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冷暖与道德拷问——读关仁山的短篇新作《民风》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5月16日16:21   马莉
  仁山写的短篇小说不多,但有几篇却令人震撼,让人难忘,比如短篇小说《苦雪》、《醉鼓》等。今天读了《民风》又重新获得了那种感觉。一个牛与人的故事,却直指世道人心,揭开农村温情生活得表层,深入到人性和道德的幽深地带,把小说中人物的情趣、良知、道义、欲望,同时把偏僻乡村的生存境况展现在读者的面前。关仁山用他冷静、可靠、含蓄、简洁的叙述,把牛当成一面镜子,唱响了一段耐人寻味的道德挽歌。〈民风〉让我们读到了民风之忧,民情之美,民生之趣,读到了灵魂得复杂和微妙。
  说〈民风〉的价值,还要谈一谈小说之外的话题。有人说文学进入了一个多元化、个性化、世俗化、现代乃至后现代时代。表面看是多元的,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河流的许多支脉都在向一个地方拥挤,那就是上层社会。在那里构筑了一个五光十色的浮华世界,请问,这是一个真实的中国吗?什么“代”并不重要,而是我们作家能不能面对当下民众生活。农民这个群体需要文学的温暖。关仁山始终关注这个群体,意义十分重大。近年他小说的故事和情节、人物性格、心理展示和命运都将在变革乡村的大背景下展开。他力争写出转型时代的农民之魂,成功塑造出最后一个既传统又现代的新农民形象。他笔下的农民有极大的个人魅力,对农民和土地超常的爱,但是农民的式的从商理念和商品世界灵活的游戏规则格格不入,小农意识严重,比如〈民风.〉小说里的农民刀郎,这是他们在市场经济中,爱情异化精神失落的深层原因,但是,作家希望农民在痛苦的阵痛中,在失败中站立起来,革命性地完成了农民人格到商业人格的转型。从而完成当代社会生活中真实精神的挖掘与重塑。重点写人。通过农民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之中表现现实社会和历史的种种方面,并提出“三农”的深层次的种种问题来。《民风》这部小说就提出乐了道德滑坡与重建的敏感问题。他小说有一个特色,这些问题的提出都要通过写人来提出的。写人性中的温情。以人本主义为核心的现代意识掘进农民的灵魂深处,从人性复杂多样的角度重新审视农民的行为动因,给乡土小说赋予新的生命、新的灵魂。写出乡村农民生活的真实,哪怕这种真实是残酷的。把大的事件写的轰轰烈烈同时,更要透过这些事件的表层,去写深层变化缓慢的那一部分,比如农民的文化心理的演变。《民风》里的刀郎、徐大花、父亲等人物灵魂深处都有文化的影响。通过对人物的灵魂审视达到对农民的精神关照。
  《民风》里的人物是有意味的。农民刀郎与徐村长住邻居,徐村长的女儿徐大花呆傻,却看中了刀郎,中秋节的晚上别人给村长送礼的河螃蟹爬到了刀郎家的院里,刀郎爷俩一边骂着腐败一边吃螃蟹。大花喜欢刀郎。刀郎家却丢了黄牛,黄牛被村长媳妇扣了。黄牛吆喝着,好像埋怨主人家为什么不来救它。徐二婶给大花提亲,说得刀郎妥协了。事情要来回想,徐家有权有势,家境好。将来做了村长的姑爷,说不定会时来远转,在村办企业里弄个美差干干。定亲的时候,徐大花把黄牛送还张老汉。张老汉抚摸着黄牛,黄牛却一点不跟他亲热,倔倔地不看他。刀郎上来的时候,黄牛还狠狠踢了他一下。黄牛似乎在怨恨主人,似乎是鄙视刀郎了,因为痛恨腐败的刀郎父子正在享受腐败。后来决定杀了黄牛,没有杀成,刀郎决定卖掉黄牛,让人震撼的是黄牛被卖出之后,竟然在刀郎与大花尽情欢乐的时候,黄牛跑回来了,竟然在刀郎家的地头绝食自尽。刀郎抚摸着黄牛哭了。
      作家具有一种从纷繁琐碎得生活中提炼文学元素得能力,把自己对乡村社会道德的思考隐于凡俗事务中,淋漓尽致读地表达了对社会现实批判何和道德滑坡得思考。作家在极短的篇幅里勾勒了一个当今乡村世界,融入了自己的观察和思考。使作品在有限的文字内有更大的信息量。他对人物灵魂的观察,对事物的讽刺和批判都借助这头人性化的黄牛聚焦而含蓄地表达出来了。黄牛的死有巨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是暗示的、隐约的、让人想象的。正是作家对乡土的深情回眸中,捕捉到了乡村个体生命的挣扎和无奈,同时还捕捉到了乡土生生不已的律动。而现实,也正是对道德的叩问和探寻中,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回响。所有这些,最终目的还是推动社会进步和人类道德的完善。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