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阁体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3月19日01:26   星竹
  “馆阁体”是一种书法的字体名称,实行于清末年间。就像我们现在书店里卖的大众字帖,方方正正,大小统一,每个字,都被一种有形的格子约束着,很接近现在的印刷体。

  “馆阁体”之所以能在清末年间形成,皆因给皇上的奏折而起。原来的奏折并非字体统一,是大臣或地方官员们向皇上奏折,为了隐去书写者的风格,则令大家必须用“馆阁体”的形式来书写奏折。

  古人一向很讲究书法的,清末年间更是书法盛行,人人写得一手好字。而且风格各异,各有功底,一横一竖,显示着每一个人的追求与内涵,甚至通过字体,就能看出各自不同的人生境界与做事的态度。有些字,锋芒毕露,有些字,蓄而待发,有些字铮铮铁骨,有些字委婉清秀……虽然是奏折,但皇上看了这些字,有时便能从字体上领略到写字者的品行,或忠厚、或老实、或奸诈,自然是会受到写字者的影响。而这一切,都是通过字体的风格给人留下印象的。

  一件件奏折,递到皇上面前,先不说内容是什么,光这奏折上的字体,便影响了皇上的判断,左右了皇上的好恶喜怒。皇上也是人,常常会被这些漂亮的字体夺去眼目。奏折上的书法字体,无形中也就成了奏折的一个砝码。皇上一旦喜欢上了奏折上的字体,一旦认可了这是一个可信赖的人,自然就要重视奏折上的内容。而中国的封建统治,历来又是以避去天下风格,掩去个人爱好,众口一词,万人同声的方法统治天下的。

  书法墨字,恰恰与之相背离,写字是个人的事,字在纸上,千人千面,张张不同,这与统治者主张的万人同声的思想其实很不相称。于是,就有人琢磨,费尽心机,发明了没有风格,字体大小一致,笔画统一的“馆阁体”文字。只要是给皇上写奏折,不管是谁,一律要以“馆阁体”的字样来书写。把千人不同的笔体,规定为一种笔体,否则,奏折一律要被退回。

  最初,皇上看到没有风格、笔画大小粗细全都统一的文字时,也很不习惯。书法都被统一了,还叫什么书法?但皇上很快也就习惯了这种字体。因为这和皇上消灭异议、天下大统的主张是一致的。于是,天下的官员便都收起了自己的风格,大学特学起了“馆阁体”的笔画,写得都跟如今的印刷字相仿,隐去了锋芒,丢掉了自我,没有了棱角。皇上再无法从奏折的字体里感到写字人有什么不同,人人一样。谁要再想升官晋级,讨好上司,便要首先学会写好这“馆阁体”。

  到了最后,写好写不好“馆阁体”,竟成了你对大清、对皇上忠不忠的问题,问题由此严重了。
  一个“馆阁体”,是多么的厉害,又是多么的表面文章。
  只是,在盛行书法的民族,人们又怎能没有自己的风格。天天写字,又怎能真正藏得住自己的笔锋?又怎能甘愿天天写那人人一样的“馆阁体”!
  于是,大家就关起门来,躲着熟人,避着官府,各写各的。令人叫绝的书法墨宝在民间广为流传,“馆阁体”反而成了一种被人痛斥、谩骂的笔体。到了后来,“馆阁体”只成了戏弄皇上、糊弄官场的一种形而上学的文体。谁的“馆阁体”写得好,谁就成了拍马攀上之人,成了让人讥笑的把柄。

  这使我联想到如今的一些基层干部,在表面场合,众人面前,他们所说所做,竟那么像“馆阁体”。为了一个所谓的一致,简直就是鹦鹉学舌,而一旦离开那个特定的公众场合,所说所做,却又是另外的一套。极虚伪、极不真诚,总有一种为了官位糊弄谁的感觉。

  “馆阁体”是清代的产物,然而“馆阁体”的阴魂却经过百年不退不散。讲真话,用真情,放下“馆阁体”的形式,原来是那么的难。那个无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谁在追捧着那个根本不真不实的表面文风,不能不让我们深深地思索。
(北京晚报06.3.28)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