇总和遴选梳理为经,以理论研究的概念命名、现象分析和理论阐释为纬,以极富个人风格和文学色彩的语言表达,完整勾勒、系统呈现出了中国军旅文学50年来的发展脉络和流变轨迹。这对于填补中国当代军旅文学史和理论研究专著的双向空白,全面提升军旅文学作为独立学科的理论性、系统性和科学性,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必将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一、“军旅文学”对“军事文学”的超越与覆盖 
  二十多年来,朱向前一直坚定地以“军旅文学”来概括、研究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的军旅文学,取得了丰硕的理论成果。我以为,单就《中国军旅文学50年》的书名而言,便显示出两项重要成果。其一,该书旗帜鲜明地以“军旅文学”的命名全面超越和覆盖了“军事文学”的提法,确立和提升了“军旅文学”作为独立学科的统一性、完整性和科学性。其二,以“军旅文学”统摄50年的中国当代军旅文学整体,在对各阶段、诸文体的具体分析与阐释中验证了这一概念命名的适用性、包容性和预见性。 
  《中国军旅文学50年》大体上将当代军旅文学划分为三个阶段,即“文革”前17年、“新时期”和九十年代。在这三个大的阶段里,军旅文学循着不同时代的意识形态背景、政治环境和文化生态而呈现出迥然相异的面貌。过于鲜明的时代烙印,政治性对文学性的压制和突发性、转型式的发展模式,使得50年来的军旅文学内部充斥着歧义、暧昧、模糊、矛盾、断裂、颠覆、解构等种种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鉴于此,“军事文学”这一概念,其自身的狭隘和特定的时代指向都决定了其无法涵盖50年,尤其是当下的军旅文学现象与事实。而“军旅文学”作为一个后发的概念命名,基于九十年代军旅文学的总体发展趋势而诞生,意识形态色彩有所弱化,而文学色彩则更加浓厚。 
  20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和深化,军旅文学逐渐陷入“政治语境弱化与商业语境强化的双重夹击”(朱向前语),社会文化、道德伦理与价值体系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多元繁复与鱼龙混杂的状态,再次处于重大转型期的军旅文学,面对着许多新问题、新变化。在经历了世纪末的茫然、低迷与沉寂之后,军旅文学以集群的姿态突然爆发了。一方面,在经济规律这支看不见的巨手指引下,许多优秀的军旅作家纷纷“下海”、“触电”,创作出大批非军旅题材的优秀作品,席卷中国当代文坛;另一方面,在深刻洞见了社会时代情绪和大众文化心理之后,军旅作家直面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化,直面物欲横流、道德失范的社会现实,他们不但没有随波逐流去迎和大众的世俗化审美诉求,反而反其道而行之,以其崇高、阳刚和英雄主义的美学观念与宏大叙事,唤起了人们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甚至已被遗忘的追逐英雄、渴望崇高的文化心理,给新世纪文学注入了一股久违了的时代激情,重新赢得了读者和市场。许多非军旅身份的当代作家也纷纷投身其中,凭借着各自独特的写作资源,从某一侧面进入战争历史或军旅生活,极大丰富了军旅文学的审美品格和表达方式。文学现实的转型和新变直接导致了军旅文学的概念内涵在不断膨胀,军旅文学的理论边界也渐趋模糊,军旅文学的研究视野和学术空间亟待扩展是一种必然的事情。“军事文学”再也无法统摄和涵盖如此丰富而博杂的军旅文学事实,于是适用性和包容力更强的“军旅文学”顺理成章地取代了“军事文学”,走向了军旅文学理论研究的前台。 
  进入新世纪以来,一方面,随着网络和电视传媒的兴起,军旅文学的发生和传播媒介产生了极具颠覆性的新变。网络军旅文学和影视同期书的大量涌现在极大丰富了新世纪军旅文学的生产和传播方式的同时,也对传统的军旅文学生产机制构成了挑战。另一方面,随着华语世界文学交流的不断深入,海外华人以战争历史为背景创作的文学作品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每每引起思想界和读书界的讨论热潮。凡此种种新生的文学现象都理应纳入军旅文学的概念内涵和研究范畴之内,面对着军旅文学现象层出不穷的剧烈考验,“军旅文学”这一概念命名依然表现出了优越的适应能力和超前的理论预见性。 
  我以为,对某一文学现象的概念命名首先应基于文学研究的现实需要,对某一独立的学科而言,更应该具备适度的包容性、抗磨损性和前瞻性。《中国军旅文学50年》通过对庞大军旅文学资源的有效整合,从各个文学时代和不同文体的角度出发,验证了“军旅文学”概念的合理性、有效性、适用性、包容性和延展性,以“军旅文学”对“军事文学”的全面超越与覆盖,确立并提升了军旅文学研究学科的统一性、完整性和科学性。这既是对中国当代军旅文学50年发展历程的第一次全面而系统的回顾和总结,又为继之而来的新世纪军旅文学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学科和理论基础。 
  二、填补空白的“史”与里程碑意义的“论” 
  《中国军旅文学50年》兼顾了文学史与文学理论的书写,体现出主编朱向前在“史”与“论”这两个层面上的扎实功力。事实上,就学术角度而言,文学史与文学理论本是两个相距甚远的概念,一本专著是很难真正做到两全的。这也是这本志著的一个特色。50年来,无论是在文学史的书写还是在文学理论的建构方面,军旅文学研究都是一片荒芜的状态,朱向前在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出版的《军旅文学史论》可以说为当代军旅文学研究搭就了一个理论框架和研究平台,除此之外,有限的研究成果就仅体现为军旅评论家各自为战的批评文字了。因此,《中国军旅文学50年》所肩负的历史使命就不仅仅是要填补军旅文学史的空白,还要力争在此基础上建构成型一套符合军旅文学自身属性与本质要求的独特而有效的理论语码。这样的要求看上去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朱向前做到了,《中国军旅文学50年》做到了。 
  从全书的结构来看,《中国军旅文学50年》囊括了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理论批评、戏剧、电影、电视剧等所有文学体裁,并各自辟专章研究,依照时间顺序,在浩瀚广阔的文学文本当中,扎实推进,层层爬梳。在作家作品的遴选方面,编者基本上依照了下述三个原则:1、在全国范围内产生过重大影响,居于时代文学的主流和潮头。2、获得过全国或全军级别的重要文学奖项,赢得了专家与读者的广泛认可。3、虽因溢出了某一特定时代的主流意识形态而被长期忽略,但在主体思想、写作技巧、美学追求和艺术风格等方面有所突破、有所创新,具备较高文学性和艺术价值。我以为这三个原则在保证了文学史研究的理性与客观的同时,还贴近了军旅文学的本质属性和自身实际,更显示出编者敏锐的艺术嗅觉和独具慧眼的价值判断。 
  回望军旅文学50年来所走过的历程,尽管与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脉络大体合拍,但作为一个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题材领域,军旅文学确有着不同于当代文学的特殊性。主流意识形态的规定性,政治宣传的导向性,道德伦理的守成性无疑构成了军旅文学的本质属性,也划定了军旅文学发展流变的生命线。诚然,当文学被固定在某一题材类型并被冠之以种种内在要求时,其自身的文学性必然会受到某种程度的抑制与削弱;但是“戴着镣铐起舞”的军旅文学,半个世纪以来依然以其崇高和英雄主义的美学品格、宏大叙事的史诗追求、深邃厚重的思想力度傲然挺立于时代文学的潮头,绵延而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脊梁。《中国军旅文学50年》就是要在最广阔的范围内尽可能全面的搜集、整理出军旅文学方方面面的历史资料,从军旅文学的思潮嬗变着眼,从每一个作家作品的细节入手,从被中国当代文学史遗忘、忽略的角落里起航,在一片空白与荒芜中重现中国当代军旅文学最为雄伟壮丽的景观。 
  军旅文学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学科,长久以来,其学术和理论色彩的淡漠一直为学院派批评家和学者所诟病。从一个学科的长远发展来看,这样的批评确是点到了军旅文学研究的死穴与痛处。对于这一点,即便是在军旅文学研究方面用情最专、用力最深、著述最多、成果最丰的评论家朱向前也不否认。朱向前之所以减弱了对当下文学的介入与批评,倾其全力建构《中国军旅文学50年》这一前所未有的庞大工程,我想肯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也就是说,朱向前要为未来的军旅文学研究大厦树立一块稳固而坚硬的基石,可谓用心良苦。作为最具代表性的军旅文学批评家,20多年来,朱向前在当代军旅文学发展的各个时代几乎都留下了深刻而精彩的概括和论断,不仅对军旅文学创作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对新时期以来的中国文学也产生了重要影响。诸如“两代作家的创作与三条战线的开辟”、“乡土中国与农民军人”、“两类军旅作家的互参关照”、“农家军歌的主题与变奏”、“新军旅作家三剑客”、“中国军旅文学的四次浪潮”等等,无疑都是中国当代文坛振聋发聩的独特话语。在《中国军旅文学50年》中,朱向前结合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针对军旅文学发展的三个阶段,对上述著名论断作出了更为规范的学术表达和更加深入的理论建构。在军旅文学传统的“社会——历史——审美”的批评范式基础上,又广泛借鉴文体学、伦理学、接受美学、文学传播学、比较文学和互文性研究等西方文学理论,着重考察了军旅文学的生产机制、生态环境、接受与传播等等外部理论问题,并结合对有代表性作品的文本细读和重要作家的创作心理分析,建构起了一整套适合于军旅文学本质属性和具体实际的理论体系。 
  军旅文学作为一个中国特色浓郁的题材类型,其审美风格的民族化和表达形式的大众化一直为相关研究者所忽略。朱向前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特点,拒绝生搬硬套西方文论,坚持从具体文本出发,忠实于批评家的艺术感觉,自然而然地从具体现象和文学思潮当中生发出理论判断,并在对大量作品的阅读基础之上不断整合,逐步深化,从而形成了个性化的、独特而鲜明的学术研究风格。《中国军旅文学50年》亦深深地打上了主编朱向前的批评风格的烙印,书中所涉及到的学术判断无不呈现出敏锐、贴切、有效、及物的特点,表达方式上颇具文学色彩,具有极强的宏观概括力和理论穿透力。可以说,正是朱向前对军旅文学理论的长期守望和不懈探索,赋予了《中国军旅文学50年》以宏阔的学术气象和扎实的理论品格,为当代军旅文学理论研究树立起了一块标志性的里程碑。 
  在超越中建构,《中国军旅文学50年》走出了一条符合军旅文学历史和现实,适应军旅文学未来发展趋势的非常规的学术研究之路。50年的军旅文学在宏阔的历史吞吐中,呈现出了非凡的学术气象,继之而来的“新世纪军旅文学研究”亦将循着辉煌的前路,延伸至那个承载着军旅文学光荣与梦想的历史节点。我期待着朱向前先生新的文学批评。 
    2007年1月17日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