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韩作荣对话——诗·避难所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5月16日09:26   陈清华

  记者:您出过多本诗集,我比较爱看《静静的白桦林》。写得很真切。每次看的时候,我都想起那首歌:“高高的白桦林,有我的青春在流浪……”

  韩作荣:我是黑龙江省海伦人,当然对黑土地的生活很熟悉。

  记者:您对校园文学怎么看?

  韩作荣:所谓校园文学是这样一种文学样式,它犹如一叠崭新的人民币,没有经受油垢的侵袭,鲜活、生动、清新,质朴地流露着对真善美、对人性中最美好一面的敬仰。爱花的人,大都是善良和富有爱心的人。诗歌是人类灵魂的避难所,若干年后,当人们厌倦了纸醉金迷的物质文化,必然会重新拾起那些震撼心灵的东西,譬如诗歌,譬如文学。

  记者:在这个消费文化时代,诗,诗人,总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在有些人那里,差不多成了贬义词。您认为好诗的标准是什么?

  韩作荣:有人在一个社区里做过一个调查,30多个神经不正常者基本上都是作家和诗人,其中以诗人居多。有个诗人说,诗来源于垃圾。就像造酒时离不开酒糟,当提炼出酒来,酒糟可以抛弃了,不理会了。有人说,诗是酒,散文是饭。这话有些道理。小说写得越啰嗦越好,但是诗要简洁,要提炼和升华。比如说,我无法吹灭你的眼睛/像吹灭一只蜡烛。“无法吹灭你的眼睛”这句非常有力,非常好的句子,后面那一句“像吹灭一只蜡烛”完全可以不要,就已经达到效果了。

  记者:我发现,韩老师抽烟比较多,一天一包够不够?

  韩作荣:不够。习惯了,到时候就想抽。

  记者:韩少功算是你们人民文学培养出来的吧?

  韩作荣:对,多了。各省的作协主席基本上都是我们《人民文学》培养出来的。刘亮程最早的作品也是在我们那儿发表的,只是当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余秋雨没有成名的时候,也是在我们那里先发表的散文,后来《收获》给他开了专栏。

  ■韩作荣简介:1947年生,1968年至1969年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拖拉机修造厂工人;1969年至1974年8670部队战士、排长;1974年至1977年8664部队政治部干事;1977年至1981年诗刊编辑部编辑。现任《人民文学》杂志社的常务副总编。《韩作荣自选集》系自选诗集,多为1990年至1994年的新作结果,获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