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向前挂帅“沙场点兵”——读《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6月15日15:38   黄国荣
  由朱向前主编,1995年开始酝酿,1999年5月获准国家社科基金立项,14人参与撰稿,历时12年之久的《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终于面世。手捧这部著作,的确能让人感受到它的厚重。翻阅它,我不禁想起鲁迅先生的那句话:“一时代的纪念碑底的文章,文坛上不常有。”(《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第4卷131页)朱向前做了一件积功德的好事,他为中国军旅文学主编了一部纪念碑式的著作。 
  说《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具有纪念碑意义,是它具备了两方面的内涵,纪念的价值和碑的价值。正如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成果专家鉴定组陈晓明教授的鉴定意见所言:“《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无疑是对军旅文学50年的历史作了全面系统的整理和总结,全面概括了50年以来军旅文学的成就、成败与得失,……该成果无疑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填补了军旅文学史的空白。” 
  先说它的纪念价值。一部著作的纪念价值,取决于它是否具备值得纪念的事和人。1949年至1999年,50年间,无论新中国成立宣告半殖民半封建王朝的覆灭,无论天灾人祸动乱岁月引发五湖四海病态般狂热,无论改革开放再次让这条巨龙苏醒腾飞,中国天翻地覆的变革都令世界瞩目。这50年,贫穷落后的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哪个国家都无法忽视她在世界政治、军事、经济格局中的地位。这既让中国人激情燃烧,也让中国人贫病耻辱,又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风云多变的50年,给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资源。中国军队和中国军人,在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变中,充当了历史的重要角色,他们是民族精神和品质的化身和象征。几代军旅作家们,像战士一样投入激荡火热的生活,用自己的笔记录了这个伟大的时代,记录了中国军队抗击侵略、解放祖国、保卫和平的辉煌历程,记录了中国军人消灭战争、戍边保国、抢险救灾、建设祖国的英雄业绩,几度出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浩瀚如海,无愧于民族的优秀作家灿若群星。《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能够得以在国家社科基金立项,足见其意义所在。 
  60余万字的篇幅,要对如此跨度、如此丰富、如此浩大、如此广阔的军事文学活动做总结,非具统览全局、高屋建瓴、胸中自有雄兵百万、手中握有经略千卷之帅气而不可为。编著者以现代太空制高点的视角,俯瞰这漫漫长河,万水千山,一览无余。把50年军事文学创作划分为“前17年”、“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三个阶段,虽不是编著者的创造,但三个文学时代,正与“新中国成立”、“天灾人祸动乱岁月”、“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历史阶段相对应,也与中国军旅文学创作的客观现实相吻合,这一划分确定了全书的基本框架。然而,把半个世纪的军旅作家,分作三代,以小说(依次是短篇、中篇和长篇)、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理论批评、戏剧、电影、电视剧的体裁次序为经,以三个文学时代为纬,用三代军旅作家各个时期各个领域中的代表人物、代表作品、典型文学现象为分析和论述的主要内容,在一书中分门别类,这般全面,这般细致、这般精当,点验、总结、评说各个时期各个文学领域里的成就与得失,是前所未有的。 
  阅读本书,重温“前17年”军事文学的辉煌,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一条主线——“英雄主义”贯穿其中。这一时期作家的作品,再现了神州大地上发生的震惊全球的大事变,再现了中华儿女为摆脱百年耻辱,为民族尊严、民族独立、民族解放而前赴后继浴血奋战的英勇壮举,东方巨人不再是那个英国人赫德眼中的伸懒腰、喝茶、吸鸦片、打呵欠、朦胧昏睡的东亚病夫。这些作家的作品回应了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的那一声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在这里,已不只是一句口号,而是一部部描写人民战争,讴歌千千万万个光照千秋的中华儿女光辉形象的史诗。它们跟百万中国人民志愿军凭借小米加步枪,以中华民族的意志和无畏精神,迫使具有现代装备的美国人在板门店《朝鲜停战协议》上签字的事实一样,不容置疑无可辩驳地为毛泽东那一声吼做了最完美最漂亮的注脚。 
  再度回顾“八十年代”军事文学的繁荣,激奋之余,留给人们更多的却是沉重与反思。不论《高山下的花环》、《天山深处的“大兵”》、《射天狼》还是《将军不能这样做》、《小草在歌唱》,它们既是英雄主义的接唱与延伸,也是现实社会的缩影与反照。在这里人们看到,战争年代军人奉献着鲜血和生命,和平岁月军人奉献着智慧和青春;与此同时,人们还能看到社会主义建设的失误投射到军人生活中的阴影。这一时期的军旅文学,同样揭示了社会问题的深层因素。被奴役屈辱了一个世纪的中国人,的确穷得红了眼睛,却又自命不凡异想天开,盲目和邀进让中国经济在弯路上几乎陷于崩溃的境地。这些社会背景,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中,不仅关联着军人的命运,而且直接注入了军人的性格。 
  透过“九十年代”作家和作品的分析,可喜地看到了长篇小说的复兴勃发和电视剧的兴盛。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规律,在文学创作中的体现最为明显。本书将这一时期长篇小说审美特征归纳为:颂歌范式得到扩展与深化、初步确立悲剧审美范式、“军人是人”主题贯穿始终、审美趋向开放和多元。而军旅电视剧则“呈现出异军突起之势,和平时期建军主题在与变化着的时代联系中得到更广泛的表现,在这个传统视点中融入了更多价值探寻内涵,揭示军人价值不仅在战场,成为一个基本方面而被荧屏广泛关注。”这些价值取向的变化,有力地证明了军旅作家已走向成熟,军旅作家的思考与改革开放后社会的整体思维一脉相承。军旅文学所反映的“精兵强军”、“不变质,谋打赢”的主题,是对教训中醒悟的中国共产党人,重新认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走自己的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建设自己的家园,让中华民族再次崛起,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宏图大略的另一种表现,它给九十年代的军旅长篇小说和军旅电视剧注入了新的血液与灵魂。 
  再说碑的价值。碑的价值即史的价值。常言道,以史为镜,以史为鉴。一部史书的镜和鉴的作用,基于真实、全面、启示三个基本要素。 
  真实,做学问的基本原则。要做到真实,必须实事求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有好说好,有坏说坏。当下要做到这一点,不易。《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基本做到了。无论是作家,还是作品,该说的都说了,该提的也都提了;成就说全了,得失也点到了。至于说得深与浅,提得多与少,评得高与低,点得准与误,那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的事了。 
  全面,不只是说它小说(依次是短篇、中篇和长篇)、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理论批评、戏剧、电影、电视剧各类体裁全面包括品种齐全,这确是一个重要方面。说它全面,更重要的是它对50年间三代作家和作品梳理的细致和深入,虽不能说没有遗漏,但50年间,在军事文学上稍有建树的作家和略有影响的作品几乎都囊括其中,对那些卓有成就的作家和颇有影响的作品都作了较为认真的分析和评说。 
  启示,正如陈晓明教授所说:“(该书)提出了一系列军旅文学突破的难点,对军旅文学创作,具有非常实际的参考和借鉴作用,对军旅文学研究也是一大推动。”本书对每一种体裁,每一个时期的创作都有较为精辟的概述。比如对五六十年代现实军旅题材小说的羸弱及其原因分析为两点,一是大批成熟的军旅作家转业到地方工作,二是创作路线的强化,文学的革命功利性和政治功能性不断被加以规约和强化。既中肯又切中要害。 
  综上所述,说《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军旅文学史,我想不为过。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